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腐尸惊魂

    更新时间:2018-11-10 16:25:16本章字数:1990字

    煞渊上空有光雨散落下来,众人知道应该是阵法已被破。

    “百眼,这阵法好厉害啊,你对阵法了解多少?”

    修玄一途,本来是以玄力求得长生之道,可说要长生,及其不易,很多修士本源消散而死,也有人在其他的道路上寻求突破,追寻大道,于是便分了很多流支。阵法是一途,炼器与炼药也是一途,阵法师与炼药师们,掌握了这天地间极为特殊的规则,也掌握了强大的力量与丰厚的资源。炼药炼器师地位尊崇,人脉恐怖,少有人敢惹他们,阵法师则更为恐怖,强大宗门的护山之阵,便是阵法师设计的,他们有着一个宗门倾其宗门力量的承诺,更不要说威力巨大,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坑杀万人的阵法了。所以不要轻易与他们为敌。

    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林子佳对百眼也是极为佩服,也让他坚定了读完所有志怪神话的决心。

    林子佳将煞珠交给了李心莲,看着地图,一脸忧虑的样子,说到“我们修整一天吧,这煞渊之中,危险四伏,而我们连连经历波折,希望能让大家稍作休息。”

    好,李心莲的回答只有简短的一个字,却让大家安心了不少。

    于是李心莲带领大家找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将飞舟放出,开启了玄力护罩后,大家各自安心修炼。

    林子佳手握灵玄石,,大玄罗术运转,玄石中的玄力不断被汲取到林子佳周身各处,当他感到吸收饱和之后便开始默默体悟太皇剑法,星隐一招,他也只窥得其中一二,催动玄力越胜,剑招速度越快,但玄力的流动和出招的方向他却无法控制,就好像一个小孩拿着一把他扛不动的斧头在舞,危险至极,对敌之时使出,极有可能丧命。

    好久都没有头绪,这种烦躁打乱了他平静的心境,他也不做强求,打起道玄神狱劲中的锻体之法来,只见林子佳摆出各种奇异的姿势,身体舞动异常缓慢,有一种玄妙的韵律,但对于林子佳本人来说,这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虽然他已经极力在克制脸部表情,但还是能看出那种因为痛苦而带来的扭曲感,他只感到全身每一个地方的肌肉都在蠕动错位,震颤不已。由痛逐渐麻木,然后渐渐****,最后才转变为酸爽,林子佳才知道可以停下来了,这时的他已汗如雨下。

    夜色笼罩大地,煞渊之中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修士耳目清灵,林子佳可以看清周围二十米左右的景物,更何况他早已习惯在黑夜之中默默冲穴,自然不觉得有何不适,但大部分人还是去休息了。

    飞舟之上打熬玄力的也只有使枪的名叫锐无月的少年,冰凝,李心莲,百眼,小羿这些人了,林子佳此时正对着无际的夜色发呆,双眼呆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当他回过神来,一嗓子将整个飞舟的人都惊醒了。

    “有情况,准备战斗。”在非常恐惧的情况下,林子佳下意识用上了玄力,冰凝等人听到,也向外看去,顿时吓得面容失色。

    血色的雾正在向飞舟方向蔓延过来,林子佳看的极为清楚,那片血雾所过之处,那些植物一下枯死,仿佛有什么存在一下抽取了它们的生命力。

    众人自进入煞渊,精神一直紧绷着,也没睡熟,起床之后抱怨的话没说出口,恐惧却让他们六神无主。而那片血色的雾却以极快的速度前进着。李心莲马上驾起飞舟逃遁,可飞舟的速度一加快,血雾的速度反而更加快了,一下子将他们笼罩了进去。

    ‘这片雾有点邪啊,百眼,你可知道煞渊夜晚会有血雾的事情吗?’林子佳已然握剑在手。

    百眼摇头表示不知,“心莲,停下来吧,不要浪费玄石了,显然逃并没什么用。”李心莲闻言停了下来。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玄力护罩,希望他们的最后一层屏障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然而玄力护罩并没有坚持一秒就咔里咔嚓的碎裂了,对众人来说,那似乎是死亡的预兆之声。

    刺耳的哈哈嚯嚯嘿嘿笑声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些胆小之人已脸色惨白,这种不可知的危险已经快让他们接近崩溃。

    “下飞舟,准备战斗,相信宗门不会让我们到这里送死,坚持下去就有希望,抱团”李心莲感觉她实在是太背了,执行过好几次任务,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让她很是不爽。

    众人依言结成了阵型,林子佳感觉地底似乎动静,刚喊完一声小心地下,就听到一个人的惨叫,大家看去只见一只血淋漓的手从地底伸出,一把抓住了他的腿,那个宗门弟子的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恶心而恐怖,站在他旁边的冰凝一剑斩在血手上,只砍出一条白色的印痕,冰凝运功白色的剑芒覆盖剑身,狠狠斩下,但结果与上次并没有什么区别,冰凝看着那个弟子眼中的无助,挥剑斩断了他的腿,给他服下一枚丹药,众人看得眼皮直跳,齐齐盯着自己的脚底。

    林子佳感觉脖子一凉,他手伸过去时摸到一只手,他心里一颤,反应极快,玄力术纹运转,御字纹遍布周身,同时道玄神狱劲运气左手一把抓住了那只手,星隐爆发,以极快之速向后刺去,众人只看到一片青光一闪,一个身穿白衣,黑发散乱掩面的身影被林子佳狠狠摔在了地上。

    嚯嚯嚯的笑声越来越大,那到身影也如同不倒翁一般重新飘了起来,向众人袭来,一道斩开空气的剑线划破黑夜斩向那具腐尸的脖颈,之后一支箭射穿了那具腐尸的眼眶,长枪也捅出,如翻江怒龙,红色的刀罡自腐尸头顶斩下,然而,他们没有破掉腐尸的防御,嚯嚯的笑声之后,众人看到的是一具被箭射穿尸体,那模样,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