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战争开幕(二更)

    更新时间:2018-11-10 16:30:14本章字数:3652字

    南域东洲天斜山上传来一阵金属破碎般的哄鸣。天下名剑-冰泉剑从云端闪落而下,剑影绕着剑尖旋转一周后,一袭白衣人从影子中脱出,白衣男子看着天空。他双目有些失神并在缓缓的喘着气,他憔悴的面容丝毫没有掩盖他英俊的脸庞。片刻男子叹道“难道我寒天子今日要陨落此处?”。话音刚落四道人影从天飘落。白衣男子看着他们中的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玉灵君你看得起我啊!,连日月二君也请来了。”

    楚天韩目光紧紧盯着看了看三人人后面的一位女子,女子蒙着的脸正是其身份’幻天心宗’的象征,楚天寒大笑道“连幻天心宗的人都来了,九州学派究竟是怎么了?。”

    蒙面女子道“楚大侠你好像误会了我们幻天心学派,本派一直以来保持中立。”是我那师妹太偏袒你了,我作师姐的都看不下去了。”突然蒙面女子话风一转冷冷的道“可你却抛弃了她,真是愚蠢。”

    “小苏吗”楚天目光一转回避着蒙面女子的视线。

    四人中为首的魁梧男子玉灵君道“楚天寒你多次破坏统一九大学院的圣战,以神之名义今日定要处死你?。”

    玉灵君身材魁梧,脸宽目圆,鼻子挺拔,长得极具压迫感。“日月二神,你们在旁观战就好,不必参战,到时要困住寒天子不要让寒天子跑了。”

    二老渐渐退开,消失在众人面前,但其实只要战局一有变化他们就会出手。

    “幻天尊者,你我携手共同对付他。”玉灵君看着幻天者。

    幻天尊者化为一道七彩霞光冲向寒天子,玉灵君大笑“楚天寒,你就安分点吧。”。

    楚天寒紧蹙的双眉缓缓放松,看着逼近的两人道“要我束手就擒,没那么容易。”随即将自己融入剑中,赤峰剑分裂,由一变二,分别冲向那道光和玉灵君。

    “锵”的一声巨响,自三人交战的地方响彻。

    今日东洲有些不宁静

    “一路走好啊,神会宽恕你的”玉灵军对着已被折断的冰泉剑道,又转过头对幻天者道“我希望不会有人知晓此事.”

    “你放心,我这迷天大阵可瞒天过海就算是我师妹也要花上好大一阵功夫,才能识破,况且她现在也没这个精力来关心这些事情。”幻天尊者道。

    “神器即将觉醒,定要完成历代长老师祖们遗愿,统一九大门派”玉灵君立于山峰之巅俯视群山暗自发誓。

    几天后,一则传闻爆出,逍遥派支柱楚天寒离奇失踪。九大学派表面平静,暗中却风起云涌,浩劫即将袭来。

    风州关外的某旅馆中——

    “那位穿白色连衣裙,长发及腰,身高1.7米比我矮的,面色秀气的兄弟请止步”芳流叶对着西门的背影道。

    西门满脸黑线心想‘我分明1.8米好不好,什么连衣裙啊这是神境学院的长袍制服。

    突然一道白光划过芳流叶的窗口,一道人影再次降落在她的身旁,“平,平,平胸姐”芳流叶立马就认出来了。

    “你就只记得这个吗?真是放荡的女子啊!”,雁楠雪左手将芳流叶抓住流叶胸前的衣衣襟想将之提起,但那个地方被撑得太紧了,居然抓不住提不起来啊!。“岂可修,嚣张太”雁楠雪大怒。

    “好漂亮的姑凉啊,她们这是在争夺主权吗,那天我也来试试这家店?”群众们立马围了上来。“我还是支持那位红发花旦,虽然平胸花旦也很很不错,但毕竟先天不足啊!”群众议论纷纷。

    雁楠雪拔剑向桃树一挥,白色的剑气将一边桃树直接劈断,分成两截。

    “快跑”吃瓜群众直接惊逃而散开了。

    雁楠雪:真是不知廉耻,你不要再纠缠我们了。

    东西门光:你们别闹。这是个误会。

    雁楠雪:你还在维护他?才认识第一天就开房,狗男女,多少钱一次的啊!东光?

    雁楠雪越想越气“和我都没有到那种地步。”

    “奥,沃彻,你懂得可真多啊姐姐?”芳自语反讽道

    雁楠雪:还和我卖弄洋文,我在剑桥修行过。

    芳流叶猛的咳嗽一声。随后呆呆的看着雁.

    雁楠雪:“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这个乡巴佬,逼次。

    芳流叶:。呆呆的看着雁.

    雁楠雪:“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这个逼次。

    看着着头发上的两条的金色小辫子芳流叶心道“难道她还有欧洲血统?”

    芳流叶满脸黑线却马上就转变态度拉着雁楠雪的手道:真是厉害啊!平姐啊!不雁姐。

    芳流叶满脸黑线,但马上就转变态度:真是厉害啊!平姐啊不雁姐。

    “剑桥啊,多少人发梦要去的地方,那里的图书馆是怎样的?。”芳流叶真诚的看着雁楠雪,芳流叶的对书癖好再次发作。

    芳流叶对各种稀奇古怪的书有着奇特的兴趣,他暗中收藏的奇门遁甲8套不同版来研究,为读书还不惜进入“鬼屋”。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雁楠雪心想:好像她理解过头了

    这时东光走到雁的身边细声道;她好像误会了,你只是在桥上打工的吧!

    雁踩了东光一脚道:什么叫打工,我也有在剑桥学院修行的,它那的免费饭堂我每天都去,伙食还挺不错不错。

    雁楠雪可不想在芳流叶面前。

    西门东光:“分明是你自己混进去的”

    雁给力东光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东光居然被震慑住了。

    雁走到芳的身边道:放荡的女人,快滚。

    西门东光:楠雪别这样。

    芳流叶原本一脸蒙蔽,看了一眼西门东光和雁楠雪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嘿嘿”芳流叶掩偷笑。

    “东光哥哥,谢谢你的照顾,现在我要走了,我不会忘记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的,认识你真好。”

    雁楠雪极为不爽:纳尼,你快滚。

    芳流叶看着西门东光道:东哥我不会忘记你的。

    东光满脸黑线“总感觉有什么不对,你在说什么芳姑凉?”

    “啪”清脆的一声,“好啊,一口一个东哥哥好亲啊!还快乐时光。”雁楠雪的眼湿润了。

    芳流叶:不好,玩过火了,

    西门东光依旧很迟顿:你最近怎么这么奇怪了?

    雁楠雪盯着西门东光:没什么,我祝你们幸福。

    说完就别过脸走向一旁转身抱着腿蹲着。

    西门东看着芳流叶道:怎么回事?。

    芳流叶:对不起。我惹你女友不高兴了。

    一旁正在偷哭的雁突然眼睛一亮,侧耳恭听。

    东门东光:楠雪她。

    雁楠雪面色微红:快说是啊,混蛋。

    话还没说完芳流叶捂住他的嘴。

    机智如芳流叶道:对不起,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她。

    西门东光:你误会了,我们

    雁楠雪面色微红:快说是啊!混蛋。

    西门东光深情的看了眼雁楠雪的后背,像是做了某个决定般的,突然啊说了一句让芳流叶始料未及的话:我爱的一直是你。

    芳流叶惊慌失措:纳尼?

    西门东光:谢谢你,那天晚上你让我很舒服。

    芳流叶:舒服你妹啊!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

    芳流叶还没说完,雁楠雪就架起了一把剑就往芳流叶的脖子上砍。雁楠雪此刻心想:“怎么能让她这么轻浮的女人来陪伴东光,我要杀了你。”

    芳流叶:啊!我错了,救命啊!。

    西门东光抵挡住了她的进攻。

    西门东光道:你闹够了没有。”雁楠雪:没有。雁楠雪抓着西门的衣襟哭泣: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对吗?

    西门看着流泪的雁楠雪心如刀割,但他更加坚定了。

    “是真的,我希望以后不要再见到你。”,西门东光转身便的走了。

    雁对着他的背影道“你说什么?你给我回来解释清楚,回来。”,两行眼泪挂在脸颊。西门东光再也没有回头。

    东光“对不起,雁儿请你忘了我吧,没有我,你会过得更加幸福的。”他曾经想过许多方法让雁儿远离他,但雁儿是那么的坚强,自己却不忍心伤害她。

    一开始雁儿总是缠着他,两人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渐渐的也习惯总是走在一起了,东光道自己一直在耽误她,现在趁着什么都没发生了断这份情愫也好。

    “回来··”听着雁的大喊,东光只感到心碎。“对不起”西门东光,看着天空

    雁楠雪紧紧抓芳的手“这个女人真不要脸破坏别人的感情。”

    芳流叶: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雁拔出剑,清纯的剑发出蓝色的鬼火,对着芳一划。芳明确的感觉到死亡正在靠近,但他是那么的无力,突然感到体内有一股力量即将冲出,芳流叶看到了希望,但随楠雪的收剑,体内这股力量又停缓了下来。

    “嗖-”剑从芳流叶的头发上划过,只是带走了这个身体的几根红毛,雁并不想杀她,只是吓唬一下她,

    雁楠雪:快滚,不要让我们再见到你门。

    转过头雁自语“可恶,我到底该怎么办?”

    西门东光仿佛早已预见雁楠雪不会动手一般在前方,等着芳流叶。

    但芳流叶的看着回到角落里流泪抱膝的雁楠雪,回过神来心想”其实她,没有那么凶吗“

    芳流叶鼓起勇气接近名为雁南雪的女孩”其实他真的是喜欢你。“

    说是这么说但芳流叶自己也没什么自信,靠的是十七年的属于男性的直觉。

    出人意料的是雁楠雪只是看着她,然后转过身望着天空说:“其实我是知道的,你们根本什么也没有。”

    芳流叶一脸蒙蔽:纳尼,逗我?

    雁楠雪:可是他一直在躲着我。

    “其实我也知道他的的心意,他怕自己无法给我幸福。”

    “55”雁又低下头默默流泪了

    “糟糕,提到人家伤口处了,真笨啊我”。“对不起”芳感到抱歉。

    “现在说对不起,他都不理我了”雁儿哭道

    雁:“都是你害的,你个见人。”雁儿痛斥道。“你要负责”

    芳“纳尼”。

    雁楠雪一横剑挂在芳的脖子上“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想办法”

    芳流叶立刻脑补:负责,我怎么负责,怎么能对一个失意的少女下手。

    “好吧,那我就为了你牺牲一下了”芳含情脉脉看着雁回答“你不要太过分我都可以”

    “啪”的一声雁楠雪一巴掌打在芳流叶脸上“360旋风转体掌”,芳流叶被一掌拍飞在空中转体一圈摔下。

    芳:

    芳流叶艰难的起身擦了擦鼻血,把满脸擦得通红的道:看来卷入麻烦事了。

    见此状的雁楠雪笑得听不下来。

    芳流叶:安慰计划成功,就这样装下去。

    前方的西门东光想不到芳流叶尽然敢和雁楠雪联合,偷偷看着一旁楠雪的脸“看来是甩不掉了。

    “呯,呯”的几身巨响。身边的房屋被夷为平地。

    三人对这突如袭来的变动毫无准备,芳流叶直接被轰飞……

    准备战斗”随着一道巨大洪亮的声音响起。无数驻扎军队从风州城中央扩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