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五行废体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5本章字数:3440字

    云逸宗主峰,一座优雅别致的小院落中。

    “情况都调查清楚了吗?”

    一名面容粗犷的少年淡淡说道,他体型高大,身材健硕,就像一座小山般,虽然坐在那里却隐隐有着一种压迫之力传来。

    “回帮主,都调查清楚了,李蔓师姐外出做任务被截杀,最后使出了一种秘法,逃遁到一座山脉之中,被一个乡村土包子救了。”

    粗犷少年的下首还站着一个少年,他紧紧的低着头,显得很是恭敬,但更多的却是畏惧。

    “恩?竟然还有人敢截杀蔓儿?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粗犷少年眼中一道厉芒闪过,脸上尽是阴狠之色。

    与此同时,其身上还涌出一股更为强大的压迫之势,使得下首的少年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了。

    “回帮主,小的还没有查出来。”

    下首少年声音发着轻颤,他可是知道这粗犷少年的脾性,只要有一个眼神冒犯了他,那么绝对会招来灭顶之灾。

    “恩?”

    粗犷少年的脸庞变得更加阴沉,似乎是极为不满意下首少年的回答,身上的气势再度提升,一股绝强气势轰然而起,笼罩了四面八方,压迫的下首少年都快要窒息了。

    但这绝强的气势也只是一瞬,下一刻粗犷少年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把全身的汹汹气势收回,淡淡的说:“这也怪不得你,这样的事就算是宗门也未必能查出来,何况是你们呢?”

    “帮主英明!帮主英明!没其他事的话,小的就先走了。”

    下首少年大口的喘了几口气,随后恭敬的说道。

    “恩,没你的事了。”

    粗犷少年缓缓闭上了双目,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下首的少年如释重负,但却不敢加快脚步,只是缓缓的躬身向后退去。

    “等等。”

    突然,粗犷少年似是想起了什么,淡淡的开口。

    “帮主,还有何事?”

    那少年听到粗犷少年的话,身体骤然绷紧,紧张至极。

    “一个乡村野夫到底是怎么救了我的蔓儿?”

    粗犷少年开口问道。

    “据李蔓师姐所言,是那个乡野土包子拿出了李蔓师姐随身携带的丹药,才救了李蔓师姐。”

    下首少年如实回答。

    “轰!”

    一股比刚才更加强烈的压迫气势轰然降临,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异常沉重,那下首的少年身体不住的颤抖,身体就快要跪倒在地上。

    粗犷少年脸色阴沉铁青,一双眼眸射出凛冽的寒芒。

    修炼之人都知道丹药对于修炼之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在关键时刻往往可以救自己一条性命!

    因此丹药也往往都被修炼之人贴身而带。

    孙羽既然把李蔓的丹药拿出来救了李蔓的性命,那他就绝对碰触到了李蔓的隐私部位,这一点是粗犷少年绝对无法忍受的!

    “那乡村野夫此刻在哪?”

    粗犷少年怒不可遏的问道。

    “那乡村野夫此刻就在云逸宗,是李蔓师姐给了他一封外门弟子邀请函。”

    下首少年强忍着就要跪倒的压迫力,还是不敢有半点对粗犷少年不敬。

    “很好,找个人把那个乡野村夫做掉!记住不要留下一点痕迹!”

    那粗犷少年一脸阴郁的冷冷说道。

    “是!帮主!”

    下首少年重重回答道,这才又躬身向后退去。

    “我追了蔓儿这么长时间,连她的手都没有牵到,一个乡村野夫也敢沾染我许明的女人!我要让你后悔碰了我许明的女人!”

    下首少年走后,粗犷少年一脸狰狞,眼中闪烁着嗜血之色。

    乾坤峰,紧靠着云逸宗主峰,峰上树木繁盛,鸟语花香,姹紫嫣红,半山腰还飘着几朵云彩,海拔不高不低,乍一看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孙羽跟着那名黑衣青年走下了山峰,又爬上了这座乾坤峰云雾缭绕的半山腰之处。

    此时已是夜幕时分,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唯有一座小房子的窗前还亮着灯。

    随即黑衣青年招呼孙羽走上前去。

    走的近了,孙羽才发现窗边还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外门弟子报名处”几个字。

    随后一名老者从窗口探出了头来,黑衣青年和他交谈了几句,又把一直放在身上的那张纸条交给老者,随后和孙羽道了别,就离开了。

    “跟我来。”

    那名老者端着一盏油灯,从小房子里走了出来,对着孙羽说道,然后就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孙羽连忙跟了上去,循着淡淡的灯光,向前走着。

    一路上老者没有再对孙羽多说一句话,孙羽也不敢冒失的发问。

    一阵阵晚风轻抚而来,灯火摇曳,光影不断变换,孙羽跟在老者身后,走了很久。

    “到了,你所需要知道的和修炼的功法都在这里,还有一年的辟谷丹也在这里。”

    突然,老者在一座小房子面前停下了脚步,把两本书和一个小瓷瓶递给了孙羽。

    孙羽连忙接住。

    “还有这个,这是你身为外门弟子的凭证,要小心保管。”

    老者又拿出了一枚黑色令牌递给了孙羽。

    “多谢长老。”

    孙羽又接过令牌,令牌入手冰凉,质地坚实,更为奇妙的是他感觉到这令牌似乎在精神上也和他有一丝联系。

    说完了这些话,老者就一声不吭,头也不回的走了。

    孙羽推开门走进了房间,借着月光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盏油灯。

    孙羽走上前去,借着淡淡的月光点着了油灯,小房子里瞬间亮了起来。

    孙羽仔细打量了一下小房子,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虽然十分简陋,倒也很干净。

    再看向老者给自己的两本书,分别是《云逸宗录》和《乾坤诀》。

    孙羽先翻开了《云逸宗录》。

    上面记载了云逸宗的等级制度,由高到低分别为拥有地元境修为的核心弟子,拥有武元境修为的内门弟子,拥有灵元境修为的外门弟子,还有就是大多数的杂役弟子。

    每一个等级之间实力上都有着极大的鸿沟,因此在云逸宗每一个人在比他高一个等级的眼里都是随意就被捏死的蚂蚁,而每一个在比他低一个等级的人眼里,那就是不可冒犯的存在!

    而修炼并不是靠努力就可以的,这也是为什么在云逸宗越高的等级上面人数占的越少。

    因为大多数人修炼天赋很低,一辈子只能止步于灵元境,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比如吴贵。

    但是更多的人却连迈进修炼大门的天赋都没有,一辈子只能做一个杂役弟子,比如带领孙羽前来的黑衣青年。

    因此天赋很重要。

    像孙羽这种还没迈入灵元境就进入外门的是少之又少,大多数人都要从杂役弟子做起。

    杂役弟子也可以修炼功法,但同时也要负担着宗门内的杂务,比如每天要挑半个小房子大小水缸的水或者劈上一千斤的柴火。

    而杂役弟子分为三等,从高到低分别是一等、二等、三等。三等杂役弟子干满一年晋升为二等,二等杂役弟子干满两年可晋升一等杂役弟子。

    像孙羽这种直接晋升外门弟子真的是万中无一,起点无疑比其他人高了不知多少倍。

    孙羽大致了解了云逸宗的情况后,又把目光投向了《乾坤诀》这本功法。

    孙羽了解到《乾坤诀》这本功法是每一个拜入云逸宗的弟子都需要修炼的一门功法,这不是说这本功法有多么的好,而是因为这门功法是检测一个人的修炼天赋和肉身属性的功法。

    这个大陆上的修炼者都修炼着一种叫做元气的能量,云逸宗也不例外。

    修炼《乾坤诀》,在半日至一日之中修炼出来第一缕元气的少年,有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顶天赋,这些人一般都是云逸宗的传承者,被宗门重点培养。

    而在一日之十日之间修炼出第一缕元气的少年,有着上佳的天赋,是宗门里面的强者,是宗门的上层阶级。

    在十日至二十日中修炼出来第一缕元气的少年,天赋只能算是一般,以后如果修炼刻苦也能在宗门里面有一席之地,比如像黄成那样的人。

    在二十日至三十日中修炼出第一缕元气的少年,天赋就是最差的存在,他们往往都是宗门的底层,比如吴贵那样接待弟子入宗的外门弟子。

    人的肉身属性一般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

    还有的人属性特殊,拥有异种属性,比如冰、风、雷等等。

    而影响每一个人修炼速度的就是他们肉身属性的纯净度。

    换言之就是说一个人的肉身属性越少修炼速度就会越快。

    大概翻看完了两本书,孙羽虽然极为激动,但是疲倦之感频频袭来,于是就吹灭了油灯,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天际刚泛起了鱼肚白,孙羽就因为兴奋过度提早醒了过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自己的天赋。

    缓缓突出一口浊气,孙羽盘坐在床上,闭上了双目,按照《乾坤诀》上面所记载的经脉轨迹,用自己的意念缓缓推行。

    太阳从东方升起又从西方落下,孙羽已经修炼了整整一日。

    “看来自己不是那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啊。”

    孙羽自嘲着笑了笑,随即就躺在了床上,修炼的疲惫使得孙羽头刚一沾着枕头就睡去了。

    第二日,第五日,第二十日。

    孙羽依然不急不缓的修炼着,虽然还是没有修炼出元气,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约约的气感存在,他没有灰心,依然坚持着修炼。

    第二十一日,第二十三日,第三十日。

    孙羽的心情渐渐的低落了下去,今天已经是最后一日,如果孙羽还是没能修炼出一缕元气,那么便说明他没有修炼天赋,永远也无法扣开修炼世界的大门,重新变回一个凡人。

    夕阳西下,夜幕再一次降临,修炼了一整天的孙羽睁开双目,眼中一道精光闪过,此时孙羽体内终于出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五彩缤纷的元气。

    “我竟是最下乘天赋里面最差的。”

    孙羽露出一丝苦笑,他这种天赋,《乾坤诀》中有专门的称谓――五行废体。

    然而还没有等孙羽收敛笑容,他的脑海中的黑塔却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一股绝强的吸力把孙羽的精气神都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