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天玑学院(三)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24本章字数:2743字

    宋煜这才反应过来,想起秦昊曾说过他有一位好友在天玑学院,现在看来大概就是路千枫了。宋煜对他的认知勉强提高了一点。

    他点点头:“太子常提起老师,说您对术师的武器很有研究,以后还靠路老师多指点。”

    路千枫失笑:“只要是教术师的老师都对武器有所研究,可我研究的方向比较偏,反倒不太管武器。”

    这回宋煜真的惊讶了:“那研究什么?武法?”

    这是前十年与世隔绝的宋少爷今天刚学的词。武法是指术师内功的招数,包括纯内功的招数和内功配合武器的招数,还有内功配合任意东西的招数,普通的武法和高深的武法完全是两种东西,比如各种术师学院教授的各种武法虽然也有高低,但全部都是普通武法,比较高深的武法就完全是作为秘笈自成一派,为寥寥几位高阶术师所用。

    路千枫一脸鄙夷:“想什么呢?我只不过是个如意术师,虽说在天玑学院挂职,但武法的研究很难依靠理论。我研究的方向是内功。内功变化难以捉摸,术师大多看重武器的研究,大概整个天玑国还没有研究这个的,所以我在这个学院也就挂个名,每年给新生上一节术师武器的基础理论课罢了。明天我在二年级教室上课,只讲我的内功理论,如果你对内功感兴趣的话,随时来听。”

    内功的理论?宋煜的确没有想过有人会把它当成一个体系来研究。

    说起内功,他以前只知道,术师除了阶级划分,又分为五系术师,所用武法若是带有属性能量,便称作金术、木术、水术、火术、土术。

    但如今他明白,内功有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混合,只不过主属性有所偏颇,主金属性为黑色,主木属性为绿色,主水属性为蓝色,主火属性为红色,主土属性为金色,所以即便不是火系术师也可以使用火术,比如水系术师叶耀杰就使用了火术,加快了百草山庄的覆灭。

    常言五行相克,但当初他与叶耀杰对战时,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那么内功的五行与万物的五行到底是否完全一样?如果当真是水克火的话,那有朝一日即便自己成了不惑术师,是不是也不能打败他呢?

    傍晚各年级新生统一安排了学校的参观,宋煜和陈子墨走在人群后面聊天。

    “你怎么走怎么慢,你就对我们学校不感兴趣吗?”宋煜比陈子墨高一些,勾着肩就要带着他往前走。

    陈子墨一脸不情愿:“前面都挤死了,你不嫌热我还嫌。”

    宋煜其实也无所谓,之前他已经把学校逛了一遍了,大概陈子墨应该也和他的小女朋友逛过了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人身后传来一声:“子墨!”

    张筠小跑过来,看见宋煜愣了一下,半晌又甜甜地对陈子墨说:“晚上我想去买鞋子,都已经秋天了我还穿着夏天的鞋子。”

    陈子墨温柔的答道:“好。”

    当时第一次见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所以他没有在意,现在就在眼前,宋煜就立马认了出来,这不就是当时自己和蓝可微买衣服的时候遇到的郭宇皓的女友吗?

    宋煜觉得自己被雷焦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张筠似乎没有认出他来,还在和陈子墨腻歪。

    宋煜简直不敢相信,要知道郭宇皓也在这个学校,这个女人居然两边都这么高调,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他和陈子墨刚认识不久,这种事到底怎么开口才好?宋煜不想在这种奇怪的氛围里待下去,默默挤到前面认真参观去了。

    天玑学院的建造水平首屈一指,各个楼宇底部都有机关暗道,连接四大训练场地。四大训练场地除了宋煜见过的那个最大的场地,另外三个场地分别在宿舍区外的山坡背后,教室的下方的暗室,还有天玑学院的模拟竞技场。四个场地内部构造独具匠心,玲珑又不失大气。

    宋煜看着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大大小小的机关和器具,心道:这就是路千枫说的让老生们闻风丧胆的场地?看着的确非常精巧缜密,但也不至于让人害怕。

    其他学生也都是有些见识的,看到暗处的场地里大大小小的机关不算很担心,反而兴奋的和同伴指指点点。

    “看着刺激,到时候练起来就爽了。”说话的是三年级的赵辰,这次参观活动他是带队的学长之一。

    他身旁的郭宇皓故作深沉的说:“年轻人啊,这两天早点睡吧,后天有你们苦头吃!”

    后天?宋煜想了想,后天好像是新生训练的日子。

    等等!郭宇皓的声音!

    宋煜回头,却看见他搂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儿,而这个女孩显然不是张筠。

    郭宇皓也看见了他,皱眉道:“看什么?老子没来找你,你倒是先来挑衅我了,还真以为我怕你?”

    说罢,他放开怀里的人,向后退了一步,昂首道:“你知道我身边这位是谁吗?”

    赵振闻言也瞥了一眼宋煜,只把他当成被郭宇皓抢了女人的人,哼了一声:“郭少,你自己瞎搞的风流债,我可不负责帮你抢人啊。”

    郭宇皓呸了一声:“老子才看不上他的女人!”

    宋煜看白痴一样看了他几眼,转身打算走。他一点也不想招惹出什么事端。

    郭宇皓看他那么果断地离开,喊得更大声:“怕了吧?我们赵振可是学院里最强的逍遥术师!”

    赵振嘴上说着:“行了别嚷嚷。”心里却道:这小子看着挺狂啊,这神情压根就是没把他放眼里。看来得找个机会灭灭他的威风。

    陈子墨看着张筠的发簪发呆。

    这发簪是刚来天玑城的时候,他和张筠逛街时候看见过的,这种宝石稀有,价格很高,当时张筠隔着透明盒子看了几眼就恋恋不舍的走了,也没提要买下来,他还特别感动,觉得小女友终于懂事了。

    脸打的真响亮。

    他和张筠都是入了编制的术师,天玑对编制内的术师分级按月发放丰厚的津贴,但也没有张筠这样花的。张筠家境还不错,但只靠着天玑国发放给如意术师的津贴和开酒楼的父母给的生活费,是根本买不了这对耳环的。

    那这发簪从哪儿来?陈子墨细看才察觉,张筠的簪子也都换了新的,这成色,即便是他也看得出价格不菲。而且,她是什么时候去买的?在他印象里,张筠很黏人,一有空就会过来找自己,自己居然完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买了这些东西,实在是奇怪。

    张筠见他心不在焉的,问道:“怎么啦?不好吃啊?那下次我们出去吃吧,食堂的饭我也吃厌了。”

    陈子墨却问:“你这簪子挺好看的,什么时候买的?”

    张筠立刻垂下眼,说:“前些天······和媛媛去买的。子墨,今天上课怎么样?老师好玩吗?”

    陈子墨随便应了几句,不再多说。也不愿多想。这种事他张不开口。

    刚巧宋煜这时候走到这边来吃饭,陈子墨就对张筠说:“筠筠,我和室友有点事,先走了?”

    宋煜:???

    张筠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陈子墨看着张筠离开的背影,目光复杂。

    宋煜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知道了?”

    “我本来还不知道,毕竟我们好了挺久了。”陈子墨重重躺在门口长椅上,苦笑道,“但如果没有什么,你又怎么会突然这样问,所以现在我不得不知道了。那个人是谁?”

    “······郭宇皓。”

    陈子墨冷笑:“真傻,郭宇皓那样的能好好谈?一眼就看得出,他换女朋友比换衣服快。”

    宋煜默默提醒:“张筠已经是他前女友了,今天我还看见了郭宇皓的新女朋友。”

    “·······曹”陈子墨忍不住一脚踢翻桌子,“我们两年前就谈了,她中间还给我劈过叉?”

    的确很蛋疼。宋煜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点了酒菜在旁边坐下:

    “喝一杯?”

    陈子墨显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静,坐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唤出御风弩,开气场一步踏起。

    “喂!别冲动啊!”宋煜来不及阻挡,只好运气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