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2本章字数:2087字

    “吉时已到,立刻拜堂。”随着一声高呼萧晟烨带着杨锦笙走到了大堂。

    此时萧桓和苏元香坐在大堂的主位,杨四虎和箐妃则分别坐在大堂左右两侧的副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拜堂完了之后杨锦笙被送进新房之后婚宴就正式开始了。

    “各位吃好喝好啊!”萧晟烨辗转各桌分别敬酒。

    杨锦笙被送进新房之后箐妃去找了她,虽然萧晟烨不是她自己生的但毕竟抚养了他这么多年,这个孩子有很懂事,栾氏对他又是怜爱又是心疼。这个儿媳还是之前他们从长陵回来之时萧晟烨带她进宫面圣见到过一次,一直以来也没机会见面,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她想找她谈一谈,嘱咐她几句。

    “真是一个水灵的姑娘,我们,晟烨能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啊。”箐妃看到杨锦笙不免感叹道。

    “臣妾见过箐妃娘娘。”杨锦笙看到箐妃就想起身行礼。

    “诶,不必不必,你坐着就行。”栾氏说着就坐到了杨锦笙的床前。“以后你就叫我母妃吧,别总箐妃箐妃的叫,显得生分。”

    “好的母妃,臣妾知道了。”

    “这是当年我进宫时我的母亲送给我的手镯,我本无子嗣这些年抚养晟烨长大也有感情了,心里早已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今日你们结婚,我就把这个手镯送给你了。希望日后你们两个能永结同心,相濡以沫。”栾氏说着居然有些伤感。

    “多谢母妃,臣妾一定会照顾好晋王。”杨锦笙知道自己不能推脱这番心意,倒不如痛快的收下让箐妃安心。

    “还有就是现在宫里的情况比较复杂,你除了例行进宫请安之外就少进宫。晟烨在朝堂之上没有什么职务也不会经常出入皇宫,你也不必。经常出入难免招惹是非你知道了吗?”栾氏得给杨锦笙交待宫里的状况,她自己在宫里都如履薄冰,不想自己这个儿媳在外招惹是非。

    婆媳俩在新房里聊了好久,栾氏对自己这个儿媳特别满意,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最难得的是她在这个儿媳身上找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外界对皇宫里的生活总是充满好奇与向往,年少的自己也是这样,一心想要踏进皇宫侍奉九五至尊,几经周折终于进了皇宫。刚开始的皇帝也是对她格外宠溺,时不时的临幸让她感到十分的幸运,然而韶华易逝,自己陪伴的又是万人敬仰的君王,没过几年皇上就把她遗忘在深宫后院,甚至连一个孩子都没能给她,在后宫这个母凭子贵的地方,天知道那几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萧晟烨被送到她的身边,她看着这个苦命的孩子就联想到自己的遭遇,所以格外的疼他,她甚至怀疑如果当年不是萧晟烨的出线她是否还有继续生活在那一堵高墙之中。现在能看到萧晟烨娶妻成家,她心里比任何人都要高兴。不求他能建功立业位及九五,但求能一世长安不经波折。

    等她们谈完宴席已接近尾声,栾氏也告别了杨锦笙来到宴会厅。这时萧晟烨正准备送各个想要离席的人。

    突然从屋檐顶上落下十几个身着黑衣,头戴斗篷的刺客。现场一片混乱,江一安心里也是一惊,自己这二十年来在跟着师父学习之余也一直强身健体,他自信他们伤不了他,但此刻他更担心的是箐妃的安危,那个苦命的女人好不容易熬到了自己儿子的婚礼,千万别在今天出什么事啊。

    “保护好皇上和两位娘娘!”陈匡对自己手底的几个手下说完就拿着刀跟那些刺客拼杀了起来。由于是晋王的婚礼,除了那些禁卫军以外所有宾客都是不准带武器赴宴的。况且一大半的人都是文官,手无缚鸡之力的,伤亡肯定是避免不了的,此刻陈匡要做的除了保护好皇帝的安危之外还要尽可能的降低伤亡。

    “皇帝狗贼,你可还记得二十年前的旧案,这么多年你的内心可有一丝愧疚?今天老子就来替天行道,报将军之仇!”为首的那个男人摘掉斗篷,脸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疤。陈匡一见那个人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林戎兄弟,怎么是你?”

    “哼,陈匡小儿,你还有脸叫我,你难道忘记姜肃将军当年对你的提拔了吗?我等了二十年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令狐老贼皇帝老儿,今日我林戎来为姜府上下四十口性命报仇来了。”那个叫林戎的刺客说完就向萧桓那边杀了过去。

    “兄弟,你这又何苦呢?”陈匡叹了一口气就与他厮打起来。

    那些宾客此刻都争相往门外逃窜,他们大多都与二十年前的旧案无关,所以那几个刺客也没有去为难他们,他们的目的就只有令狐赦和萧桓,毕竟他们当年那个案子一手策划那案子。

    门外那帮禁卫军问声也赶紧前来护驾。江一安看到萧晟烨在一旁黯然流泪,想必看到此幕想起来以前的那些伤心往事了吧。

    虽然那些刺客一个个身手了得,但毕竟难以抵挡禁卫军的人多势众。很快十几个此刻除了那个领头的林戎和两个武艺更高的刺客以外全部被杀。另外三个也被控制住了。

    这次来的宾客也死了十几个,还有二十多个禁卫军也牺牲了,其中官阶最高的应该是吏部尚书王书山了。

    “把他们几个押进刑部大牢,择日问斩。”萧桓黑着脸对陈匡说完就摆手离开了。走到萧晟烨面前瞪了他一下。萧晟烨赶紧起身送他们离开。

    “微臣遵命!”陈匡说完就差手下把这三个给绑了。

    “将军,小的不才,不能给将军报仇,现在小人来见你了!”林戎哭着说完就把头给低下了。

    江一安心里想着这一次晋王可是摊上大事了,这些旧案都是和他息息相关,再说这又是他自己的婚礼,自己得想个法子帮他脱身。

    陈匡带着刺客走后晋王府的下人赶紧就清理现场。萧晟烨担心杨四虎他们受到惊吓也去看望他们去了,江一安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想着这次怎么才能帮萧晟烨度过这个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