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修炼易筋经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5本章字数:2135字

    古月离开了君临君吧,打车回到了住所,回到家以后,他倒在床上,打算修炼黑心诀第二层,这时候蚩尤突然说道:“小子,你现在不能再修炼第二层,你必须巩固,因为你根基不稳,昨晚你那么快就能修炼到第一层,是因为你本身有罗汉金身,加上我在你身体里,现在,你不如研究一下易筋经,或许更有好处。”

    “可是老子想快点练到第二层,到时候就不怕刀枪了,老子要做金刚葫芦娃啊。”古月叫道。

    “那个什么娃的你先别着急,等你根基稳了,自然可以修炼的,你要知道,修真这条路,。本来就是逆天而行,你虽是罗汉金身,但也要一步步来,要是有违天道,到时候有你苦头吃的。”蚩尤说道。

    古月叹口气,道:“好吧好吧,听你的,那我先研究一下易筋经。”

    蚩尤见古月不再强行修炼第二层,于是放下心来,估计是睡大觉去了,古月拿起床上的那本易筋经,打开了第一页,只见上面字迹排列整齐,果然是修真法门。

    古月至从修炼了黑心诀,一只脚踏入了修真的世界,对于这些东西就有了很强的认知力,他一眼就感受到了易筋经中记载的厉害之处,于是他盘腿而做,将易筋经第一页翻开,开始按照上面的解释,进入修炼。

    易筋经总纲分三层,每一层又分三个小阶段,第一层,是罗汉叠身,修炼这一层,分三个小层次,第一层次,罗汉拳,第二层次,罗汉腿,第三层次,罗汉飞,这三层次圆满,那就是第一层罗汉叠身修炼成功。

    古月闭上双眼,手里结个奇怪法印,进入一种空灵状态,易筋经第一层罗汉叠身在他体内开始形成,这时候房间里仿佛梵音渺渺,古月一脸法相庄严,犹如得道高僧,隐隐有金光溢出。

    突然间,古月眼睛一睁,光芒大胜,一只眼现出金色光芒,另一只眼却是黑色的光线,一左一右,一金一黑,看上去邪魅的很,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光芒消失,易筋经第一层罗汉叠身,竟然略有小成了,他嘿嘿一笑:“没想到老子这么有天赋,一练就会啊。”

    蚩尤也感受到了古月的变化,他似乎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小子,你先别高兴得太早,你能那么快修炼易筋经,多半是归于你本身就是罗汉金身,自然融会贯通,但我担心,到时候你体内的佛气和我的魔气相互缠绕,对你也不知是福是祸呀。”

    “我靠,刚开始的时候老子就提醒过你,是你说会没事的,现在你又跟我来这套,你是存心想害死我呀。”古月骂道。

    “老子一心向你传道,你还来怪老子,想我一代魔神,委曲求全,你就算不可怜我,麻痹的老子活了几千万岁,也是老人家吧,你尊重我一下行不?”蚩尤像个怨妇,哀怨道。

    “得得得,你打住,既然都这样了,那我也认命了,那现在怎么办啊?”古月不想跟他唠叨,蚩尤这老家伙,有点以老卖老的感觉。

    “你现在听我说。”蚩尤马上正色道:“你现在体内有黑心诀的力量,那是属于魔气,你把它缓缓地引导丹田,然后浓缩,看看能不能压成你的元婴。”

    古月依言而行,将体内的魔气向着丹田牵引,他自己仿佛能将自己看明白,这应该就是修真当中的神识了,他看到一丝丝魔气不断的汇聚在丹田处,然后聚成一团,他便开始压缩,想要把那黑色的魔气,压成蚩尤口中用的元婴。

    可是那魔气根本就压缩不了,他试了N多遍,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蚩尤忙道:“既然不行,那你现在把易筋经的佛气也迁到丹田出来,试着先把佛气压缩。”

    古月只能照办,将金色的佛气引入丹田,也开始不断的压缩。可是努力了很久,同样没有效果,这就好像一男一女在床上造人一样,试了无数遍,找了无数的方法,换了无数的姿势,到后来还是一定效果也没有。

    古月感觉自己好疲惫,这样的压缩方法太他娘的亏人了,他开始大口喘气,心神随之放松,这时候蚩尤突然惊叫道:“专心点,你现在一刻也不能放松的。”

    可是已经晚了。

    就在古月送松神的那一瞬间,丹田里的两股力量顿时乱了套,黑色的魔气和金色的佛气,这两种原本就犯冲的气息,像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瞬间就缠斗在一起,将古月的丹田,闹得鸡飞狗跳。

    古月只觉得丹田处出阵阵绞痛,他连忙用意识一看,我的乖乖,刚才还安份的两团气息,现在就像两帮古惑仔,为了争地盘,打得不可开交。

    古月现在苦不堪言,那纠缠在一起不断翻滚的佛魔气息,谁也不肯相让,而且黑心诀第一层霸刀和易筋经第一层罗汉叠身,威力也是相当,两股气息你争我夺,斗得不亦乐乎。

    古月哭的心都有了,这时候蚩尤也不作声了,只能看着,古月嘀咕道:“我说蚩尤,你倒是出个声儿啊,现在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就爆体而亡了。”

    蚩尤没有搭理他,或许这种情况连他这一代魔神也没经历过,修炼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一般人能修炼一种发决,就已经是很不错了,更别提佛魔双修,像古月这种本身就是罗汉金身,又来修炼黑心诀的例子,那是前所未有,蚩尤自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帮助他。

    他能做的,也是静观其变罢了。

    古月见蚩尤不作声,以为这老小子又睡觉去了,不顾自己死活,他把心一狠,将自己的意识融入到丹田里,对着两团争斗的气息喊道:“你俩就别闹了,安分点ok不,在这样下去,哥哥我的肚子就爆了。”

    那两团气息哪能听他废话,非不但不消停,反而更加的汹涌,古月骂道:“操蛋,这什么屁修真,搞得老子连命都快没了,你们要斗,老子就陪你们斗,反正也不差我一个。”说完他的意识就和那两团气息缠绕在一起,随着两团气息,不断的翻涌。

    时间一分一秒,古月的身体就坐在床上,这时候他的头顶开始冒起一阵阵湿气,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丹田处偶尔亮起一阵光芒。一黑一金,好不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