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重生归来

    更新时间:2018-11-10 16:55:10本章字数:5046字

    <倾世皇妃太嚣张>

    归来之初 楔子

    上官三十年,十月初八,是立冬的日子,但是今年的立冬跟往常有些不同。

    今年的立冬下着非常大的雪,而且还刮着刺骨的冷风。

    路上的雪只要踩进去,就会掩埋住你的半条腿,行走更是艰难不已!

    百姓们由于天气的寒冷和路上不好行走,所以都窝在家里面。

    在皇宫外不远的路上,行走着两位衣着平常无比的一男一女。

    “母亲,对不起,是我识人不清,连累了你和弟弟!”上官奕凡带着百分的歉意对着身旁的母亲说道。

    同时,上官奕凡还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思雨,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上官奕凡身旁的女子徐思洁拍了拍上官奕凡的手,淡淡的回答着:“凡儿,不怪你,是他们太狡猾,你太单纯了!”

    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就在两人的身后,赶来了一辆带有轩字的马车和一队侍卫。

    那队侍卫追上他们后,把他们紧紧的包围住了,马车随后也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

    突然的一阵风刮起了车帘子。

    当上官奕凡看到车里的人后,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以及恨意。

    徐思洁感觉到了上官奕凡的情绪波动,她立马握住上官奕凡的手,用力的捏了捏。

    “凡儿,不要冲动!”徐思洁悄声的提醒着上官奕凡。

    上官奕凡听到母亲的提醒,情绪才有所收敛。

    “大哥,别来无恙啊!”车里传来了一道令上官奕凡讨厌的声音。

    上官奕凡只是生气的哼了一声,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这个时候,从马车上先是下来了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随后,又下来了以为依旧是衣着华丽的女子。

    在这对男女下来后,侍卫们都齐声的恭敬的喊道:“太子,太子妃!”

    上官奕凡听着侍卫的声音,悔恨的情绪明显不已。

    太子?多么可笑的称呼,这原本不就是自己的称呼吗?

    现在…呵呵…还不是自己的一时眼瞎,看错了人,把自己的位置拱手送人吗!这不怨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了!

    那个侍卫口中的太子上官奕轩看着上官奕凡的表情,嘲笑的说着:“大哥,怎么?现在后悔了,这可不是我逼你的,可是你自愿的哦!”

    上官奕凡听了上官奕轩不要脸说的话,只是肯定的说了句:“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把属于我的东西多回来的!”

    上官奕轩听了上官奕凡的话后,先是仰头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面露凶光的盯着上官奕凡,狠狠的说道:“你觉得你还会有明天吗?你应该是了解我的啊,我是不会给自己留有后患的!”

    上官奕轩刚说完,他旁边的女人也就是侍卫口中的太子妃蒋梦妍慢悠悠的走到上官奕凡身边停了下来。

    蒋梦妍从身侧抽出手绢,用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捏着手绢替上官奕凡擦着落在脸上的雪花。

    面对蒋梦妍的动作,上官奕凡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凡哥哥,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待南宫思雨的!”蒋梦妍表面极其温柔的说着。

    等到上官奕凡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面前的蒋梦妍。

    这一推,本来是不至于跌倒的,可是蒋梦妍却是实实在在的跌倒在地上。

    “来人,把这两个伤害太子妃的凶手给我就地正法!”上官奕轩扶起蒋梦妍后,命令着侍卫。

    “妍儿,我们去车里等着,别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污了我们的耳朵和眼睛!”上官奕轩温柔的对蒋梦妍说道,还细心的把蒋梦妍扶上马车。

    但是认真看的话,可以发现,上官奕轩的眼底是没有一丝感情的!

    上官奕凡正打算运用武功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点武功的都使用不了,全身发软。

    上官奕凡想起刚才蒋梦妍为自己擦脸的事情,就在他想的时候,胸口处被插了一刀。

    侍卫抽走刀后,上官奕凡立马倒在了地上,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侍卫在上官奕凡的鼻子下方,伸手试探了一下后立马抽回了手。

    “太子,都死了!”侍卫向马车里的上官奕轩报告着。

    “扔到乱葬岗吧!”说完后,上官奕轩让车夫赶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侍卫们抬着上官奕凡和徐思洁向乱葬岗的地方飞奔而去,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一个神秘的女子。

    上官奕凡在倒地的那一刻,暗自发誓: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他一定会睁大自己的眼睛,认清真心对自己的人,对于利用自己的人,他一定会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心。

    他一定不会让今生发生过的事情在重来一遍。

    他一定会好好的爱那个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南宫思雨,会好好的补偿她,把今生欠的一切都补还给她!

    一个女子抱着上官奕凡痛哭流涕的说着:“奕凡哥,奕凡哥,你醒醒啊,你醒来看看我……”

    哭了一会后,那个女子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肯定的对上官奕凡的尸体说道:“奕凡哥,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雨儿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不错,这个女子就是南宫思雨!

    此时的她应该是在太子府圈禁着,但是当她得知上官奕轩要加害上官奕凡后,用尽自己的一切办法,逃脱出了太子府。

    在街上,她目睹了上官奕凡被杀的全过程,当她知道他们要把上官奕凡丢到乱葬岗后,便在后面悄悄的跟着他们。

    就在南宫思雨埋葬好上官奕凡和徐思洁后,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三个乞丐。

    那三个乞丐色眯眯的看着南宫思雨,一步步的向南宫思雨逼近。

    其中一个乞丐摸着下巴,色眯眯的盯着南宫思雨说道:“小娘子,我们是受人之托,来让你幸福幸福!”

    ……

    “上官奕轩、蒋梦妍,我变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奕凡哥,你等我的,我马上就来了。”南宫思雨目光空洞的看着天空喃喃的说着。

    渐渐的,南宫思雨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弱了,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夜依旧是多年前的那个夜,可是人却不是多年前的那个人!

    上官奕凡在院子中间练着自己的剑法。

    这时的他已经重生归来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每天都会在院子里练很长时间的剑。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加强自己的功力和剑法的熟悉度!

    “鹰一、鹰二、鹰三,来,继续跟我对打!”上官奕凡用力的舞着剑,对着暗处吼了一声。

    只见上官奕凡刚说完,

    鹰一、鹰二、鹰三三人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已经站在上官奕凡面前,摆好了姿势!

    在简单的刀光剑影中,上官奕凡很轻松的就占了上风!

    对打结束后,鹰一开口对上官奕凡说道:“主子,今天歇歇吧,你已经练了一下午,你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你已经在五招内把我们三个人打败了!”

    上官奕凡点了点头,便向书房走去!

    上官奕凡之所以每天都要跟鹰一他们对打,是想起前世的一些事情!

    鹰一他们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前世自己为了跟蒋梦妍在一起,对蒋梦妍是言听计从。

    上官奕凡听了蒋梦妍的话,把鹰一他们全部都送给了上官奕轩。

    以至于最后鹰一他们都成了上官奕轩的帮凶,做了很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既然老天爷让他再重来一次,那么他就一定会把握好机会,这次一定让上官奕轩为前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爹,你带我一起去军营吧,我要学习武功,我要成为你军营的一员!”南宫思雨对着南宫致远说道。

    南宫致远听了南宫思雨的话后,疑惑的看着南宫思雨。

    他以前可是很多次都开口说让南宫思雨跟着自己去军营,可是她死活都不去。

    现在突然主动开口要求去军营,是一时兴起还是为了什么?

    南宫思雨看着南宫致远疑惑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非常坚定的地跟南宫致远说道:“爹,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你放心,这个决定我是很慎重决定的,不是一时兴起的决定!”

    南宫致远看着女儿肯定的说着,便点了点头,答应了让南宫思雨去军营的事情!

    在去军营的路上,南宫致远看着女儿一副乖巧的样子,回想起了自己逝去多年的夫人——沈菱宛!

    沈菱宛当年是武家出生,武功是很不错的!

    当年陪着自己征战天下,成了自己得力的帮手。

    本以为天下稳定后,他们可以不用四处奔波,可以过上像平常百姓人家稳定、安逸的生活。

    结果,沈菱宛在生完女儿后,便撒手人寰!

    在最后一刻,沈菱宛跟自己说,一定要让女儿也到军营去锻炼,让女儿学一些武功。

    自己多次的要求,女儿竟然都不答应,他一直以为夫人的遗愿就要泡汤了,没想到现在……

    南宫思雨经过前世,看清了一些人,知道哪些人是真心对自己的,哪些人对自己是有所图的。

    前世,南宫思雨把继母和继妹看的特别重要,对于她们说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导致到最后,父亲和哥哥竟然都不认她了。

    既然老天给她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会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让任何人都无法欺负她,都要对她高看一分!

    今生,她一定会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让那些坏心思的人无法破坏!

    南宫思雨之所以今天去军营,是因为二个月后,就是中秋了,到时候,她便会跟着父亲进宫,参加宫宴。

    前世也就是这次宫宴,皇上给她和上官奕凡赐婚,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上官奕凡吧!

    如果前世她有一些武功的话,到最后,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上官奕凡被人杀死。

    鹰四单膝跪在书房中央,跟正在看书的上官奕凡汇报着:“主子,南宫小姐跟着南宫将军去军营了。”

    上官奕凡听到属下的汇报后,疑惑的抬起了头,似乎在怀疑内容的真实性。

    “主子,是南宫小姐自己要求去的,一开始的时候,南宫将军也是很疑惑的,但是南宫小姐是非常肯定要去的。”鹰四如实的跟上官奕凡汇报着。

    上官奕凡朝着鹰四挥了挥手,然后自己陷入沉思中!

    上官奕凡感到十分的疑惑,按照前世的发展来说,南宫思雨是没有去军营的,而是一直在准备着二个月后要在宫宴上跳的舞。

    为了探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官奕凡决定亲自去军营走一趟,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上官奕凡让鹰二帮着自己简单的易容一下,他现在还不想那么快的让南宫思雨知道自己在关注她。

    上官奕凡心里一直有些担心,他知道自己一看到南宫思雨就会想到前世对南宫思雨做的事情和南宫思雨为自己做的事情和牺牲。

    上官奕凡来到军营后,用着自己府里的腰牌很顺利的进了军营。

    上官奕凡在士兵的引领直接来到了南宫致远的营帐。

    南宫致远看着士兵引进来的人,疑惑的问着士兵:“他是什么人?”

    “报告将军,他说他是凡王殿下的人,来这里有要事跟将军说!”士兵抱拳低头汇报着。

    南宫致远听了士兵的汇报后,抬头看着上官奕凡,谨慎的开口问着:“你有腰牌吗?”

    上官奕凡听到南宫致远的问话后,从腰间再一次的掏出腰牌递给了身边的士兵。

    南宫致远接过士兵递来的腰牌,认真的观察起来。南宫致远发现这个腰牌是上官奕凡贴身的腰牌。

    南宫致远让士兵出去后,立马走到上官奕凡跪了下来,恭敬的说着:“不知道凡王殿下要来,有失远迎,请殿下赎罪!”

    上官奕凡发现南宫致远竟然一下子就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撇了撇嘴。

    上官奕凡扶起南宫致远后,好奇的询问着南宫致远:“将军是如何看出我的身份的?”

    “这块腰牌是殿下的贴身之物,据我所知,皇上可是颁布圣旨,所有皇子的贴身腰牌是不能离开自己的身边,所以……”南宫致远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上官奕凡听完南宫致远的解释后,才想起来父皇下的那道圣旨。

    “既然将军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我也就不绕关子了。

    我来找将军也就一件事情,希望将军把我和贵府大小姐放在一个队伍里训练。”上官奕凡说着自己来找南宫致远的事情。

    南宫致远听到上官奕凡所说的事情后,感到惊讶不已。

    南宫致远想不明白上官奕凡为什么会这么做,他可是堂堂的凡王,未来的太子,更远一点,以后有很大的可能是上官王朝的皇帝。

    上官奕凡看着南宫致远惊讶沉默的样子,大概的知道了南宫致远所想的疑惑。

    “南宫将军应该知道两个月后,父皇就会给我和贵府大小姐指婚,提前相处相处,总归是没坏处的!”上官奕凡半眯着眼微笑着跟南宫致远说道。

    经过上官奕凡这么一说,南宫致远明白了上官奕凡来的真正意图。

    “好吧,那殿下跟我走吧。”南宫致远说完后,在前面带路,带着上官奕凡去南宫思雨所在的队伍里。

    在路上,上官奕凡吩咐南宫致远不要把自己的身份透露出去,介绍自己的时候用自己的假名——凡雨。

    此时,南宫思雨正在拼命的训练着,她亲自跟父亲说,让父亲不要把她当女孩子看,让父亲把她和那些士兵们一视同仁。

    上官奕凡看着南宫思雨拼命训练的样子,看着南宫思雨明明已经很累了,可是还是坚持着训练,心里浮起了阵阵的心疼之意。

    南宫致远严肃的跟士兵说道:“好了,训练都停一下,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成员。”

    南宫致远说完后,把身后的上官奕凡推到了身前,继续开口说道:“他叫凡雨,他的资历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深,他的武功也在你们所有人之上。

    今天把他介绍来,一是他还需要继续磨练磨练;二是他的存在,可以提高你们的动力,让你们更加的拼命训练,提高自己的水平。

    希望以后你们可以互帮互助,互相提高,明白了吗?”

    士兵在南宫致远说完后,齐声开口回答着:“好,好,好。”

    南宫思雨看着凡雨,觉得他给自己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和自己想的那个人非常的相像,不论是气质还是什么。

    正当南宫思雨疑惑的盯着凡雨看的时候,凡雨突然对上了南宫思雨的眼神,露出了温柔的一道笑容。

    南宫思雨立马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敢跟凡雨对视。

    凡雨看着南宫思雨的动作,嘴角的笑意更是灿烂无比。他知道,南宫思雨是害羞了。

    凡雨知道的没错,南宫思雨真的害羞了,此时南宫思雨在喃喃自语着:“他干嘛突然看过来,不过真的跟奕凡哥好像啊,笑起来就更像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啊!”

    这个时候,自言自语的南宫思雨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