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军营相遇

    更新时间:2018-11-10 16:55:10本章字数:3031字

    南宫思雨感觉到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她立马扭头向后望去。

    南宫思雨看到身后的人后,结巴的开口问道:“你…你为什么拍我肩膀?”

    凡雨忍住自己的笑意,假装淡定的回答着:“我见你在发呆,所以提醒你一下我们要开始训练了。”

    凡雨对于自己这次来军营的决定,决定的非常正确。

    因为自己这次的到来,才可以看到南宫思雨的不同性格和不同的方面的体现。

    南宫思雨经过凡雨这一说,立马调整好了自己的位置。

    南宫思雨发现凡雨的位置就在自己的旁边,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凡雨在自己的身边,自己总是会忍不住的去悄悄的观察凡雨,因此也耽误了自己的一些训练。

    “南宫思雨…出列!”训练的校官又一次的点着南宫思雨的名字。

    南宫思雨感到十分的烦恼,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次点名了。

    南宫思雨出列后,校官严肃的命令着:“马桩马步三个时辰开始。”

    校官在说完后,便继续训练着其他的士兵。

    南宫思雨觉得这样也好,起码自己不会再因为观察凡雨而被点名了。

    南宫思雨站在马桩上,闭着眼睛摆好了标准的马步姿势。

    凡雨知道南宫思雨是因为时不时的观察自己才会被责罚。但他也知道,这样也是训练南宫思雨的一种方式。

    三个时辰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凡雨和士兵们在这三个时辰的时间里已经训练完了今日的课程。

    南宫思雨虽然还在马桩上坚持着,但是身体已经是不由自主的在颤抖了,仿佛只要现在一股微风吹来,就可以把南宫思雨从马桩吹下来。

    凡雨在训练完以后,也上了马桩,开始蹲着标准的马步。

    凡雨的动作非常的轻,蹲马步的南宫思雨对于这一情况是毫无察觉。

    凡雨虽然在蹲着马步,但是他的眼神始终没有从南宫思雨的身上离开过。

    “南宫思雨,三个时辰已经到了,可以下来了。”校官来到马桩前对南宫思雨说道。

    南宫思雨听到校官的话后,缓缓的睁开了紧闭了三个时辰的双眼。

    南宫思雨在起身的时候,由于长时间的蹲着,腿有些麻了,有些站不稳了,身体有些颤抖,有向后倒的趋势。

    一旁的凡雨看到这个情况后,立马飞身到南宫思雨身边,把南宫思雨抱着飞下了马桩。

    落地后,凡雨关心的询问着南宫思雨:“怎么样?可以站起来吗?”

    南宫思雨对于凡雨的动作没有反应过来,落地后还是在呆呆的看着凡雨,此时她的眼中只有凡雨一个人。

    凡雨特别的享受南宫思雨的注视,于是,他没有惊动南宫思雨,一把抱起南宫思雨,抱着南宫思雨往营帐走去。

    这一次的突然的腾空而起,南宫思雨才回过神来。

    南宫思雨发现自己被凡雨抱着,想着男女授受不亲,立马开始不停的挣脱着。

    南宫思雨紧张的开口跟凡雨说道:“你……你放我下来,抱着我干嘛,让我自己走!”

    凡雨看着南宫思雨不停挣扎的动作和听了南宫思雨紧张的话语,听了南宫思雨的话,把南宫思雨放了下来。

    南宫思雨刚接触到地面,腿有些发软没有站稳,又跌回了凡雨的怀抱。

    凡雨叹了一口气后,重新把南宫思雨抱了起来。

    这次,不论南宫思雨怎么挣扎和说什么拒绝的话,凡雨都没有松开,一直抱到了营帐的榻上才放了下来。

    放下后,凡雨关心的对南宫思雨说着:“你在这里休息一会,我会帮你晚餐拿进营帐,到时候你在这里吃就可以了。”

    南宫思雨立马开口肯定的说着:“不用,不用,我可以出去吃的。”

    南宫思雨不想让士兵们觉得自己搞特殊,自己既然决定来军营,就已经把自己和士兵们归为一类了,都是为百姓而战的军人,没有特殊性!

    凡雨看着南宫思雨非常肯定的样子,只好放弃了继续对南宫思雨的劝说。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多休息一会,我先出去了。”说完后,凡雨率先出了营帐。

    凡雨没有发现在他出营帐门口的时候,不小心把一直在袖子里面的腰牌掉了出来。

    南宫思雨在休息了一会以后,觉得自己休息的差不多了,便起身准备去吃晚饭。

    南宫思雨出去的时候,速度是有些快的,所以没有注意到凡雨掉落下的腰牌。

    南宫思雨在去伙房的半路上,碰到了低头在寻找东西的凡雨。

    南宫思雨走到凡雨身边,关心的询问着凡雨:“你在找什么啊?需要我帮忙吗?” 

    凡雨听到南宫思雨的声音后,抬起头装作没事的样子跟南宫思雨说道:“没事,没事,不重要的东西。你赶紧去吃饭吧,已经没人了。”

    凡雨说完后,紧张的跑开了。

    南宫思雨看着凡雨一说完就跑走了,只好撇了撇嘴向伙房走去。

    凡雨找了很多应该掉东西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自己的腰牌,顿时心情变得着急和急躁起来。

    凡雨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到南宫思雨的营帐找,或许就掉在那里了呢。

    想到这里,凡雨便向南宫思雨的营帐跑去。

    很幸运,凡雨在门口的一个角落看到了自己掉了的腰牌。

    南宫思雨到了伙房后,伙房的伙夫看到南宫思雨后,立马把饭菜端到了南宫思雨的面前。

    “小姐,这是凡雨公子让给你留下的饭菜,他还把他的饭菜给你留了一半。”伙夫微笑着跟南宫思雨说道。

    南宫思雨心里有丝暖暖的感觉,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凡雨找到自己的腰牌后,便向南宫致远的营帐走去。

    凡雨知道自己这样子一直在这里也不合适,他的去跟父皇知会一声,然后也得在府里安排一下。

    按照前世的记忆,蒋梦妍会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缠着自己,让自己对她唯命是从。

    根据鹰一他们的汇报,既然蒋梦妍有这个想法,那自己就成全人家的心意,只不过,蒋梦妍纠缠的人就不会是他了。

    凡雨一进了南宫致远的营帐,便开口说道:“南宫将军,我有事跟你说。”

    正在看军师文件的南宫致远听到凡雨的声音后,抬起头看着凡雨问道:“殿下,您说,什么事情?”

    凡雨认真的跟南宫致远说着他的事情:“我今晚打算进宫一趟,跟父皇说一下我要在军营的事情,然后顺便回府里安排一下。

    我来找将军就是想让将军帮我作个证明,给父皇写封举荐信,跟父皇证明一下我在军营的事情。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南宫致远听了凡雨的话后,爽快的答应道:“没问题,我这就写举荐信。”

    南宫致远说完后,便从一旁拿来一张干净的纸,拿起毛笔认真的写着。

    等到南宫致远一写完,凡雨便拿着信准备往营帐外走。

    南宫致远跟转身的凡雨劝说道:“殿下,你进宫的时候把你的腰牌就先交给陛下保管,以防万一。

    最近我们可能有场大仗要打,所以你带着腰牌的话,不安全。”

    “还是将军考虑的周全,谢谢将军的提醒,我先走了。”说完后,凡雨出了营帐。

    凡雨在到了军营大门口的时候,突然有转身向伙房的方向走去,他想在走之前再去看一眼南宫思雨。

    等到凡雨到了伙房后,发现伙房里除了伙夫外,没有发现南宫思雨的身影。

    凡雨正打算去南宫思雨营帐的时候,在经过训练场的时候,发现南宫思雨在绕着训练场跑步。

    凡雨跑到南宫思雨身边,和南宫思雨并排着跑着,担心的对南宫思雨说着:“你刚吃完饭,不能进行运动的,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了的。”

    “没事,这是我的习惯了,你找我有事吗?”南宫思雨继续跑着,平淡的说着。

    凡雨很霸气的对南宫思雨说着:“这个习惯不好,以后我会协助你改正的。

    我要出军营一趟,去办点事情,你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

    南宫思雨听了凡雨的话后,停下了脚步,惊讶的扭头看着凡雨,疑惑的问着凡雨:“出军营?这里有规定,不能随便出去的,你怎么就可以出去呢?”

    凡雨没有想到过军营有这样的规定,所以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南宫思雨突然恍然大悟般的小声的跟凡雨说着:“你不会是偷偷的出去吧?我跟你说,这样可不行,我父亲要是知道的话,会惩罚你的,我父亲可是很严厉的。”

    凡雨听着南宫思雨说着的话,嘴角的笑意一直都在。

    凡雨突然把脸猛的伸到南宫思雨面前,两人的脸差一点点就会贴住了。

    面对突然的动作,南宫思雨的脸红红,害羞极了。

    凡雨痞痞的笑着,深情的看着南宫思雨问着:“你说这么多,是在关心我吗?”

    被凡雨这么深情的一看,南宫思雨的脸更加的红了。

    “不……不是,我就是跟你说下军营的规定,毕竟你刚来么。”南宫思雨结结巴巴否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