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期周镇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5本章字数:1929字

    林子佳心里暗想逃走的大汉会不会返回为其他两人收尸,那样便可趁机将他击杀,但大荒之中血腥之气往往会引来凶兽,再说能够回来收尸,也算是有情有义之人,不必赶尽杀绝。

    林子佳手握一颗凡阶下品灵石,快速回复体内耗尽的玄力。

    两人继续赶路,大荒中的莽凉与雄壮让子馨兴奋不已,大荒是凶兽的天下,人迹罕见,草木茂盛,奇木异草遍布,传说其中有大凶盘踞,不然早已被宗门部落侵占,也不会有如此罕见之景。

    两日后,一座黑色的城池横亘在两人身前,城墙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高有三丈,一色黑晶石铸造,其上血迹暗红,与底色混合在一起,说不出来的妖异。

    “哥哥,那些血迹是怎么回事?”

    “大荒之中的凶兽有时会暴动,兽潮会冲击修士占据的城池,无尽岁月以来,不知多少兽血与修士之血,撒于城墙之上。人与妖之间,矛盾根深蒂固,修士猎杀凶兽,获取他们的妖丹与珍贵的炼器与炼药材料,凶兽吃掉修士,获得我们血肉之中的灵性与精气。以后要小心防备妖兽。”

    林子馨听完,拍拍胸脯,“这么可怕?”

    “一切都是资源之争!”

    在缴纳了两颗凡阶下品灵石之后,守门城卫见林子佳身穿苍灵宗外门弟子的服饰,便没有刁难与他。

    进城之后,与大荒的原始苍莽一般,这里的建筑风格也是苍凉中弥漫着沧桑,古朴中不失大气。

    “哥,那座楼好高啊,是干什么的呢?”

    目光所及,一座高入青云的阁楼闪烁着五彩的阵法光泽。

    “天千商会,据说其分会开遍了整个人族,财富之多,不可想象!”

    在林子佳的概念里整个人族是很大,但年幼的他怎么知道无垠宇宙之中整个人族意味着什么。

    “那座碑又是什么啊?我感觉它好奇怪的样子。”子馨眨着大眼睛问到。

    宗门里的师姐对我说据说那是苍灵宗开派老祖苍灵仙人手立,又有传言说其下镇压了绝世大凶,也有人说里面藏着苍灵仙人成仙的秘密和他的仙法。

    “呃,什么是仙人?”子馨觉得今天她知道的新鲜事比她一辈子知道的都多,虽然她的一辈子只有六年,原来外面这么好玩,怪不得哥哥老往外面跑,会不会有一天他被这红尘羁绊,不要我了!胡思乱想乱想的小女孩有点失落,下意识的靠近了林子佳,仿佛这样,会觉得安全一点。

    “仙人,无量自在,劫不加身。”

    林子佳领着子馨在城里逛了起来,修士较于凡人,有更悠久的寿命和更为强大的天赋,修行之余,也有研究各种稀奇古怪方面的修士,另外为了更好的获取资源,修士的生活日常研究兴起,在期周镇有一条乐修街,便是修士的销魂窟,好事者说玄石满载进,底裤脱光出。

    大荒凶险,期周镇作为苍灵宗的边陲之镇,每年有年龄二十而无法进入突破进入入玄境界的外门弟子补充到这里作为兵丁,也有强大的内门弟子作为历练任务值守,安全自不用说,这样的城镇往往成为散修的聚集之地。

    城内人来人往,各种吆喝叫卖,好不热闹,而此刻子馨骑在子佳的肩头,捂着他的眼睛,不知道旁边谁说了一句看那个小女孩骑着一头人形坐骑,子馨立马学会坐骑这个词,催着林子佳前进,林子佳满头黑线,故意走的摇摇晃晃,最后发现小手抓的他头疼,只能乖乖走路。林子佳凭着感知,带子馨进了乐修街。

    第一次来这里的林子佳也是惊呆了,纯体墨晶打造,街道也是墨晶铺就。期周镇的城墙能够如此,是因为苍灵宗屹立五万年不倒传承的底蕴,天千商会的楼阁如此因为人家是名贯人族的大商会,墨晶坚韧,难以损坏,又有很好的玄力贯通性,这决定了它也是很好的阵法承载材料,竟然被用来铺街。

    坐在林子佳肩头的子馨不断拨弄着各个店铺的小玩意,看而不买,看在子馨可爱的份上,店家也不多说什么。

    途中林子佳给她买了个面具,和一个聚灵符,这种蕴含聚灵阵的小符篆,有清气提神的效果。被林子佳骗了喝了一口美酒的子馨辣的小脸通红,在他肩头上张牙舞爪打醉拳。

    最后两个人抢着吃美食,原本就吃不多的小丫头只能气鼓鼓的看着林子佳大快朵颐。半天游玩,林子佳的身家已然无几,林子佳将林霖交给他的符篆激活,子馨身边银色光芒乱闪,还没明白什么情况就被林霖的空间神通带走了。

    林子佳也是第一次来这座古城,苍灵仙人的手立之碑,前几次任务闲暇之余几乎大家都会提起,这次林子佳决定去见识见识。

    苍灵仙碑,这是修士对它的称呼,林子佳一路走向城中心,到了跟前,林子佳大致判断出仙碑高有十丈余,宽有五丈余,其上杂乱的分布着一些深浅不一的剑痕,仔细看去,这些剑痕似乎又组成了一个图案。

    “喂,你们看,又有个不知深浅的小子在创仙碑力域了!”旁边酒楼里有人注意到林子佳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好高骛远。”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说道。

    “老头,听说你和现任苍灵宗主是同一时代的人,给我们讲讲他的事迹吧。”

    提起这件事,老头似乎来了兴致,宗主的事迹,你们也听的差不多了无非就是斩了血煞宗的圣子,泡了土行宗的圣女,破各种修行记录,下面我就讲个与仙碑相关的秘闻,当年宗主创仙碑界域时也只走了三步。

    “此话当真?”

    “小叟当年有幸就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