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初次见面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0本章字数:2455字

    <咫尺难欢>

    龙漓自小就讨厌眼前的这个人,无论何时何地,他眼里的淡漠像是没了清明的亮光,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八岁那年,龙母病于床塌。而龙漓去参加钢琴比赛。希望得了冠军能哄得母亲一笑。就遇见了他,先注意的是他的母亲,如果自己的母亲没有缠于病塌,相信也能不输于她。这位母亲不像生了孩子,身材还是玲珑有质,又是温婉如水。真是看着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像个尤物。

    再然后才看见她手里还牵着的男孩,偏瘦还比自己矮了些许。那时她还以为他比她自己要小,可结果出乎意料,在比赛主持人公布年龄,他比她自己还要大两岁。他的母亲是虐待他没有给饭吃吗?她抬头,看着那不远处的母子俩,心里如是想。

    他也是来参加比赛,一路晋级。最后竟成了是自己与他的决赛。准确的说,如果他那时没有弹错两个音,犯这低级错误,冠军也许是他的。所以龙漓总是在日后的时光里深深的怀疑着他是故意的。故意将第一让给了自己,可又苦于没有证据,无法跟他对峙,只好憋屈的拿了奖杯回去。她与他的实力相当,根本不需要他的谦让,大不了得结局是两人一起夺得第一。

    半年后,母亲去世,在葬礼上。龙漓再次遇见了那个女人。还是如此的温婉,娇嫩美好的脸上还带着晶莹的泪花。而自己的父亲则是在一旁细声安慰。那时她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孤单,她甚至在想她的儿子是不是与自己一般,感觉是被背叛了。这时母亲和自己,都被抛弃了。

    龙漓没有看见那个男孩,可能参加葬礼这种事不适于小孩参加。龙漓还是十分好奇着这个女人跟自己家究竟是什么关系。父亲竟是如此珍视她。

    之后,父亲经常不在家。母亲还在时,他也是这样经常外出。回来后,就是与母亲争吵,总是以父亲负气摔门而去,母亲坐在沙发上泣不成声。即使有时他回来不再吵,父亲也是睡在客房。可现在她忍不住想,是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吗?

    诺大的房子竟然显得静悄毫无生气。保姆兰姨总是睡得很早。她得女儿与龙漓一般大,笑起来总是甜甜的。她就是龙漓小时的玩伴。也曾听兰姨说起,龙母生她那会儿,没什么nai水,恰好兰姨也刚生下柳妮不久,nai水还挺多。就让她跟柳妮一起喝。

    这样,兰姨也算是龙漓的半个奶妈。也曾说过,她从小就体弱多病,吃的奶总是没有柳妮一半多。龙母还一度担心长不大。可现在想这事,也算是多余了。龙母还是没能看着她长大。

    夜里每到这个华如城堡的房子无声息时,她则是坐在旋转阶梯上,看着大堂灯火通明。柳妮则在大堂的角落里玩着积木。龙漓就这么看着她玩。这就是小时的玩伴,她看着她玩,而不是一起。

    龙母没有病倒时,总爱弹钢琴,在仆从往来的大堂里,优美的钢琴声缓缓而起,这也是龙漓爱弹钢琴的原因。因为龙母弹钢琴时,脸上总是带着笑。是那么迷人,焕发光彩。而在面对父亲时,龙母的眼神中带着期望与渴,求。父亲并不爱她,这是龙漓所知道的。

    龙母费尽心机的嫁给他,得到的就是这破碎的婚姻,一点都不幸福。但至少,父亲与龙母还是对龙漓不错的。或许她不是爱的结晶,可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是他二人一起生下的孩子。尽管龙父经常不在家,但他会对龙漓笑。沉稳的他,应该很少有人看过他笑吧。即使面对着龙母,也总板着一副臭脸。

    九岁,龙漓生日的那天。那个女人再次出现了在她家。这回与她的儿子和龙父在她身旁,看起来真是养眼,俊男美女,乍看还真是天作之合。柳妮就站在龙漓的身旁,拉着手,悄声凑在龙漓的耳边上说道,“那个男孩长的真好看。”她看着她可爱的小圆脸,并没有说话。也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男孩,他唇抿着,显脸上的线条很是生硬。柳妮手里还拿着正要给龙漓带上的生日帽。

    龙父声音带着喜悦,“漓儿,这是曦月阿姨。”他说的是阿姨,自然能够接受。龙漓勾着甜甜的笑,“曦月阿姨好。”那女子笑的很是慈祥,眼里的慈爱掩饰不住。如果是演技只能说太好。她半弯着腰直视着龙漓的眼睛。举着她看着她儿子的手,“这是我儿子,宫泯。漓儿想认识这位哥哥吗?”“当然。”龙漓坚定的点头。自然想认识这个比赛让着她,看不透的男孩。

    真想知道你们母子怎么会这么不要脸堂而皇之的走进了我的家。而我的母亲才离开不到一年…吃了蛋糕,许了愿。龙父还是同往年般,送了条漂亮的公主裙。毫无新鲜感,也是,这个家里什么都有,少了什么?少了个女主人,所以他赶忙就带回了一个。真是让人觉得讽刺。

    龙父与女人聊的很奇怪愉快。这时,龙漓突然觉得自己母亲死去就像个笑话。她拼命争取的东西,在别人那里是那么轻而易举就容易获得。而自己的出生,就是多余的。微微闭眼,冷静了一下。拉起宫泯的手,礼貌的站起来。“父亲,我想带着宫泯哥哥出去转转。让他参观熟悉一下我们家。”

    龙父似是讶异于龙漓出乎意料的平静。宫母倒是欢喜,“就让孩子去玩吧。”顿了顿,转头有对宫泯柔声道,“好好照顾妹妹。”他点点头。龙漓转头看着他,看见的是他眼里的笑意,弯了眼角,而唇依旧抿着。可他眼中的笑是多么的刺眼,有那么一刻。龙漓也想回以他一个笑。只是她自己眼里沾染上了泪,一瞬间湿了眼眶。

    她猜他是看见了。因为他的笑有一瞬的僵硬。可和她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是那么一瞬,就将自己眼泪眨了眨给逼了回去。默默的牵起他的手,漫不经心的走着,他的手心温热。牵久了就带出了些湿濡。

    龙漓似不经意的讲述着这家里的一点一滴,不是说着这家里哪一样的东西有多贵重。而是说着她的足迹,在这城堡里走了多久。“这是大厅,母亲以前常在这儿弹钢琴。”说着走到钢琴旁,小手灵活的弹了几个调。而后又是回到他的身旁,牵起他的手继续走下一个地方。“这是花园,那个吊椅母亲还在时,总爱坐那看书。”

    花园正值薰衣草盛放时,风一吹,满园子的清香。巨大的喷水池,座落在花园中央。龙漓驾轻就熟的牵着他走到水池旁。忽的回头对他笑的灿烂,“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好的母亲。而我的母亲,在去年…”

    没等他听完,他便被她推进了水池。在被他推下水那一瞬,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而后还是带上了笑。他能将她也带下水,可是他没有这么做。眼底的笑意不断身上的小西装已经湿透,可他却不以为然。

    耳边传来的是她那句话最后的三个字,“去世了…”龙漓也仍笑的灿烂,说的的话也现实,“所以我讨厌你母亲,因为她正在夺走我最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