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陷害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1本章字数:2239字

    龙漓上到五年级,已经跟宫泯十分的要好咯。如何说是要好,估计就是说,她这个人总是爱跟宫泯玩的,而他也是愿意的。表面上也是一家子其乐融融,那种阖家欢乐。要是让别人看到,也是会夸这一家子的美好。这方面,龙漓做的很到位,也让人们都觉得她的懂事。

    在一次宴会上,她已经十一岁了,愈是出落的亭亭玉立,长得也是十分的好看了。总是吸引着其他人的目光,也吸引着宫泯的目光。他开始长个子的拔高,站在龙漓的身边也是相当的高度,更让人觉得真是一对金童玉女。曦月阿姨甜蜜的当着龙清平的女伴,这时也有人是看不惯的。那就是龙漓的舅舅。

    也不大,才二十来岁。所以还是显得年轻人的气息,会有些生气。所以拉着龙漓就到了宴会的角落,“你妈妈走了,你会想妈妈吗?”他蹲下来,问龙漓,那眼神算的上是极为诚恳。可龙漓并不想要跟这个长得跟妈妈一点也不像的舅舅,也不是真的关心他的妈妈,就是那种隐藏在心里的戏愚,就算是不说也能够感受出来。

    “舅舅,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早就听得兰姨说了,在妈妈要嫁给爸爸的时候。舅舅不仅没有考虑爸爸的身份,并且是毫不犹豫的巴不得让妈妈嫁给爸爸。这样,以为家产就能落在他这个私生子的身上。可是他千算万算,都没能够料到的是外公在妈妈死后,将遗产全都留给了她。

    妈妈是个温婉的人,但是面对爱情是极为的大不畏。所以这样总是会被其他人所不齿,不考虑自己的家族,只是想着自己的利益。真的没有脑子,就好像是不顾及自己的家人以后得生活。每一个家族企业都带有自己的象征,那就双双联姻,来加强企业间的牢固,更是带来双赢的利润。当时的妈妈却不是这样想的,面对着已经落魄即将破产的爸爸,她就这样不惜与外公断了母女关系的嫁了过来。

    外公总归是疼她的,她的身上有着外婆的影子。只不过是外婆离开了多年,也只能望着母亲来拥有的寄托。外公又曾说,外婆当年也是个教授家里的女儿,偏喜欢他这个当兵的小兵。当时家里也是极为的反对,外婆再是义无反顾的嫁了过来。为了外婆日后的美好生活,外公外出闯荡,没想到是真的闯出了一片新的天地。

    当年,母亲也是这样做的。不顾一切的想要对父亲好,可是父亲又哪里是真的对母亲好。就是逢场作戏,能够打一个比方。古时候帝王总会拥有自己的春秋大业,然后要去实践去完成,那就要心系天下。后宫又会拥有许多各色各样的美人环绕,就算帝王的心里只能够装下一个人也需要雨露均沾。那么,父亲就是这样,心里爱着一个女人,却偏偏还要对着母亲去用肉体来。

    龙漓好像也能够懵懵懂懂的知道。爱与肉体就可以分开的。那种感觉,她不清楚。这个还没有了解到,在学校的女生小讲堂里也没有提到。就算是贵族学校,会有这种话题虽然讲的已经够清晰了,也不会真正的把孩子带入那种成人才能够讨论的话题。不过龙漓看着身边女孩子脸红的表情,也能够知道,这又是一个难以启齿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够讨论的话题。

    明显的,李昌不满意这么一个小孩子居然用着防备与嫌弃的眼光看着自己。偏偏自己还得去讨好她,“你不觉得没有妈妈在很可怜吗?你现在有了后妈,那个后妈就是害死你妈妈的人,你不恨她吗?我们两个来教训教训她好不好?”何昌明显还是把龙漓当做是小孩子般的看待,却没有想过,她是何等的聪慧。

    “噢?那舅舅想要教训我的曦月妈妈?”她开口就是甜甜的话,小女孩的童音总是让别人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甜了一翻。

    李昌只觉得这话有意思,一定过,根本忽略了龙漓语气里的我的这个所属字眼,“其实你可以说,你看到了你的曦月妈妈在客厅里跟其他叔叔玩亲亲这种话。然后你的曦月阿姨,就会在这个上流社会里变得身败名裂了。”想一下他这个计策最说的就是童言最真实,说的是什么也从来不会有忌讳的。

    “舅舅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帮你?”龙漓就觉得可笑,就算她年龄摆在那,是小。但是不傻。大概龙漓的眼神太过于讽刺,李昌咬着牙龈双眼阴鸷的看着她,“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这么一个小孩子居然也敢看不起他……李昌心里不舒服,就算是跟小孩子计较,就说她不懂事,然后是在教训她吧。

    却不像她小小个的,人却很灵活的闪到一边,将自助的餐点打翻在地。盘子清脆落地的声音吸引来在场人的眼光,穿着精致的小姑娘站在那里显得有些惶恐。雪白的公主裙上也沾惹了糕点上的奶油五颜六色的,十分的狼狈。

    宫泯看见,赶紧过来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她穿上,再拿上一杯白开水,沾上纸巾,帮她清理掉糕点,还好粘上的不多。这时龙清平走了过来,看到李昌那个废物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不知道这个人想要让他的女儿做些什么。

    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扑在他的怀里,脆生生还带着哭腔的说着,“舅舅欺负我!他还想打我!”

    李昌听到这话,顿时脸涨红,“别听小孩子乱讲,我是看小侄女要摔倒想要扶她,没想她却把这些糕点给打翻了。”

    “才不是呢!他还让我说曦月妈妈的坏话,说她出轨了!爸爸!什么是出轨啊?”都说是童言无忌,龙漓这样大家更加相信,原来李家公子是这么一种人,果然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上不得台面。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李昌也急着开口,“什么出轨啊,我根本没有教小侄女说过这种话啊!”心里却觉得龙漓是个小鬼头,明明刚才他才没有这么说过!

    “那什么是出轨啊?我也是听舅舅这么说的。”龙漓那委屈又天真的模样又把气球踢给了李昌。想要算计她,也太小看她龙漓了。她的家庭这种和平的模样,一点也不想被人破坏了。

    “你……”李昌解释不出来,急的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家一看他没反驳,就更加心里相信了龙漓的话三分。都说孩子天真,好不容易迎来一个疼她的妈妈,还得被舅舅算计。在场的不少人也知道李昌的身份,心里更是讥笑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