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嫁给我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1本章字数:2186字

    “那宫泯哥哥想要娶我做新娘吗?”这本来就孩子之间天真的对话,宫泯反问,“你真的乐意让我来娶你?”

    龙漓点头,大方的承认,“是啊。”这话又让的他脸红,不知所措。

    不过这也是小孩子吧,宫泯只觉得龙漓转变的太快还让他觉得有些不适应。不过也还好,她能够接受着自己,不然两个人以后出现矛盾,父母也会觉得难以相处的。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他跟她都是父母跟不爱的人所生的孩子,他很小的时候就发现父亲总是不常回来,回来又总是醉醺醺的。

    对母亲不是打就是骂,跟其他人形容的家庭完全是不一样的。他又同时渴望着父亲疼爱他,有一次,他拿着考了满分的试卷递给他看,他看都没看上一眼,一脚把他踹在了地上,仿佛极为不喜欢小孩子一样。那时他父亲穿的光鲜亮丽,正准备约那些漂亮的妹子来度春宵,怎么可能又会想他的儿子,也不过是一夜留下的产物。

    母亲从一开始的新鲜到后面的厌倦,从他出生也就只得到了母亲的关爱。爷爷也是挺疼他的,只不过他讨厌父亲,自然连着会恨乌及乌。他也不喜欢爷爷总是把他当做是继承人的眼神看待,那样总是要接受一些没有必要的压力,又怎么会觉得开心。

    再到后来来到了这个家。随遇而安,能看到母亲天天都是这么开心的,他也开心。弹琴写作业后,龙漓被龙父喊到了客房里去了。那办公桌前坐着一个人,看到龙漓进来,头也没抬。龙漓自己就找了座位坐在沙发上,小小的身子显得沙发格外的大。她没出声,安安静静的坐着,能够想的到父亲是叫她来做什么的。

    “你有什么打算?我知道你心里比较有想法,但不能做任何损害宫泯跟你曦月妈妈利益的事。你的母亲,临走前也应该跟你说过的,尊重你父亲的选择,不要做些你自己认为是十分了不起的事。”龙清平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一边开口说话,仿佛已经看穿了龙漓的心里想法。

    坐在沙发上的小人,内心翻了一个白眼,他肯定是觉得这样的转变太快,也就想要把她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毕竟是父女,内心总归有着血缘上的相通。龙漓自己也知道的,无法改变,也不会主动承认自己的计划,就开口装作不知,“父亲在说些什么呢,女儿听不懂。”

    以前还小的时候,父亲的确是宠爱她的,那时候她并没有表现得像现在那么聪明,也不知道父亲是从什么是开始就发现这件事之后,就一直以朋友的相处姿态来说话。的确不能够把龙漓当做是一个真正的孩子看待,其中内心的城府,也不是谁都能比的上的了。

    “你心里明白就成。”他也不想多啰嗦些什么,这么一翻警告,足够让她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也绝对不能自己的爱人再受到伤害。自己的孩子来伤害自己的爱人,这也的确是够讽刺的,也还好他能够早就发现了龙漓的智商聪明。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位仆人在外边开口,“先生,该下楼吃饭了。”

    龙漓听了话,率先从沙发上下来,开门就走出了客房。逃的比谁都快,看来女儿开始害怕父亲了。他心里觉得好笑,还真是孩子,有些想法怎么拼命的瞒也瞒不住的。亲人总归是能够发现异常,日后也许就不能了。走下楼梯的龙漓压根没打消内心的计划,他又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想法。不禁觉得好笑,父亲还是自以为是了些。

    小孩之间可以进行沟通,她与柳妮之间有代沟是自然,跟宫泯,虽说他不常多话,总是安静的陪在她的身边。她也能够感觉到这个人跟她是拥有共同话题的,吃饭时曦月像是极为喜欢女孩子一般给龙漓夹了好多的菜。

    “妈妈,宫泯哥哥喜欢的是什么菜?”

    曦月听着她脆生生的喊着妈妈,心又软化了一半。不过问的是有关宫泯的,笑的就更加的温柔,开口“他不挑食,最爱吃的也就是普通的家常菜,糖醋排骨,小白菜还喜欢吃牛肉。

    听着曦月说的话,龙漓夹上一筷子的牛肉放到宫泯的碗里,“那宫泯哥哥要快快长高啊。”长大了,那么我的报复计划才能够实施啊,可怜我们两个人都还那么的小。她笑的甜蜜,嘴角还有一颗酒窝,没喝也能够醉人了别人。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宫泯没答话。一抿嘴,将龙漓夹来的牛肉全都吃完。而龙漓显然也是胃口好很多,龙清平看着她能够吃下那么多,这是在她母亲去世后第一次见她胃口那么好吧。想着心里也觉得有些不是滋味,总归是对不住自己的这个女儿,又别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或许能给她带来一个后妈,是对她有好处的。

    离别那么多年。他依旧喜欢着她,又碰巧两个人再见仍是单身,不管是有任何的缘由,他是一个女儿的父亲还是她是一个儿子的母亲。能够再相逢,心里的那种感想,难以言喻。所以重新再把曦月追求回来也是因为她仍是当初自己爱着的女孩一般,善良又多了一份母爱的光辉,更加的光彩夺目。

    “妈妈跟爸爸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弟弟还是妹妹啊?”龙漓又开口,这是已经是吃饭后的事了。她好奇的问,一双眼睛看着曦月,眼角弯弯的,那模样是像极了她的母亲。龙母也是那么的好看,而龙漓身上更多了一份灵动,也许是个孩子,没有爱上龙清平之前龙母也是这般动人机敏的。不过,女人,总会在嫁人后所流的泪就是当年脑子里进的水。

    这话是真的童言无忌,却也问的曦月一脸的尴尬。把脸转向江清平,让这个问题让他来回答,“你的曦月妈妈已经快三十岁的人了。再生孩子对身体不好。”他回答的一本正经,也相信龙漓绝对的能够听懂,谁又知道龙漓的心里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啊,好可惜啊!”龙漓脸上一脸沮丧,心里却乐开花。快三十岁就已经是高龄产妇,生孩子的确对身体不好。她懂,但这个问题依旧也要问出来,她并不喜欢父亲再跟这个女人生出爱的结晶来,那真到了那个时候,估计她跟宫泯就算是真正被抛弃了的人吧?那她打的计划又有什么真正的用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