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你想怎么死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5本章字数:2215字

    因为挤公交,古月跑到学校的时候,有些气喘吁吁。

    上课时间快到了,很多学生都在进校门,李胖子背着电棍,守在校门口,看到不顺眼而且又没权势的学生,他就上去找找麻烦,还自得其乐的样子。

    古月走到校门口,李胖子一眼就看见了他,然后急急忙骂不过跑过来对着他吼道:“古月,你迟到了,把你这个月的全勤扣掉。”

    “你时间有问题吧,明明还有两分钟才到点,你说我吃到了?”古月指着教学楼处的大时钟,说道。

    “我说了就算,以我的时间为准,我的表已经超过了五分钟,所以算你迟到。”李胖子吼道。

    古月握着拳头,真想暴打一顿这个胖子李,可是好多学生都在近处,自己不好下手,于是忍气吞声,也不搭理他,径直走进保安室,李胖子跟在他屁股后面,哇哇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迟到了还那么牛逼?啊。”

    “老子现在不想看见你,不然我会忍不住将你揍成猪头。”古月把制服穿好,看了一眼李胖子,那眼神充满杀气,让李胖子脚底发软,他口中也不知道嘀咕些什么,转身逃也似的走出了保安室。

    古月哼道:“欠扁的家伙,再来惹我,老子让你变成渣。”连他自己都有些迷惑,自己为什么会有些失控,容易暴走,更想与人争斗,好像十分好战和嗜血。

    一边的杨洋对着王鹏挤眉弄眼,然后走到古月身边,笑道:“月哥,今天下了班,有空不?”

    “干嘛啊?”古月回道。

    “哥几个打算去夜场,快活快活。”杨洋笑道:“王鹏带了几个马子,很正的哦。”

    “是吗,那好啊,反正下班没去处,到时候联系呗。”古月说完走出保安室,一旁的杨洋叹口气:“我们家月哥真有型啊。”

    古月哪里知道杨洋的说法,这时候的他穿戴整齐,站在校门口,李胖子见他出来就躲得远远的,他也不管他,自己缓缓掏出烟来,点上了一根。

    天气很好,早上的风也很凉爽,古月唏嘘感慨,自己的人生从此就不一样了,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别人不知道的路,那就是:修真。

    正当他还在瞎想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声音传来:“月哥,早啊。”

    古月回神,只见杨峰兄妹站在面前,杨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躲着哥哥身后,脸色有些微红,他笑道:“来上学了,快进去吧,不然该迟到了。”

    “恩,那我们先进去了,月哥,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哦。”杨锋拉着杨兰,走进校门,杨兰看古月的眼神有些不太一样,但古月哪里会去发现这些,他悠哉的抽了几口烟,正打算去别处,突然间学校门口围了一群人过来,带头的,竟然便是昨天被古月用撩阴腿招呼的徐哥。

    徐哥今天很嚣张的样子,他的身后起码有二三十个小混混,手里都拿着铁链片刀等家伙,他看着抽烟的古月,哈哈大笑道:“操你妈的,昨天用撩阴腿踢我,差点让老子断子绝孙,要不是昨晚那两妞口功不错,我还真他娘的废了,说吧,今天你想怎么死?”

    古月看着这一伙来闹事的人,其实就是冲着他来的,昨天自己出手救了杨锋兄妹,这徐哥早上就带了人来,看来有点手段啊,但古月却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不是普通人,他现在是蚩尤传人,修炼了黑心诀第一层,别说这些小混混,就是特种部队来了,他也能干翻。

    他微微笑道:“这里是学校,不是打架闹事的地方,都给老子滚,我今天心情好,不想让人进医院。”

    “你妈逼的,很猖狂啊,说话不怕闪舌头。”徐哥吆喝一声:“兄弟们,给老子上,废了他,然后把他给我拖过来,老子亲手阉了他。”

    他一出声,身后的小弟自然就出动了,一伙人黑压压地就朝古月冲过来,古月嘴角微翘,轻声道:“你们想要去胳膊少腿,我就成全你们。”说完他就像猛虎入群一样,一脚就将贴身的小混混踢飞十几米,撞到了马路上的栏杆,栏杆都撞弯了,那小弟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估计是腰断了。

    一脚将人踢飞,古月并没有停下来,他现在修炼了黑心诀第一层霸刀,对付这些小混混太简单了,但是他也不想伤人性命,所以都留了一些手,但被他打倒的,不是断手就是折腿,不出三分钟,二三十个小混混全都躺在地上,不断呻吟叫唤,还有人被他吓得直哆嗦,裤裆里都流出黄色的液体来,一股刺鼻的味道在空气里蔓延。

    古月一步步走到徐哥面前,这时候的徐哥,两腿发软,几十个小弟都被古月干翻在地,他哪里是人家的对手,当下膝盖一弯,一屁股坐在地上,手却指着古月,吼道:“你别过来,别过来,我老大是龙少,你要是动了我,就相当于动他,他会让你死得很惨的。”

    “是吗,我好怕怕哦。”古月一步步的逼近,那徐哥看着他的眼神,仿佛犹如一个死神一般,古月走到他身前,一脚踢在他的脸上,顿时一个鞋印出现,徐哥张开嘴巴,吐出几颗牙齿,口齿不清的说道:“你敢、、加、我,老纸、不会、、吭过你的。”

    “会好好说话不?你会好好说话不?”古月听他说不清楚,抬起手有给他一巴掌,骂道:“仗势欺人很牛逼是不,给人家下套很爽是不,你刚才不是问我想怎么死吗?现在该我问你了,你想怎么个死法?”

    徐哥被他打蒙了,这时候心里那个害怕啊,古月看他的怂样,悠闲的点了一根烟,然后抽了几口,惬意的伸个懒腰,她突然闪电般动身,一脚踩在徐哥的手臂上,只听咔嚓一声,手臂硬生生的断了。

    徐哥痛得死去活来,但是嘴巴又说不清楚话,一旁的小弟有些伤得轻,看着大哥这副摸样,知道自己这边碰上了硬茬,他们灰溜溜的爬起来,不敢看古月,然后将徐哥扶起来,打算跑路。

    古月看他们要走,顿时叫道:“这么快就想走了?”

    大家伙听他的声音,就想听到死神召唤,有些小弟双脚发软,又瘫坐在地上,古月摇摇头,看着萎顿的徐哥,缓缓道:“回去告诉你们那个所谓的龙少爷,要想整我,随时来,我会在这里等着。”说完他自顾自的走进学校,嘴里含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徐哥和一帮小弟看着古月消失,都松了一口气,一伙人乌烟瘴气的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