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身世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5本章字数:2303字

    晚饭还是很美味的,林子佳从心底就想以后道侣一定要像母亲一样会做饭。

    晚上林子佳习惯性的吐纳完玄气之后睡觉。

    夜深之后,一个人影一闪,便到了林子佳床边,柳研注视着清秀中有几分倔强的少年,眼泪下落,八年前她与林霖在战火中将林子佳抱出来的时候,那个婴儿不哭不闹,只是睁着大眼睛,没有表情。

    到了婴儿学说话的年龄,她不知教了多少次,希望听到那个婴儿喊她一声娘,可那个婴儿一言不发,还是不哭不闹,睁着大眼睛,没有表情。

    直到有一次,婴儿生病,纵然神通盖世的两人,也是急得团团转,婴儿却开口,喊了他们俩爹娘,从此之后,他们改变了决定,要了孩子,希望在另一个小孩的陪伴下,他能够更加快乐的成长。八年,柳研将她所有的时光倾注在两个孩子的身上,没有修炼过道法神通,她只希望林子佳能够平安快乐。她有一枚盗天果,可让女修永驻容颜,凡人服食,几乎可以和仙人拥有同样的寿命,这个林霖不知。

    她教林子佳诗词歌赋,可他不感兴趣,总是会偷偷运转从村长哪里换来的一篇火木功,她担心林子佳练功出问题,之后便没有勉强。

    八年来,他在修行上异常的执着,也许,在他婴儿之时,便明白自己的家族遭受了什么。柳研理解他的倔强,可她常常心疼,八岁的小孩,在无言中承担了一切。她不想他走的太远,那样,她不能为他遮挡所有的风雨,可世间缘法,往往事与愿违。

    看着林子佳幼小稚嫩却倔强的脸庞,柳妍又想起林子佳的家族灭亡之事,林子佳的家族得到一张残图,很快有谣言传出那是记载了绝世宝物仙青源剑线索的残图,林家很快做出反应,生怕引祸上门,将那张残图拍卖,但第二天,被神秘势力举家灭族,林霖与林子佳生父乃是好友,赶去相救之时,在强大势力之前,只来得及救出林子佳。柳妍不知当时仅在襁褓之中的林子佳为何会得知血海深仇,为何非要修仙呢,只能归结于当年被灭林家的手段,想必他们是希望林子佳给他们复仇,但太过为难一个孩子了啊,想到这里,更加疼惜林子佳了。所有的点点滴滴化作一颗泪水,柳研双手结印,银白色的规则之链层层交织,将泪水包裹之后,落于林子佳胸膛,消失不见。

    第二日清晨,林子佳起床修炼,大玄罗术比起他从村长哪里换来的一本火木功相比,实在是高明了太多,林子佳清晰的感知到缕缕玄气被身体吸收,最终汇入母穴之中,原本如泉般的玄气之流,以可感的速度开始扩充起来,母穴之中,点点灵光闪现,照亮了更多悬浮在母穴之上的青色经文。

    吐纳完毕的林子佳起身之后发现林霖站在他的身前

    “修炼初期你可在日月交感即日升日落之日面其而坐,此时天地之间霞气极盛,阴阳二气衍生,将其纳入体内,对神魂滋养,肉身哺育皆有好处。”林霖不淡不咸的说道。

    “嗯,孩儿谨记。”

    “我会将馨儿留在身边,日后她修为强大,再让她外出游历,不过她从未出过远门,这次想和你出去看看,你试炼开始之前,就可让她回家,我会赐予她神通,你不必担心其安危。”

    “孩儿知道了。”林子佳点头。

    “午饭过后,你两人便可出发。”说完转身又回屋了。

    林子佳又开始演练起剑法来,这次子馨异常的没有打扰他,而是盘坐在旁边,认真的修炼起来。

    默默体会每次发劲差异所带来剑法效果的不同的林子佳突然被一阵狂风掀飞,摔了个狗吃屎。

    原本平静的小院此刻却是天地玄力暴动,狂风呼啸,而中心位置却是子馨所在,林子佳一个疾冲,虽然不太明白情况,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把子馨救出来,身形刚动的他却被林霖扣住了肩膀。

    “子馨这是异体觉醒,并无危险,你在旁观看即可。”

    柳研不知何时也到了院中,林霖长袖一挥,在院落之中出现了一个结界。三人聚精会神的看着风暴中心的子馨,此刻她秀眉紧蹙,似乎在承受着痛苦。

    自其母穴之中出现点点仙光,与天地玄气互相纠缠,在背后隐有一只蝴蝶显形,似乎跨越了万古,断了梦幻。随时间流逝,那只蝴蝶虚影越发凝实,美到极致,双翅极长,上面似是烙印了万古道纹,扇动之间,可裂青天。

    “似乎是梦蝶仙体。”柳研开口说道。

    “虚虚幻幻断万古,太古梦蝶,子馨福缘不小。”

    “爹,什么是梦蝶仙体?”

    “天地之间有一种人生而与人不同,得上苍宠爱,造化之妙,修道之路相对平坦许多,我们将之称为异体。自太古流传下来一本《体书》,对所有出现过的异体作有介绍和深刻的研究,类似于子馨这种,叫做梦蝶仙体。”

    “凡体之中,也不缺强横之辈的,子佳你不必灰心。”柳研对林子佳说道。

    “娘,我知道的。”林子佳一笑。

    “林,你可看出子佳是什么体质,按理说他不可能只是凡体啊?”柳研对林霖神魂传音。

    林霖眼皮一跳传音到“我也没看出来,但他神魂异常强大,其他方面不突出,与体书上记载的体质都不相符。”心想我要是告诉你,你就算是将他捆起来也不会让他去修道的。

    “子佳,我与你神魂传音,你不要说话,关于你母穴之中的异象千万千万不可跟你娘提及,否则她杀了我也不会让你修道,道途艰险,与天争,与己争,切记。”

    林子佳虽然奇怪父亲怎么知道他母穴之中的情况但也没有露馅,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子馨背后的仙碟翅膀扇动,将子馨包裹起来,演化各种仙家异象,最后尽数收敛与子馨体中,异象散去,子馨全身喷薄瑞光,盏茶时间也全部散溢,最后在眉心之中,出现一枚蝴蝶印记。

    不明情况的子馨睁开眼就看到三人看着她,觉得有些奇怪,便开口问到“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林子佳走上去,摸了摸她的头“子馨以后强大了可要保护哥哥啊。”

    “嗯嗯”少女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可他们谁都不知道,她一直都想成为那个可以站在他哥哥身前的人。

    “子馨,你是一种很强大的体质,以后可要多多努力。”林霖对他这个女儿也是没有办法。

    “嗯嗯,会的会的。娘,我是什么体质?”

    “梦蝶仙体,很厉害呢!”

    “那好,以后你们都由我保护了。”小姑娘小手一挥,颇有一种舍我其谁得感觉。只不过突然觉得有点别扭。

    “哥,把你的手从我头上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