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天玑学院(二)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24本章字数:3087字

    宋煜在这个异常空旷场地上绕着走一圈,除了花草树木,没看见别的,兴致缺缺。

    “你是新生吧?”

    宋煜随着声音看过去,是个青年男人,身姿挺拔,举止文雅,却衣着普通。

    之前在天玑学院门口报名时,见到的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基本都能从衣着和言行一眼看出,他们不是什么背景普通的人。天玑学院招生虽说从来不看背景,但高额的学费和消费水平的确不是普通家庭可以承担的,而且普通人家要是出了个天才术师,受众人追捧,家里必定蒸蒸日上。

    换句话说,术师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上等人。

    宋煜暗自思衬了半晌,走近对方,稍稍低下头:“前辈好,我确实是新生。前辈是哪位老师吗?”

    青年摸了摸腰间的短剑,自嘲道:“老师?我不算什么老师,不过是个闲人。”

    宋煜问:“前辈是来训练的?恕我冒昧,这儿为什么没人呢?听说这是学院最大的训练场地。”

    青年走近宋煜,又道:“这个地方,来过的学生,都不会喜欢多呆一秒。”

    宋煜疑惑,怎么看这里都很普通,难道还藏着什么关窍?

    青年瞥了他一眼,慢慢走远,丢下一句话:“你最好先离开,这里的东西不是术师就可以随便乱碰的。想知道它的样子也不难,这个场地,你迟早会用到。”

    宋煜见他去的方向分明是教室,他说自己不是老师,可他看起来也不像学生啊。还有不让随便碰东西,可是这儿有东西吗?就算有机关,他一个逍遥术师也不见得会受伤吧?

    不过反正这些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宋煜看天色渐晚,想了又想,还是走向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楼下比男生那边明显精致一些,有个大花圃,不过这些花草估计都是学生们自己动手栽培的 ,好看,却没有太多规矩。

    蓝可微此时在坐在小花园的长椅秋千上,和身旁的一位红衣姑娘聊天,看见宋煜便笑着走过来,道:“小煜,听说这儿的食堂很棒啊!我们去吃饭吧?”

    宋煜点头,却忍不住多看了那位背对着他的红衣姑娘一眼,对方始终只给他一个挺拔的脊背。

    晚饭过后,宋煜便坐在床上曲腿修炼,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担心着学院的事,很少能够静下心来修炼,但如今瓜熟蒂落,也算是能放心了。

    虽说他与陈子墨同是逍遥术师,但按他的猜测,陈子墨的实力显然是在他之上的。宋煜原本不是很有胜负欲的人,当年在百草山庄时,他总想着趁着年轻多玩几年,毕竟等到接管了山庄就没有逍遥日子可以过了。但这无头无尾的飞来横祸以最残酷的方式告诉他,居安思危。

    陈子墨回来的挺晚,一身脂粉味,瞧也没瞧宋煜一眼,洗完澡就上床躺着了。

    宋煜自认是个好相处的人,今天自己对待这个新舍友也很自然,虽然他们今天才认识,可陈子墨对他的疏离感也过重了,看来这个人不太喜欢自己。可惜了,陈子墨还挺合他眼缘的。

    术师学院近几年陆续开设了许多理论课,帮助术师系统训练。天玑学院作为首个开设理论学习的学院,请的几位老师都是对内功颇有研究的逍遥甚至不惑术师。

    其实逍遥术师可以算是成熟的术师了,一般只有对自己的兵器和内功的配合不娴熟的逍遥前期术师才会选择继续在学院训练,而逍遥中期后期的术师完全可以脱离学院。

    天玑学院三年级的人数不好统计,因为术师学院很少有毕业这一说法,若是三年级的术师觉得自己不需要继续学习了,完全可以自主离开学院,等哪天又觉得应该再训练一段时间,也完全可以回来。术师学院最大的特色,就是系统、科学、严格的训练方案,外面的术师无论是加入家族,加入军队还是自成一派,都很难有这样的条件进行这样多种专项训练。

    陈子墨的理论课安排在下午,宋煜来到教室时才知道,整个三年级只有这一个大教室,只零零落落的坐着五、六十人,老师还没来,大家都随意的聊着天。

    嗯?那个走进来的男人不就是昨天在训练场地的那个吗?居然是三年级的老师?可他昨天为什么还说自己不是老师?

    路千枫,天玑学院两大教授之一,34岁,火系如意术师······10岁觉醒······年少成名······受秦昊相邀······

    这是!宋煜惊愕,虽然不知为何这些字一直在眼前飞快掠过,怎么也读不了,但目前能看见的这几个字也足够他讶异了。如果自己能再进一步集中注意力的话,会不会能读完他的生平?

    路千枫路千枫路千枫······

    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每个对象只能用一次的意思吗?宋煜不免遗憾。不过这个名单这真的是叶耀杰想要的东西?

    话说回来。这个男人10岁觉醒到现在,居然还只是个如意术师,看来已经卡在瓶颈很久了,即便这样他也得了秦昊的赏识,显然这不太寻常。

    路千枫无视打闹的学生,径直走上讲台,淡淡道:“都站起来。”

    整个教室明显安静了下来,大部分的人都反应奇快的起身,站的笔直。几个新生虽然注意到了气氛的变化,但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听见讲台那边“咔咔”两声,学生的桌椅也“咔咔”地快速陷入地下,桌面和凳面刚好和地面保持水平。

    新生们怎么说也是逍遥术师,本能的一手撑地,借力起身,这才没有摔个屁股开花,但这狼狈模样还是受到了其他人的关注。

    “哈哈哈哈哈哈,就着等枫哥这一手呢!”周围的老生忍不住嘲笑,显然,这是每届新生都会有的待遇。

    宋煜摸摸鼻子,看来这个老师没他想的那么斯文啊,这么大了还玩这个。

    不过也是自己大意了,以天玑学院的整体建筑风格,出现了这种简约的完全水平桌椅,一定有他的原因。这个学院居然连理论教室都有机关,看来那个训练场地的确藏着东西啊。

    路千枫看起来倒没什么反应,说:“唤出兵器,长兵器在左,短兵器在右站好。”

    众人站好后,路千枫下来看了看几位新生的武器,点点头,道:“品质都还不错。”

    “既然是逍遥术师,那么大家都应该对内功有了自己的了解,所以我把你们的理论课内容的重点放在兵器上。第一节课只谈一些基本的东西,对于老生来说没什么新意,你们完全可以不来。”

    “那可不行啊,”有人应道,“不来怎么抢在学弟之前认识这么漂亮的学妹呢?新晋校花啊!”

    三年级的新生只有一位女生,长得很清爽,听见这话大方的笑了:“学长客气了,要说漂亮,谁比得上二年级的校花啊?”

    “哇,学妹你居然知道我们学院的校花是谁?”

    “当然,昨天在校门口刚好遇到了,真的有气质。”

    “那你······”

    路千枫沉声道:“林小白,出去。”

    被点名的人显然不是第一次被赶出教室,走得十分配合,临门还给了学妹一个飞吻。

    宋煜扶额,为什么总觉得这节课很随便呢?

    “首先,我得说明,有关术师的理论至今没有系统的论述,我接下来所说的有一半是被多数人接受的理论,另一半是我的理论。我的理论有很多只是处于猜测阶段,所以你们要是不接受,我也不勉强。”

    “各位可以看看周围人的武器。术师的天生武器分为十大种,五长五短,刀、剑、戟 、棍、枪,弩、鞭、盾、锤、斧。其中常见的是刀、剑、弩、鞭,所以如今招数最精妙的也是这四种。天玑的四大长老之首谢凌霄,以谢家刀法闻名天下,无人可出其右······”

    宋煜没有想到,路千枫足足讲了一个时辰才让他们下课。宋煜感觉自己听得晕晕乎乎的,正要离开时却被叫住。

    “宋煜,留一下。”

    路千枫说完这句话就打开了桌椅机关,示意他坐下,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架势。

    宋煜笑道:“老师还站着我怎么能坐呢?”

    “我这人不喜欢废话。秦昊想让我照应你,我原本想着对方是个天才,太子特地扔给我培养,没想到是你。”

    宋煜听出他的意思,说:“让老师失望了,我只是运气好,帮了太子殿下一个小忙,能进天玑学院学习已经很好了。不敢谈什么照应不照应。”

    宋煜是真的觉得有没有这位老师的帮助都无所谓,毕竟在他心里理论的东西还是没有训练来得踏实,他只要求懂基本的一些东西,不要显得太无知就好。再说这个老师自己还只是一个如意术师,理论研究了这么久也没突破瓶颈,实在让他难以信服。

    “你在不相信我。”路千枫说的很肯定。

    这样平淡的陈述语气,让宋煜那些漂亮的场面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路千枫继续说:“不用掩饰,我无所谓,一直以来三年级的新生都不觉得我对他们有什么作用。但你是太子让我照看的人,我不得已额外说一句,我的理论有没有用处,只看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