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法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5本章字数:1519字

    剑为百兵之祖,集许多兵器长处于一身,这奠定了它地位的同时,也让它的用法灵活多变,复杂难习,执身于剑道者,一生必极于剑,此之谓剑客。

    剑的用法有刺,劈,抹,撩,崩,绞,斩,挂,云,架,截,接下来,我便演示一遍,你用心观看。说着林霖手中凝聚出一道青色的光刃,开始演练起这十式剑法来,林子佳在旁默默观看,用心识记。

    林霖动作迅捷,其中有一种难言的韵味,让剑法看起来充满了美感。

    一遍过后,林子佳也只记得大概,林霖让他自己一式一式演练体会,自己回屋去了。林子佳拿出自己在战场捡漏的一把凡阶一品的长剑,回忆着林霖的动作,自己练习起来。

    太阳慢慢从东边趴起,期间只有子馨喊林子佳去玩,而后者似乎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在扔了一枚石子去发泄她的不满而恰好石子被林子佳的截剑砍成粉末之后,少女嘟着嘴离开了。

    汗水挥洒,剑一次又一次的被挥出,林霖挥剑的画面被林子佳烙印在心中,那种韵味和劲道的运用,林子佳的剑法完全没有。

    林子佳停了下来,因为已到午时,林霖是个很古板的人,至少在林子佳心里,他认为他父亲是这样的,午饭一定在这个时间,过时不候。

    当子馨将看起来就能勾引味觉的饭菜端上来时,林子佳虽然按耐不住,但还是要等,所有人到齐,才可以动筷。

    子馨似乎忘了刚才林子佳不理睬她的事情,眉开眼笑,很高兴。当林子佳尝了一口自己碗里的米之后,才知道又被子馨报复了,林子佳只能含着满腹的幽怨吃了那碗咸到不行的米,子馨偷笑,谁叫你不理我……

    午饭过后,林子佳还是自己演练体会剑法,每个一次的感觉,对林子佳来说就是一个突破。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霖站在院中,手握一把长剑。

    “我们来比试比试。”林霖脸色不变,但林子佳总觉得他的脸下隐藏着一种玩味的笑容。

    “子馨快来看你哥哥要被打了!”柳研喊到,“什么?”林子馨趴在窗口,看着院中的情况。

    “娘,爹很强吗?”

    “嗯,”

    “有多强?”

    “他是最强的那批人中的一个。”

    林子佳面对执剑而立的林霖,怎么都没有出手的念头,林霖的气机浑圆一体,每一次想要动手却又束手束脚,因为直觉告诉他一旦他出手林霖的剑就会划过他的咽喉。冷汗不断从林子佳的额头渗出,他必须要打破这种情况,不然不战而败。

    林子佳后退一步,同时剑从身侧斩出,他赌林霖的剑会因气机的牵引而动,果然一剑刺来,眼看林子佳的剑就要斩中林霖的刺剑,林子佳身形就要变化之时,林霖的长剑一颤,就稳稳的递到了林子佳的咽喉之前,剑锋如寒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此之谓快剑。”

    林霖话音刚落,林子佳的剑已然刺出,隐隐含有一丝韵味。林霖淡然一笑,剑慢吞吞的递出,迫使林子佳收剑而回,因为林霖的慢剑一定先刺中自己,林子佳转身一招挂剑将林霖的剑隔开,林霖顺势一回剑,剑又递在林子佳咽喉。

    “道可道,非常道,此之谓玄剑。”

    未等林子佳回过神来,林霖手中长剑青光汇聚,剑身轻吟,一剑落下,似有鬼神嘶吼,斩断林子佳的长剑,停在林子佳额头之上,所有威势似风而散。

    “引道一怒,天亦不可当!此之谓爆剑。习剑者当引此三剑之长。”

    “哥哥完全被碾压了……”林子馨嘟着小嘴说道,小时候他一直都是站在她身前最强的那个人,林子佳气海的开启,只因为自己被村里的男孩欺负,他从来不会与那些无聊的人纠缠,比同龄之人确实成熟许多,但那次气海母穴中的青光和林子佳嗜血的眼神,一直是她心中最为美好的回忆。

    林霖毫不留情,一直和林子佳比试到晚饭时间才停止,无论林子佳如何进攻,林霖总是可以防御,无论林子佳如何防御,林霖的剑总是可以递到林子佳的咽喉。

    “道有万法,遁去剩一,天地间规则隐没,存在于万事万物中,唯有掌控这些规则,才可以成为一代强者,子佳,我望你将其铭记,多多体悟,多多用心。”

    “大玄罗术和神怒我已传你,道途之上,为父也只会帮你这么多,明天,你自己去吧!”说完转身又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