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道玄神狱劲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5本章字数:1950字

    “你很强,不过也仅止于此。”常乐双手打出一个奇异的印诀,立刻自肚脐母穴处浮现出一道奇异的纹络,自纹络处生成一层坚固的玄力护罩,包裹了常乐全身。

    术纹出,此战应该不会再有意外了,陈乌暗想。

    “挺不错的,是凡阶下品玄术凝结出的玄纹。”林子佳赞赏的说道,不过这赞赏在常乐看来,怎么也是嘲讽。身形晃动,常乐再次跟林子佳贴身肉搏起来,奇怪的是常乐不躲不避,任由林子佳一拳轰在胸膛,光罩青晕流转间将劲力悉数化去,常乐乘机一拳轰出却与林子佳的一掌对在了一起,玄力巨波将林子佳震退。

    “你已经失去了你的优势,受死吧。”常乐疯狂的挥拳,完全没有章法,林子佳游走于常乐周身,时不时出拳于常乐硬撼。

    常乐的右手亮起青色的光芒,呼啸的拳风带起气流重重的砸在林子佳的胸膛上,砸的他气血不稳。土行宗弟子发出欢呼声,而苍灵宗弟子脸上一片失望之色。揉了揉胸膛,林子佳暗喝一声道玄神狱劲之暗劲,母穴内诵经之声悠悠,玄力以一种奇异的轨迹暴转,林子佳的双手漆黑的似乎能滴下墨水一样,暗藏在皮肤下的纹络似液态般流动,双手打出神狱劲的起手式,天地间的玄力似乎都有几分躁动不安。

    “架势不错,可惜还是要死。”常乐握手成拳,又是一拳轰出,林子佳对准拳势,右手一引,常乐只觉得陡然间自林子佳的右手上传来一股奇异无匹的吸力,根本无法摆脱,加之先前身体的冲势,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林子佳左手如电,插在常乐肚脐玄术凝结成的玄纹上,咔嚓,光罩与术纹碎裂,林子佳的左手毫不留情的拍在母穴处,常乐痛哼一声,母穴处侵入的奇异劲力让他痛不欲生,但林子佳右手的吸力让他无法摆脱他的控制。

    林子佳一脚踢出,这一脚力沉无比,常乐就像弓着腰的虾米,被踢进了土行宗的人群中。

    形势再一次逆转,苍灵宗弟子高声欢呼,林子佳正欲转身回去,却听见常乐虚弱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我还没有输,你站住,我们再来过。”虽然虚弱但却充满了坚定。

    “我的玄力已经侵入你的母穴,你若强行出手,对以后修行不利。”

    “只要你接下我这招,我认输。”说罢常乐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手捏印诀,全身青色光芒大盛,玄力自背后汹涌而出,似要化形成一对羽翼。

    “竟然是玄技,小珊,待会不要留手,将另一个给我打成猪头。”李心莲对那位名叫小珊的少女说到。

    “嘻嘻,没问题。”少女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颇有几分自信的样子。

    林子佳不敢大意,全身的玄力奔腾,母穴处灿若星辰,发出耀目的青光,右掌探出,一只黑色的玄力大手成型,只不过这巨手残缺不全,隐隐不见五指,暗喝一声神狱手,右手一握,玄力大手狠狠向常乐抓去,此时常乐背后的羽翼一挥倒卷而出,交叉形成玄力十字斩向巨手,只见大手狠狠一攥,羽翼便消散在了天地间,与此同时,常乐心神受损,嘴角处逆血不断流下。没有人察觉到林子佳的身形也微微晃动了一下。

    “你输了。”林子佳转身向苍灵宗阵地走去,此时他还真怕陈乌对他出手,果然以他筑玄一重天的实力不断施展道玄神狱劲还是太过勉强了些。不过走路的姿势还是很装的潇洒的,一阵寂静过后,苍灵宗弟子发出震天的欢呼,本以为会输的一战却来了个大逆转,首战告捷很不错。接下来几乎所有弟子都想这家伙不会是因为头说的输了就得交出玄石才这么拼命的吧,平常也没见他这么生猛。

    倘若林子佳知道这些家伙的想法会不会气的吐血,他此时却在痛心疾首,暗呼亏大发了,当时只问了输了有没有惩罚,却忘了问赢了有没有奖励,此刻再去问,李心莲绝对会旧账重提,先把玄石收回去,然后再奖给他,亏大了。林子佳不动声色的回到人群中手握一颗凡阶下品玄石,运转起他修习的不入阶的《火木功》来吸纳玄气,恢复他体内的玄力,大家见他战后疲痹,也没多说,暗自将他围起来保护在中间。

    小珊对着李心莲问道:“待会我要不要留手?”

    “看你心情吧。”

    “我要赢的比他还漂亮。”少女大眼睛闪动,跃跃欲试的说道。

    接下来的战斗果真如少女所说,结束的非常漂亮,小珊是筑玄三重天的实力,已经凝结出了加持玄力光罩坚固的坚字术纹和加持速度的敏字术纹,而她的对手也只有筑玄二重天巅峰而已,小珊在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的情况下又很华丽的释放了一招凡阶玄技,舞蝶剑,绚丽的剑光差点就将于京射成了筛子,幸好及时认输才躲过了一劫。

    小珊的表现赢来苍灵宗弟子一潮高过一潮的欢呼声,甚至有些大胆的男生,更是放肆的吹起了口哨,美女不管在哪里干什么总是很受欢迎的。更何况当俏美的容颜与暴力却又充满艺术的杀人武技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那本身便是一种赏心悦目。

    陈乌看起来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李心莲看起来也没有太多属于胜利的喜悦,他们清楚的知道这只是小打小闹而已,真正决定胜负的一战,在下次的最终试炼之时。

    “走了,希望下次你的人别这么弱,让我们连交手的机会都没有。”李心莲淡淡的嘲讽道。

    “会如你所愿的,只不过结果不同而已。”陈乌不甘示弱。

    两方人马撤离了珲城的郊外,只残留着一些断尸血迹和一轮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