•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1本章字数:2028字

    三人对着方烨殴打了好一会而后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真特么的累人。”那领头的小孩望着爬在地上的方烨,嘴里嘟嚷着。看这样子他打的累还都是方烨的错。“呸,新来的,记住了,我叫鬼山,是这甲丑弟子房的老大。这次是给你的见面礼了。以后记住,在这甲丑房里,我的话就是一切,若是后边不听话,打的就不是这么轻了。啐……”居高临下地说完,鬼山招了招手头也不回的朝方才的位置行去。另外两个孩子见状,一脸笑嘻嘻的跟了上去,完全不管那地上被他们殴打的方烨。

    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这突兀起来的一顿殴打让方烨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脑袋里嗡嗡的昏沉。房里的其他小孩看殴打结束了,淡淡的望着方烨,没有一人出手来扶,弟子房渐渐的恢复了方才的吵闹。

    在地上趴了一会,身体终于是缓过来了。方烨挣扎的从地上支起了身子,只是那方才缓过去的疼痛却再次涌来,方烨疼的不禁变了脸色。默默的看了眼在那弟子房最里边的三人组,方烨的眼中闪着莫名的光芒。

    甲丑房里的床铺基本上都有主了。唯有在那前头靠角落的地方还有两三张空床。拖着疼痛难忍的身子,方烨慢慢来到了这儿,只是立马一股怪味让方烨不禁皱起了眉头。寻找着怪味的源头,方烨注意到了在自己的床底下及床边的一片狼藉。再次皱着眉朝房里望去,方烨看到房间里的小孩那幸灾乐祸的神情。而后方烨看到了那鬼山望着自己的目光,愣了一下,方烨脸上的神情不动神色的散去,而见得他这模样,那房里的诸人却是再次嚣张的笑了起来。

    “这是新人的欢迎礼。”正当方烨坐在床边默然无语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床上却是响起了一生淡淡的声音。方烨侧脸望去却是看到一个脸上带着乌青的孩子。“鬼秦。”看到方烨望着自己,那孩子对着方烨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却是那笑牵动了脸上的伤了。“昨天刚来的”而后好似是看到了方烨脸上的奇怪,他补充着,只是语气里多少有些沮丧的模样。

    “方烨”摸着身上的疼痛,方烨勉强对那小孩笑了笑。

    “哦,你是方副门主的人?”不想鬼秦听到了方烨的名字,脸上的神情一时竟有些讶异,“嗯?你怎么知道?”方烨惊讶的望着小孩低声问道。

    “额……在鬼门里,姓方的只有一个人。”鬼秦一脸诡异的望着狼狈的方烨,支吾着。而后鬼秦便静静地靠着墙壁不再理会方烨了。

    当新的一天来临时,方烨带着满身的酸痛睁开了双眼。咬着牙他从床上坐起,此时天还只是微晾,弟子房里的众人都还未醒来。方烨看着安静的弟子房,眼里却是有些不忿。

    下了床,方烨推开了门。清凉的风吹在身上,冰凉冰凉的却是蛮舒服。闭眼享受了一会这晨风吹体的舒适感,而后他抬脚踏了出去。转身将那房门关上,方烨向着园外的方向行去。

    此时园里却是静悄悄的。方烨四处好奇张望着,一边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小家伙,这么早不睡觉干什么呢?”安静中一声懒散的带着几分困倦的声音将方烨惊了一下。方烨朝那声音望去,只见在一处走廊上隐隐有一个身材欣长的人站在那,双手撑着护栏。

    “睡不着。”方烨谨慎地望着那人,一边靠近一边说道。走的近了方烨却是看得清楚了,是一个圆脸微胖有着一对奇异的蚕状眉毛的人,身上穿着黑底黄边的魔门弟子袍。看这模样应是练气还神还虚班的弟子。

    “嗯?炼精化气班的?”那人这会也看清了走过来的方烨,他皱着眉头问了下。“嗯。”打量着那人,方烨回应着。

    “哦,刚来的么?”或许是望见了方烨脸上的乌青,那人似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被打的疼了吧”未等方烨回答,他继续自顾自说着,一边说着还将一个瓶状的东西丢给了方烨。方烨手忙脚乱地接着。“这是跌打膏,拿着在疼痛处涂抹一下就好了。”

    看着手上的跌打膏,方烨望了下那懒散的师兄 “谢谢”

    “新弟子进来总是会被炼精化气的那些老油条揍一顿。”那人毫不在意地摆手。“其实也就是一群垃圾而已……”“华景,你在跟谁说话?”正当二人说着话的时候,那个弟子的后边走出来一个小小的人儿,那小人儿看模样也就与大方烨一样大,只是身上却穿着跟这个弟子一样的黑底黄边的弟子袍。

    方烨看着他的模样,脸上的申请写满了惊讶。“呵呵……他是华暗,别看年纪小但是现在已经是练气还虚三阶了,马上就要进入练虚合神境了。”或许是看到了方烨脸上的惊讶。华景朝华暗努了努嘴说道。

    那华暗看了眼方烨惊讶的神情,而后边打着呵欠边转身往屋内行去,淡漠的样子说不清是倨傲还是其他。待得那华暗的身影彻底没入黑暗中,那华景不禁对华暗耸耸肩膀。

    “好了,没事快回去吧。早课前弟子园内是不允许弟子出来闲逛的。下次别再出来乱走了,要不我可不敢保证下次会不会还有人跟我一样好心。”那华景向方烨摆摆手而后示意道。方烨看了下四周而后不好意思的对华景挠挠头:“是,师兄,谢谢师兄。”说着方烨挥手告别了那华景。

    回到了弟子房,方烨开门进去,摄手摄脚的爬回自己的床铺重新躺了下来,他枕着左手把玩着右手方才华景赠与自己的药膏,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那个叫华暗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方烨那小小的脑袋里似乎对这个同龄人给予自己的那种骄傲颇为不舒服。

    不就是练气还虚三阶么,方烨暗自嘀咕着。等着吧,我会超过你的。想着方烨慢慢闭上了双眼,而后困意涌起再次将他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