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被欺负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0本章字数:2226字

    两人的房间都有一架钢琴,她朝着他点点头,示意打了招呼。就跟自己房间一样,径直走到钢琴面前,弹了几个调试了试音。音质不错。“这里你喜欢吗?”龙漓无厘头的冒出一句话,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喜欢这个家,还是喜欢这个房间?都喜欢吧。龙父对他很好,即使他喊他叔叔,他也没有介意。他反问,“你是希望我怎么回答?”四两拨千斤,又将问题抛回给了提问者。

    她也没有回答,而是起身躺在了房间里的白色大床。她迷糊着说话,声音里带着困意,“这么晚了,不睡吗?”“你……”他哑言,他是正准备睡。而你是要跟我一起睡吗?龙漓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一般。起身坐在床上,半侧头,扑闪着大眼睛,“宫泯哥哥喜欢我吗?”

    他自然也没忘记之前被她推下水的事。她想做什么?“那漓儿喜欢我吗?”总是在反问,漓儿,漓儿,叫的真是刺耳。漓儿是你叫的吗?她继续侧着头,糯糯的回答,“喜欢啊,我可喜欢哥哥了…”说着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下眼里的光华,让人看不清她眼中真实的想法。

    他看着她伸出纤细的小手,“哥哥是喜欢漓儿的吧,不如…就让漓儿陪哥哥一起睡?”他鬼使神差的接受了那伸出的手,入手是柔软,像是没有骨头。白皙正如初见她自信的弹奏钢琴那般。他没有再多说话,只是牵着那小手沉入了梦乡。龙漓在漫长而又黑沉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的夜里睁开眼睛,眼里闪着意味不明。你的母亲用爱抢走了我父亲,那我同样用各种手段,将你最珍爱的儿子抢走如何?她低声的笑出来,却有着哭腔,像是夜里被人丢弃的小猫。

    第二天,他醒时,手边是空空如也。连带着床上的人也不在。再等他下楼时,龙莉正吃着早餐,瞧见他就娇声喊着,“哥哥快来吃早餐。冷了就不好吃了。”他愣了,又听见她甜甜的开口,“等下就是第一次和哥哥去上学。”他点点头,坐下吃着早餐。

    司机原本是想像往常一样开车送人去学校,却被拒绝,让他以后都不用接送。说走着去算了,说着就拉着宫泯迈着轻快的步伐而去。柳妮与龙漓不是一个学校,当初是同一个幼儿园。因着她猜不透龙漓的性子,又比他晚上学。生怕一不小心惹到她,她表面不说什么,背后却总是暗算着,让她心悸。当她听到兰姨想让她跟龙漓同一所学校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死活也不要跟着一起。这让兰姨有些尴尬,能一起上贵族学校,是福气。不愿意那是不知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没办法,兰姨也就给她上了另一所寄宿学校。

    龙漓性子早熟,根本不愿意跟着那些小姑娘玩什么跳皮筋,猜拳聊天。下了课就熟门熟路的走到了宫泯的班门口,就看见有一群人围着他。其中一个男生开始叫唤,“哟,这不是那个没爹的可怜虫吗?怎么有钱来上贵族学校可。我妈说你妈长那样就是一婊子,尽会勾搭人。我转个学,转眼就你也跟着来了,真晦气。”

    龙莉靠着门,听着那男生说话,想听她亲爱的哥哥究竟会怎么回答?可半响,也没听到答复。就又见那男生不耐烦的说道,“你说你,在那所学校就是个闷葫芦,在这里也装哑巴,连个屁都不敢放!”说着伸手想要去打宫泯,“爷爷我正在教你呢!可要用脸接着。”周围的男生哄笑一团。

    这可是连我这个妹妹都看不下去了。龙漓出声,语气满是好奇,“哥哥,他们围着你做什么?”甜甜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这群人的注意力。连着这个新转来的男生都知道,这个女孩的父亲就是每年为学校捐款做慈善,是这学校的最大股东,就是董事。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她。

    上次,她刚上小学,人不声不吭。也不显摆,从来不说她多有钱。有眼力见的就知道她全身上下都是名牌,不能惹。没眼力见的就以为这是个好欺负的。虽然说是贵族学校,也有一群二流子,初三算是老人了,看她小小的,下课就拉她到操场上,逼着她喊人爸爸,叫给钱。

    她也是硬气,好说歹说就是不给钱也不吭声。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其中一个男生心头火起,一小屁孩也敢给老子脸色看,我爸可是警察局局长,什么架势没见过?当场一巴掌扇下去。她娇嫩的小脸就肿了一片。人见得没什么好处可得,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就不再磨蹭,找下一个人下手。

    龙漓是不哭也不闹,没向老师告状。都是拿起书包,直接回家。肿着半边得脸让龙父看见,就是气不过。在自己得势力里,女儿都被打了。这不是在打他得脸那么简单。直接面见校长谈话。俗话吃了嘴短,拿人手短。龙父收买人心得手段可是炉火纯青,又是以身份威压。让那群二流子退学了,也在商业界开始封杀这群人得父母出路。上梁不正下梁歪。手段不可谓不大,也是震慑了整所学校,这位千金大有来路。

    她成了学校得焦点,再也无人敢得罪这位学院公主。也幸亏她从来不惹事,虽不怎么跟人打交道。她为学校除去一霸,大家心里还是挺喜欢这个小姑娘得。只是…等等?她在喊宫泯哥哥?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得得速度传遍整所学校,这下危险人物又多了一位,宫泯。

    大家开始又为这位新转来得男生默哀,认为悲剧又要重演。小公主甜甜得朝那男生问,“刚刚我听见,你在说我妈妈是婊子?”那男生满头大汗,一时结巴,“这…这…我不知道她是你得母亲啊?”她天真无辜得又问,“那随便说别人得母亲是婊子就可以吗?”他擦了擦额头上得汗,指尖都有些发颤。“不…也不可以…”

    龙漓冷笑着,“做什么事别强出头,用脑子好好想想,是不是你能惹得?”说完,抛下一群无言得人。将手中进口得巧克力放在宫泯得桌子上,扬长而去…他看着那高傲如一只白天鹅得身影,突然笑了。这姑娘是在立威。黑亮得眸子不再深沉,竟如一池清水,微波荡漾着,让人看着想沉溺其中。撕开巧克力得外包装,像是制作人节省少放了可可,多了糖,甜入心间。而龙漓想着得是,只有自己得人能怎么欺负,其他人,她怎么舍得让人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