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害羞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0本章字数:2045字

    回到了家门口,柳妮就看见了宫泯,就缠着他,甜甜的喊着,“宫泯哥哥教我做题好不好~”她穿着公主裙像个家里娇生惯养的小姐。那是龙漓买来没穿过的衣服,因为身子长得快,也比柳妮高很多,那些穿不上的裙子兰姨开口就要了来。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穿的好一些,兰姨也是这样想的。

    可拿给柳妮的时候,她一脸的嫌弃,“这是龙漓穿过的我不要!”她只觉得别人穿过的,她觉得脏也为兰姨这个身份而觉得自卑,凭什么她的母亲就不能是一个贵妇,她也享受那公主般的生活。想的那么多,都没有办法的,兰姨语重心长的教育柳妮,“这衣服我几个月的工资都比不上,龙漓又是没穿过的,你又嫌弃什么。真是不打你,你也是不懂大人的辛苦了?”兰姨说的凶一些,柳妮就委屈的将裙子收了下来。

    现在见了宫泯就翻箱倒柜的把好看的衣服往自己的身上穿,虽说龙漓的衣服都穿不下是因为自己长高了。柳妮还白白胖胖的,穿着那时龙漓码数的衣服,还觉得有些撑。可那漂亮的白裙子衬托自己的皮肤更加白皙,她就不想脱下来。还打着个蝴蝶结在裙腰上,她只觉得她自己并没有比龙漓差些什么。

    龙漓在一旁看上一眼,面带些微笑直往客厅里走。曦月正在客厅里看杂志,看到她来就温柔的出声,“龙漓回来了?来,过来让妈妈看看我们的小公主,今天有好好听话吗?”她内心翻了一个白眼,她都来这个学校两年了,算不上是霸王,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在他人眼里就是个不让人担心的孩子。

    表面上她还是乖巧的应上一声是,把书包放下,然后走到了曦月的面前。小孩子的头发总是特别细软柔顺,曦月摸着龙漓的长发都舍不得放手。“小公主长的真好看,要是我没跟你爸结婚,都想把我儿子嫁给你了。”曦月是真心的这样说话。

    “那我以后就不能嫁给宫泯哥哥吗?”龙漓状似天真的问,那双大眼睛里满是童真,也是极为好奇的,好像觉得奇怪为什么不能呢。心里却明白的,后妈看着自己的儿子跟爱人以前上过床的女人生下的女儿来结婚。怎么可能不膈应的慌,现在说的是好听,要是她真的勾引了宫泯,还会说这种话吗?

    “嗯……”曦月尴尬的笑一笑,“也不是说不能,只不过小公主以后会遇见很多的偏见。小公主跟宫泯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哦,当然也是可以结婚的。”她弯着腰给龙漓科普,眼神望着龙漓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温柔,是真心想把龙漓当做女儿来看待的。

    只不过这一切在龙漓的眼里,都觉得格外的虚假,看什么都像是在伪装,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感受那种母爱的散发。不过她也会演戏,跟着脆生脆气的说话,“那我以后就要嫁给宫泯哥哥啦!好不好啊妈妈!这样你的孩子也不会跟你分开的!”

    在她开口的同时宫泯也跟着走入了客厅,听到龙漓开口说的话,一下子就脸红了起来。曦月面对龙漓的童言无忌,也是笑的开怀,能看到两个孩子好好的相处,她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这就是童言无忌了,长大了,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也许会遇见比宫泯哥哥更好的,你就转眼把他给抛弃了。”说着抬头,看到了宫泯站在原地红了脸,又是开口打趣,“你看,你的宫泯哥哥都脸红了呢。”

    龙漓听着曦月的话转头,就看见那瘦瘦的身影里的人,她心里想,长得还没有她高。也不过是一个长得白净的男孩子而已,你的母亲勾引我的父亲,我勾引你,让你的母亲尝尝这种滋味怎么样?龙漓就是个早熟的孩子,有些想法不算的成熟但也绝对的能够制定一个庞大的计划不会轻易的去改变。

    柳妮在一旁听到这种话,心里直跺脚,凭什么什么好的都是你的。明明你之前根本就是不喜欢他的,现在说的这种话不恶心吗?就因为你是这个家里的公主,什么你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得的到吗?她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心里没能想那么多直接就脱口而出,“我长大了也要嫁给宫泯哥哥!”

    这话就引的大家都回头看向柳妮,柳妮脸一红,居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么么,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宫泯有些皱着眉头,脸上的红晕也消了大半。曦月最先笑出声,“现在才知道,我的小宫泯这么的受欢迎,所有人都喜欢他啊。”龙漓轻描淡写的看上柳妮一眼,让柳妮的脖子一缩,更有些惧怕的是她。

    上次她在同学面前说了龙漓的坏话,不知道怎么就让她知道了。就失足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也就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为什么会认为是龙漓干的,因为她在看到自己这样就露出了讥讽的笑,一抹的了然,谁又会没事干的把她玩的弹珠撒在楼梯上,所有人都认为是她自己撒的,所以才这样摔下的。在面对龙漓的时候,竟然什么都不能说,这种委屈说给了兰姨听,兰姨直说是她误会了小姐。

    总之在得罪龙漓上,稍有不顺的什么事,总是受苦的是她。又是恨龙漓也害怕着龙漓。谁都当柳妮是害羞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其他佣人的孩子可不会这么的幸运还能来这个家里看一看,也不过就是当初龙漓出生时兰姨给过的一口奶,又不然还能一块上下学?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再说说了人坏话本就不对,这是柳妮自己的错,这样暗中的教训龙漓也不想闹大而已。

    虽然思想了那么多,龙漓牵着宫泯上到楼上他的房间去。一块来练琴,两个人一块弹着钢琴,配合的天衣无缝。她软濡的出声,“宫泯哥哥以后会娶了柳妮做新娘吗?”他赶紧的摇头,表示并不会。龙漓想想她胖胖的身材,也是让人觉得有些憨态的,毕竟之前她的玩伴可是只有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