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2本章字数:2511字

    萧晟烨慰问完杨家人之后也是十分的苦恼,自己这么多年一来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日这事一出恐怕自己也难逃关系。萧桓走的时候那表情明显是对自己不信任,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与此事彻底划清界限呢。再说那个林戎也是舅舅的老部下,这么多年潜心寻仇也实在是忠心耿耿,自己难道就这样坐视不理吗?越想萧晟烨越是头疼,于是就径直走到了江一安的房前敲了敲门。

    “江先生睡了吗?”

    “是殿下啊,快快请见!”江一安开门看到萧晟烨赶紧就请他进屋。

    “先生今日受惊了吧!是本王照顾不周,还请先生见谅。”

    “殿下说的哪里话,小生自然没事。对了,杨员外他们还好吧?”

    “他们都没事。唉!这次我恐怕是不免受到牵连了。”萧晟烨说着叹了一口气。“今天白天那些人都曾是我舅舅镇远大将军姜肃的部下,我舅舅当年蒙冤被赐死边疆他们就不知所踪,想不到今日却在我府上刺杀父皇。父皇天生好妒肯定会怀疑我主谋此事。这次肯定会降罪于我。”

    “殿下不必着急,你是皇上的亲生骨肉,想必他不会责罚于你的。”

    “呵,亲生骨肉,我那个大皇兄还是他的嫡长子,现在还被禁足于西南,皇室家族里就没有亲生骨肉只说,只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之争。”说完萧晟烨又是叹了一口气。

    “殿下若是不嫌弃,在下有一计或许能保你平安无事。”江一安看着萧晟烨这么心急便准备献计。

    “哦,如若先生能助我逃过此劫那我定会保先生一世无忧。”萧晟烨听说江一安有办法保自己平安两眼都快发光了。

    “皇上好猜忌,这次他必定会猜想你是否与此事有关联,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他肯定不会直接怪罪于你。他今日临走之时对陈将军说择日处死刺客并没有说想要深究此事,所以殿下你大可不必太过担心。明日你就进宫主动向皇上请罪说你护卫不周让他受到惊吓请求他的处罚,凭皇上多疑的性格在没有肯定的情况下不会轻易的怪罪于你。”江一安料定皇上不会深究此事便缓缓说来。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也罢,我明日就进宫像父皇请罪。”萧晟烨知道自己这事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眼下最靠谱的还是江一安所说的主动请罪让萧桓和令狐赦没有理由来找自己的麻烦,一味的躲着不见他们才会让这件事越来越难办。他知道萧桓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他与此事有关联的话必定不会难为自己,只是恐怕让他心里一直有所猜忌的话自己以后在宫里的生活恐怕没那么好过。相比起这事他更加头疼的事今天白天那个刺客,毕竟他曾经是自己舅舅手底下一个忠心之士,如今为了旧主竟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前来报一桩大多数人已经遗忘的旧仇,实在另人佩服。林戎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在萧晟烨的心里掀起了一丝涟漪,他在心底问自己这么些年他难道已经忘了二十年前的灭门之仇了吗?

    “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先生早点休息。”

    “好,殿下慢走,有什么事明日我们回来再说。”江一安看出来萧晟烨心底还有什么事没有跟他坦白,他也知道这件事肯定不是萧晟烨担心今日之事怎么向萧桓交待,那就只能说林戎的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萧晟烨就独自进宫了。他先来到了栾氏的寝宫,因为这时萧桓和皇宫各个大臣还在早朝,吏部尚书王书山昨日被刺死于晋王府,朝廷给他家里发了一笔抚恤金,但是吏部尚书这个位置还一直空缺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代替,朝堂上为了此事忙成了一锅粥。后来萧桓决定先让户部尚书柳震暂且代管吏部的大小事务,这个柳震是六部尚书里面唯独没有与令狐赦同流合污的两位尚书之一,另外一个是兵部尚书唐德川,这人也曾经是姜肃的部下。

    箐妃看见萧晟烨来寝宫找她很是开心,拉着他絮叨个不停。

    “昨日刺客的事情你想好怎么跟你父皇交待了吗?他昨日回来的路上很是气愤,想想他可能怀疑你与此事有关了。”箐妃心思缜密早已料到萧桓认为此事与萧晟烨有关。

    “昨日之事事发突然我也没有想到会有刺客会来刺杀父皇,但我的确和此事没有关联,今日我进宫就是来向父皇请失察之罪的。”萧晟烨也是这时也是非常苦恼。

    “那你等你父皇退朝之后去御书房找他吧,你千万可别与你父皇解释你与此事没关系,他这人好猜忌,你越是这样说他肯定越会怀疑你。”

    “孩儿明白。”

    过了一会儿就退朝了,萧晟烨也离开了栾氏的寝宫前往御书房找萧桓。

    来到御书房门口萧晟烨看到李全正站在门外。

    “哟,晋王殿下这是来找皇上吧?”阴阳怪气的声音让萧晟烨浑身都不自在,但他确实是惹不起这位公公。

    “嗯,烦请李公公禀报一下父皇。”

    “好,殿下你稍等。”李全敲了敲御书房的门“陛下,晋王殿下在门外求见。”

    “让他进来吧!”屋内传来萧桓慵懒冗长的声音。

    “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家父子之间见面从来都是这么复杂的规矩。

    “起来吧,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今日也不是请安的日子。”萧桓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

    “儿臣今日前来是特地前来跟父皇请罪的,昨日的刺客时间是儿臣事先失察,让父皇受惊了,儿臣罪该万死。”萧晟烨开门见山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这样啊,这事也不怪你,实在是那帮刺客太无法五天了,光天化日竟敢刺杀朕。再说这事有什么可受惊的,想当年朕驰骋沙场之时哪天不是过着刀口上嗜血的日子。无妨,无妨!”萧晟烨看萧桓好像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或许是这么多年的沉寂让他对自己早已放下戒备之心了吧,但有些事怎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让人遗忘呢?

    “那是,父皇您当年可真是天下第一勇士,从起义到推翻前朝暴政只花了短短五年时间,真谓真龙天子。”萧晟烨知道萧桓喜欢听有人夸赞他以前的威猛故意拍马屁给他听。

    “哈哈,现在老了。对了,今天你正好来了,朕有一件事想听听你的观点。吏部尚书王书山昨日被刺身亡,现在吏部群龙无首,你看现在朝中有谁有能力可以顶替这个位置?”

    萧晟烨心想萧桓从来不让自己干涉朝政难道这是要试探自己不成?“儿臣对于朝堂之事从来都不了解,这事你还是跟大臣们商量商量吧。”

    “整日就知道烟花柳巷纸醉金迷,朕让你们平时没事多看看书,你们这几个兄弟没一个让朕省心的,关键时刻没有一个可以为我分忧。算了,没什么事就下去吧,我这里还有这么多奏折要批呢!”

    “那儿臣先行告退。”萧晟烨挨了一顿骂之后就出来了,但是万幸萧桓好像没有怀疑这事与自己有关。

    萧晟烨出了皇宫就直奔陈匡府邸而去,他现在急切的想要知道林戎的情况,现在自己的事已经解决,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戎就这么被杀头,他必须的做点什么,哪怕最后救不了他,他也无愧于九泉之下的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