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天玑学院(四)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24本章字数:3121字

    陈子墨并没有像宋煜猜想的那样去找张筠对质,而是直接冲进了二年级的男宿舍楼,找到了郭宇皓。

    此时郭宇皓正在修炼,着实被他吓了一跳,刚想骂一句娘,却发现对方脚下的三层黑色炫纹,一句“你特么的找死”硬生生吞了回去。

    “干嘛?没看见老子在修炼啊!”

    陈子墨盯了他一秒,确认的确是这个人后,开气场攻了过去。

    郭宇皓虽然看出来者不善,也没想到他一句话也不说就出手,被迫接了几招后已被逼到阳台边。

    陈子墨有所顾虑,并没有用弩,不过逍遥级别的内功足够让他稳居上风。

    郭宇皓眼见要吃亏,伺机一个后翻,右手撑住阳台扶手,侧身跃下!

    陈子墨也一步上前,直接跳了下来。这间宿舍在二楼,对两位术师来说完全不算什么。陈子墨一下来就发现郭宇皓身边多出了两个三层炫纹的术师,心下一惊,唤出了御风弩。

    郭宇皓咬牙恨恨道:“给我上!”

    这两名是郭宇皓在学院收的跟班侍卫,都是逍遥前期的术师,一水一火,加上郭宇皓这个如意中期,陈子墨的处境一下子危险了。

    虽然术师的小阶段很难从表象看出,但陈子墨明白即便郭宇皓不动手,自己也讨不了好。但让他就此退缩,又不能甘心,女人他不能打,这个混账怎么也得让他见见血!

    陈子墨落地后左脚一踏向后一步,手中弩已然准备就绪,瞄准郭宇皓便发出一箭!御风箭箭如其名,以迅雷之速飞向郭宇皓。

    两名跟班反应还算快,持盾的术师勉强运功化出屏障挡在身前,御风箭应声而碎,却碎的无影无踪!

    郭宇皓道:“这次不是真箭!都提防着点!”他虽不是逍遥术师,但也知道,弓弩类兵器的术师由于弓弩的箭支不能时时自生,常常用内功幻化的箭攻击对手,而术师天赐的武器威力一定比这内功化出的虚体要强。

    手握长棍的火系术师叫道:“老陈,掩护我!”说罢便追了上去。

    虽然郭宇皓这边人数占优,但三个都是近战,而陈子墨是远程,不近身是不行的。

    郭宇皓不认识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但这不影响他揍人的兴致,虽然不能贸然上前,但身为郭家的嫡系,他身上藏着不少暗器,以备不时之需。看得出这小子不知道他有帮手,呵,也不先去打听打听自己的身份,能让他随便打吗?既然是你先动手,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被两个近战紧紧缠住的滋味很不好受,陈子墨不停的切换使用内功和武器,一边想着拉开距离,一边还要做出防御,很多次刚要瞄准其中一个,另一个对手已经绕到了身后,实在是难缠。

    郭宇皓见他脱不开身的样子便放下心,偷偷唤出一柄不到三寸长的轻薄的短剑,远远的绕着三人开始准备下手。

    宋煜原本早就追到了宿舍楼,听到两人在寝室的打斗后也分清了在哪栋楼的哪一层,但因为两人相继跳下阳台后,宋煜难以判断陈子墨的具体位置,直到现在才找过来。

    这一过来就发现陈子墨居然在对战两位逍遥术师,旁边郭宇皓好像也伺机而动,宋煜连忙开气场唤出夺魄剑,加入了战局。

    郭宇皓知道宋煜是一位逍遥术师,有些慌了神,喊道:“别多管闲事!”同时手中的短剑也悄然飞向视线外的陈子墨!郭宇皓不傻,陈子墨面对两位逍遥术师能顽抗至此还不落下风,想必一定是个逍遥高手,要是对方再加上一个逍遥术师,那情况就不妙了。

    宋煜只当是他虚张声势,没有理会,上前挡住攻向陈子墨的一棍,震开了三人。

    陈子墨却在此时也趔趄欲坠,竟是肩头中了暗算。

    宋煜大惊,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暗器,忍不住骂道:“郭宇皓你还要不要脸?抢别人女人就算了,用暗器中伤人算什么术师!”

    郭宇皓也运功攻了过来,道:“你特么的别给老子来这套!谁先动手还占理了?用暗器怎么了一群乡巴佬!活该被女人甩!”

    说罢五人分分合合,又战成一团。

    赵辰是天玑学院公认的校内最强逍遥术师之一,几乎站在了逍遥前期术师的顶端。但他对这种说法并不满足,他觉得自己已经脱离了逍遥前期,甚至完全有能力与逍遥后期术师一战,只是身在学院,没有机会证明自己罢了。

    所以当他看到宿舍楼后五光十色的激烈打斗场面,赶了过去准备伺机凑凑热闹。没想到居然是郭少和那个小子在打,那必须要上了。不仅能教训一下那个小子,还能试试自己的实力,更重要的是,郭少的忙必须帮。

    一举三得。赵辰当机立断,唤出清风剑,大喝道:“郭少,让我来!”

    郭宇皓这边自然是高兴的,原本以为人数占优,就算打不服,也能稳占上风,没想到那个金系术师这么强,明明已经受了伤,还硬是让双方打的胜负难料,要是这时己方再来一个厉害的逍遥术师,必是稳操胜券了。

    宋煜瞥见赵辰的三层绿色炫纹,暗道不妙,转头看陈子墨,似乎没有脱身的意思,只好暗叹一声情为何物,硬着头皮继续上了。

    郭宇皓自跳下楼后一直与战局保持着距离,毕竟术师等级的差距摆在那儿,他不敢贸然行动。但赵辰的加入使陈子墨和宋煜瞬间陷入被动,宋煜的动作不得已从另两人的方向转来赵辰这边,以保证陈子墨不会被这三人围攻。

    赵辰是天玑学院众术师中的佼佼者,入学三年,第一年就被副院长称作天玑学院最强的逍遥前期术师,第二年就打败了校内排名赛前三的前辈,再加上端正的五官,是个不折不扣的风云人物。

    宋煜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不凡实力,不敢小觑,他在这些不停奔波日子里看了三本分析基础剑招的五行武法,可是到现在都没有熟练掌握,甚至很多地方都理解不了,宋煜心里有些没底。

    赵辰来势汹汹,被宋煜引到一边后也不在意,剑身一转,便刺向宋煜。

    赵辰冷笑道:“杂鱼,就先收拾你!”

    宋煜反应很快,轻巧的拨开清风剑,抬腿扫去。

    赵辰自然顺势空翻,但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人竟在空中转身同时运功,挥出剑气,攻向宋煜!空中运功理论上自然是可以的,要说多难也不难,只要身体素质较好的逍遥术师都可以做到,但能在真正战斗时用上这种小技巧的,都是非常敏捷而且实力不错的术师。

    宋煜并没有看清赵辰在空中的动作,事实上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空中的赵辰能有什么动作,但非凡的战斗天赋使他几乎在赵辰运功时就感到了危险,身体率先做出反应,硬是抬剑震开了向着正脸撞来的剑气,接下了这一招。

    赵辰面色发青,他原本是带着炫耀示威的意思才这样做的,他知道在这么短时间内运功,剑气的威力强不到哪儿去,很多有实力的术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常用这个小技巧。但无论如何,这是中期逍遥术师才能熟练运用的技巧,对方竟然连内功都不用,就轻轻松松把剑气挡开了,实在是有些打他的脸。

    宋煜当然没有去想他心里这些弯弯绕绕,稳住身形后立即抢攻。不得不说,赵辰的实力的确在他之上,而且无论从内功的深厚,剑招的娴熟度,和各种小招数的灵活度来比较,赵辰都比他要强。如果这样下去,不出五十招,自己一定会败。

    而另一边的陈子墨由于受了轻伤,加上两名对手的消耗,渐渐落了下风。

    郭宇皓得意道:“我不管你们是为了之前哪个女人找上来的,但同学一场,我得告诉你们,女人劈腿,就是因为在她们心里,你不够格。当然,我向来也瞧不上劈腿的,你说她叫什么,我可以考虑少给点分手费,替你出出气。”

    陈子墨完全听出了郭宇皓言语间的轻视和怜悯,这种神情他见的太多了,应该说,他几乎就是在这样的神情下长大的,他厌恶这种眼神。

    陈子墨不管不顾的全力从两人的夹攻中脱离,轻身向不远处的郭宇皓掠去,架好御风弩瞄准,还未落地便发出一箭。

    郭宇皓知道这一定是真箭,但实在反应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御风箭向自己飞来。

    “咻——嗒”

    未中。

    御风箭孤零零的插在地上摇晃。两个侍卫立即跟上,重新和陈子墨纠缠在一起。

    陈子墨苦笑,这么远的距离还在转体时瞄准,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原来即便自己已经成为人人羡慕的逍遥术师,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凭什么?凭什么郭宇皓能轻轻松松的拥有这一切?

    郭宇皓心有余悸,大喝:“给我狠狠地打!”

    这时,楼边远远地传来一个动听的女声:“喂,你们毁了我的草药,说吧,怎么办。”

    五人都不由自主的望过去,慢慢停下动作。

    宋煜见过的美女不多,叶梦兮算一个,但比起眼前这位,就黯淡无光了。宋煜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一个人的外貌,但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和之前见过的所有女孩都不一样,她太耀眼,太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