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枷锁与字画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24本章字数:2129字

    没走多远,就进入更为宽阔的暗室,蓝可微惊讶道:“我们图书馆居然这么大?底下居然藏得住这么多暗室?”

    宋煜笑笑:“这全部的机关暗室自然比图书馆所占的平面要大上一些。天玑学院有心了。”

    身后队伍中一个穿着贵气的男人却冷哼:“雕虫小技。就算匠人费尽心思,在我们术师面前和纸糊的又有什么区别?”

    其他几人一路也没见到什么机关,脸上也渐渐露出不屑与自傲的神色,安心的开始四处搜寻自己队伍的目标书籍。

    陈子墨默默观察这暗室中的每一物,眉头紧皱。

    宋煜虽然也同其他人一样四处乱逛,但始终不敢随意触碰,心下想,天玑学院的考核,不可能只需要破一个无足轻重的禁制。或许对很多新生而言这并不简单,但这种简陋的禁制只要有人破了,其他人都可以畅通无阻,更本算不上什么考验。

    考核一定还没有开始。

    “砰!”宋煜身后似有重物掉落。

    “靠,真特么的背。”

    原来是之前嘲笑机关的男人,似乎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不声不响的触发了机关,掉进一个一米多深的小陷阱。

    他的队员连声叫道:“方哥!我这就拉你上来!”

    方城一脸晦气的说:“那还不快过来?都是死人吗?”

    宋煜离那个小坑十米不到,凭他出色的听力,立马发现了蹊跷。

    “别动他!陷阱里还有机关!”

    话音刚落,小坑土层中出现了三层铁块做成的枷锁,迅速扣住了方城的腰部和脚腕,枷锁贴近处是长约半寸的铁片,直插入方城的血肉中。

    方城下意识开气场,运功护体,止住了血。

    所有人立即防备起来,虽说学院的机关从来不是朝着弄死术师的方向设计的,但是谁也不愿意无故受伤。

    陈子墨见方城迟迟不出来,问道:“怎么回事?”

    方城骂道:“这破玩意儿,我再试试。”

    象征术师等级的炫纹一般位于脚边,被上方的挤满小坑截面的枷锁挡得结结实实,但凭借术师对内功的感应,陈子墨很容易发觉,方城至少是一位如意中阶术师,这铁枷锁虽牢固,但只凭如意术师的蛮力一般都能破坏,怎么方城会挣不脱呢?

    宋煜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他对机术之事了解甚少,忍不住好奇,走过去观察起来。

    果然只是寻常的铁,如果不是材料的问题,那会是怎么回事呢?

    宋煜没管憋红了脸运功的方城,趴下来凑近了枷锁,下面似乎还是有动静!

    陈子墨道:“别管他了,抓紧时间找书。”

    “啊!”

    又是一声尖叫。

    所有人这回都反应奇快,脚不敢动,身子转向声音的主人那边。

    那个矮个子女孩发现自己引起了这么多人的注意,有些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手指朝上指了指。

    “壁画?”蓝可微问道,“还是咒语?”

    暗室的光线太差,依稀能看出上面画的是各种不知名的图案和颇有古意的文字。

    宋煜运功,汇聚在手掌,点起一小撮火,另一只手慢慢摸了一下天花板,“这些大概是七天之内画的。”

    蓝可微道:“也就是说,是专门为了我们画的?”

    陈子墨皱眉:“我们是术师,不是算术老师,这还得解码?”

    宋煜没多作推测,只淡淡说:“还不清楚。”

    暗室里东西都是普通的书架桌柜,像是一个老师的简陋起居室,能放书的地方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两刻钟左右,就被小心翼翼的翻了个底朝天,所有人都一无所获。

    宋煜用小火照着天花板,边走边看上边的图案。

    陈子墨过来问:“有什么发现?”

    宋煜走到之前看过的一堆文字前说:“这种文字还是我们的文字,只是有人把字的形状随心夸张化了。这些应该是术师的一些基础理论和招式,你知道我最近刚好在看这些,肯定不会看错。”

    陈子墨有些疑惑:“你是说,我们要靠这些基本的东西来找书?”

    宋煜笑了:“这倒不是,我认为,画才是关键,这些字只是用来填补画与画之间的空白,顺便迷惑一下我们。”

    “为什么?”

    “因为我没看懂画的意思。”

    “······”敢情你还是觉得天玑学院的考核没这么简单,所以才觉得画重要?那要是他就是这么简单呢?陈子墨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慢慢的,其他人也发现了文字就是术师的各种基础招式,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难不成自己做一个对的招式,书就会自己蹦出来?他们可不是傻子。可是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陈子墨忍不住问宋煜:“诶,那如果真是字里的关窍,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宋煜一边回想自己是否见过某些图案,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方城触发的机关比较精巧,虽然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机关,但它可能是有另外的触发方式,而方城刚好错误的触发了它。你可以去试试,不过别带上可微。”

    “······你听清楚我说的话了吗?”

    宋煜转过身来,说:“这间暗室里,我们发现的不同寻常的事总共就这两件,一个是机关,直觉告诉我,正确触发机关,就能找到书;另一个就是天花板上的字和画。所以我推测,要么字和机关有关,要么画和机关有关。”

    陈子墨耸肩,转头去找方城了。

    方城仍然待在陷阱里动弹不得,估计得等这场考核结束才能放出来了,身为亲王之子,同时也是如意术师的方城何曾受过这种屈辱?所以此刻他的心情十分糟糕,一点也不想理陈子墨,或者说,他一点也不想让这个样子的自己被别人多看一秒。

    陈子墨没打算好好和他说话,上来就开气场,让三层黑色炫纹亮在脚边,问道:“你之前是怎么掉进去的?”

    方城不明白这个明明是第一次见的人为什么对自己态度这么差,现在甚至有几分示威的意思,不过现在自己情况不对,朋友又在找书,都离的比较远,这个人对他而言显然是有潜在危险的。

    “好像是磕到头了,就我上面,有个梁子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我还没觉出痛来,就掉下来了。”

    陈子墨抬头,学着宋煜的样子,在掌心点火,凑近那个障碍物。

    “噗。”火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