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孤独的少年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3本章字数:3142字

    <武战六界>

    清晨天际间刚刚泛起鱼白,照亮了这大漠深处不起眼的小村落,这是华夏古国一个大漠边缘的村子,村落四周有小山包围着,宁静的村子里不时有几声犬吠声传来,而村子外面则是一望无尽的大漠。就在村外的小山包上有一个孤零零的身影,他叫冥夜,从小就生活在这个村子里,一身干净朴素的布衣,黑色短发,瘦瘦的身材,小麦色的皮肤让这瘦小的身材显得没那么弱不禁风,一双明亮的眼睛显得有些呆滞,望着天边发着呆。

    “啊”正在发呆的冥夜被突然从背后拍出的双手吓了一跳。

    “大早上不睡觉,跑出来发什呆呢”一个女孩咯咯的笑着问道。冥夜回过头发现原来是风灵歌,白色的长裙,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精致无暇的脸蛋,洁白如玉的皮肤,才十来岁就有着高挑诱人的身姿,大大的眼睛带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正看着冥夜,冥夜竟看的有些痴了。风灵歌是从小和冥夜一起玩到大的,两人的感情很好,彼此都很喜欢对方。

    “看什么呢,问你话呢”风灵歌挥舞着玉手又拍了一下冥夜。

    “哎,没什么,就是村里人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冥夜从痴迷的神情又恢复到了呆滞。

    就在前一个月,冥夜的父母带着他一起到大漠边缘的一条河里捕鱼,遭遇了风暴,船翻进了河中,冥夜的父母不幸遇难。

    冥夜也差点被河水淹没,就在他快奄奄一息的时候,身体顺着水流流进河里一处山洞,他用最后一点力气爬进了这处幽暗的山洞里,因此而幸免于难。

    在山洞里他发现一本尘封的古书,里面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图形和文字。

    冥夜也没来得及观看,趁自己恢复了力气就开始寻找出去的路,正巧这条山洞可以通道河流下游的一处岸边,这样他安全的回到村子里,这才发现父母已经不在了。

    这让一个从小就活泼开朗的孩子遭受了重重的打击,他向村民讲述他的遭遇,而他的好朋友和村里人都不相信他讲的,他拿出古书想证明自己,但却发现这本古书只有他自己能看见,别人却什么都看不到,这让他又惊奇又懊恼,惊奇的是这本书太怪异了为什么只有自己能看见它,懊恼的是自己解释不清楚自己的经历。

    但是风灵歌却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这也让冥夜得到一点点安慰,也是因为风灵歌这段时间的陪伴才使得冥夜从丧失双亲的悲痛中渐渐地走出来,但是还是有时会发呆,就像今天这个样子。

    “没事的,我相信你就好啦,别想这些了,走啦,回家吃饭了”风灵歌伸出玉藕般的手臂拉着冥夜就往村里走。

    冥夜被风灵歌牵着往风家跑去,风家客堂一张四四方方的饭桌上已经摆放好了稀饭小菜。

    “风伯伯好,我又来蹭饭了”冥夜对坐在主位上的风灵歌的父亲恭敬地说道,风伯伯面带慈祥的笑容说道“快去洗手来吃饭吧”。

    自从冥夜父母遇难以后,风灵歌就成了饭票,天天来这里吃饭,风灵歌的父母对冥夜很好。

    听冥夜的父母说,风灵歌的父母是很多年前才来到这个村子的,当初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风灵歌的父母都受了伤,是冥夜的父母在村外的荒漠上发现了他们,把他们接到冥夜家,救了风灵歌父母的命,后来他们就住在这个村子里了,所以他们两家的关系很好。

    这时候风灵歌的妈妈端着一盘刚炒好的菜出来了,“快吃饭了”对着两个孩子说道。这样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早饭,冥夜帮着收拾了一下就回家了。

    冥夜推开自己的家门,这是村子里非常普通的一户石头砌的屋子,屋里面只有两个石凳,一张石桌,还有一张木床。

    自从父母离开以后,屋子里就收拾的剩下这些东西了,风灵歌经常过来帮冥夜收拾屋子,屋子很单调但是干净整洁。

    冥夜走进屋里坐在床上,从床底下拿出那本他在山洞里捡来的古书,翻开仔细的阅读,这是他读的第九遍了,他不知道里面画的写的是什么,但是总有一种吸引力驱使着让他弄懂里面的奥秘,这是他得到这本书以后每天常做的事,自从得到这本书以后,每天都在钻研,也很少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耍了。

    研读了很久,冥夜放下手中的书,“哎,还是没看懂”冥夜又一次叹气,索性把书往床边一扔。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回忆书中的内容,渐渐地睡了过去,在睡梦中书中的画像一张一张的从他的脑海里飘过,这让冥夜很兴奋,因为之前几次读过都没有这种现象,冥夜下意识的模仿着,渐渐地他发现浑身膨胀着,这可把冥夜吓坏了,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膨胀好像要爆炸了一样,就在要承受不住的时候,他突然从睡梦中醒来,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还在那张木床上,发现自己身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他拍了拍胸“吓死我了,还以为英年早逝了呢”。

    但是床已经被自己的汗水给打湿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冥夜若有所思,他急忙把书翻开,发现之前看不懂的古书,好像慢慢的像一幅幅画卷出现在眼前,配合着刚才梦里所梦到的开始舞动起来,随着熟练的动作有条不紊的展现出来,冥夜发现从自己的体魄中传来一丝丝疾动的气息流向自己的血液,游走自己的全身,这让他又惊又喜。

    伴随着动作的结束,这时一道光束从书中窜出,直窜到冥夜的眉心,一道幽暗的光亮一闪没入了眉心之间。冥夜睁开眼睛并没有发现刚才那道光束,此时冥夜的眼睛更加明亮了,他伸展一下四肢自言自语道“这本书果然有很深的奥秘,不知道能不能练成绝世武功,但是现在看来强身健体的功效还是有的。”

    刚才那丝气息让冥夜觉得浑身都非常舒服,他还想再练习一遍,这时才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湿透,身体也感觉到很疲惫了,于是洗了个澡回到床上渐渐地又睡了过去。

    一觉起来冥夜发现天色已经黑了,也不是很饿就继续把古书翻开钻研,他这才发现自己睡前舞出的动作只不过是古书其中的一页而已,于是他翻开古书的第一页按照顺序开始,坐在床上双腿盘膝而坐,双手向上张开手掌向上放在腿上,按照书上的功法吐纳气息,可是练了半天全无先前练习的时候有舒服的气流贯穿全身。

    “这是怎么回事,一点效果也没有啊”冥夜自言自语道

    “那是因为你还没贯通血脉”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啊,是谁?”把冥夜吓得从床上蹦下来,环顾四周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

    “风儿,你别闹啦,我在练功呢。”他还以为是风灵歌又在搞怪

    “谁是风儿,我都可以当你的祖宗”那个苍老的声音又说了一句,这次冥夜仔细的分辨,这种带有苍老气息且底气如洪钟般的声音确实不想风灵歌学出来的

    “你在哪,你到底谁。”冥夜脑袋前后左右快速摇摆着想要找到声音的来源,发现石屋内只有自己一个人

    “不用找了,我就在你的脑海里”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脑海里,你从哪来的,是谁啊?”

    老人突然沉默了一会,发出一声叹息“哎,那得从你手中这本古书说起,据说在上古时期,举世混沌,天地初开形成了此书,此书名为源书,它本身就是一种上古神器,但是用法无人得知。当初此书现世人间以后就一直被各个国家争夺,

    其中我也参与了此上古神书的争夺战,经过长时间的争斗每个国家都耗费的大量的战力,都为了早早结束这场旷日已久的争斗把书据为己有派出了最强武者……”

    说到这老人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整理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在争夺战场上,地面上,目力所能及之处全都是互相战斗着武者,沙尘、血肉、喊声交织着,宛如一台巨型绞肉机一样。境界更高的武者会战与天地之间,这种级别的战斗时拥有者足可以毁灭性一个国家的能力,举头望去可见云层背后一圈圈的光晕,美丽如道道彩虹,那场战斗整整经历了三天三夜,最后我在与一位至尊强者争夺古神书的时候,那位至尊强者就要被我打败的时候用出了同归于尽的招式“万法归一”,

    龙吟鬼啸般的声音震慑了整个大地,万点耀眼光芒布遍整个天际,所有的人们都停下了,望着天际间有光亮渐渐暗淡的光点,剩下的只是夕阳残血映满整个天空,神书也因此站而破碎成了三个部分洒落各地,而我也因此肉身毁灭,还好在我发现已经来不及的时候自碎灵识与肉身分离,否则我就会形神俱灭,因为神书破碎不知所踪,这个大陆也就渐渐地平静下来,而我的灵识也散落各地,其中你这道灵识正好散落到此书当中,在你修炼古书中的功法时破开了封印,我才得以找到你这个宿主,我叫古老……”这时候老人的说话被打断了

    “那你为什么找我做宿主,那我以后还怎么生活”冥夜气愤的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