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定情信物

    更新时间:2018-11-10 16:30:11本章字数:1137字

    这虞儿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在之前,她早就了解清楚了这苏婉清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又道“苏小姐这嫁衣真是堪比本宫出嫁时的料子,想必苏小姐花了不少功夫吧。”

    苏婉清骄傲的瞧了一眼自己红色的嫁衣,回了虞儿一句“那是自然。”

    虞儿笑了笑,坐在了沈祁的旁边。

    大婚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大家都疲倦的回府了。可是有几位偏是要去太子府坐坐,也不好得罪。毕竟这皇位是谁的终究是个问题。

    马车里,沈祁紧紧握着虞儿的手,昨日被误会的事情似乎已经烟消云散。只留得虞儿一人痴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到府里,余知府的夫人,刘氏感叹道太子妃与太子的恩爱。便不经意提起道:“太子妃娘娘真是嫁对了人啦!何人不知前些日太子奋不顾身跳进那刺骨的冰水中去救太子妃。”刘氏望了望沈祁,沈祁却眼神游离,没有回答什么。

    虞儿眉头拧到了一起,细细回想着那日的事情。“可本宫落水时醒来第一眼见到的是徐太医啊?”她不禁将疑惑说了出来。

    方氏呵呵笑了笑,饮了一口茶水,“娘娘是在说笑吗?这徐太医只是为您诊了诊脉,可最终还是太子殿下将您救下的呀!”

    “什么?”她想了想,望向了走神了的沈祁,匆匆找了个借口让这些让人烦躁的权贵的妻妾都请了出去,将所有大殿内的宫女都请了出去。

    她的脸涨得通红,一想到昨日的言辞,便低下头不敢看他。“对不起。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以为是徐晟救的你?”他斜眼看了眼女子,便将视线移了开。

    “今日之恩,她日我方虞儿定当涌泉相报!”

    “你答应我一件事即可。”

    “你说。”虞儿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昨天自己这样对他,不会直接赐一条白绫让自己吊死吧!

    “ 接下来我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你都不许生气,离开这太子府。”

    这句话像极了从倔强的小男孩嘴中说出的话,虞儿就嗯了一声。

    沈祁慢慢靠近方虞儿,将她的头发剪了一撮下来,又将自己的头发剪了一撮下来。拿了一个细细的红绳捆了起来。

    “你知道这叫什么吗?”沈祁看着方虞儿,像极了将军看着苏婉清的眼神。

    没等虞儿开口说话,他独自回着“从此,我们就是结发夫妻了。你不弃,我不离。”

    “虞儿,可好?”

    这一刻如果是永恒,会不会很幸福?

    男子眼中尽是温柔,可这些日子的相处,为何自己心中的柔情已被尽数驱散?

    “沈祁,我今日身子不适,待我明日再细细回答你的问题,好么?”虞儿知道这句话是做不了假的,与其拒绝,不如好好思考一番如何婉拒,却又不伤人心的话。虽然自己依靠他的目的,最终也是想回到自己那个世界的。算利用吗?还会回的去吗?

    沈祁眼里满是失落,默默的点了个头,就出去了。

    “为什么,我心里想的还是你......我明明忘了你......”喑哑的说了出来,伴随着哽咽。

    看来自己要办的事情多了去了,不仅要把苏婉清那边处理好,这边还要顾及着沈祁,还有着紫沣为何要毒害自己......一件件,一桩桩都是需要自己来思考的。这古代,每一个时辰真的都特别难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