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环形玉佩

    更新时间:2018-11-12 15:22:43本章字数:2313字

    第一章环形玉佩

    “上世纪80年代,货车司机老王满载着货物,要趁天亮前将货送到东家,那时比较混乱,一到半夜,路霸盲流子之类都会出来拦车,杀人越货是常有的事。”

    “老王心里也念叨着,这大半夜的,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度过,别遇到什么劫匪。”

    “车开在路上行进了几十公里,老王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深吸了一口气,凝神往前一看,心中大吃一惊,两具尸体冷冰冰的躺在马路边上,浑身是血,看样子是遇上了劫匪,才遭此劫难。”

    “正可惜呢,老王定睛一看,只两具尸体已经死透,一个尸体手腕上有一块亮闪闪的银表,另一具尸体的脖子间,挂着一条金项链,两个物件在远光灯的照射下,锃光瓦亮。”

    “这可都是值钱的东西啊!老王念叨了一句,手也痒痒了起来。”

    “身为一个普通老百姓,老王自然会被这些吸引,可不知为何,看着那两具尸体,就感觉心里发毛,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直接开着货车扬长而去。”

    “货车没走多远,老王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到后视镜上,两具尸体在货车离开后,竟是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而后马路边的小树林中,走出来十来个彪形大汉,握着砍刀土枪,愤恨的望着渐行渐远的货车......”

    我正听着入神,被这精彩的剧情吸引的时候,啪的一声脆响传来,抬头一看,竟是房东推开门,直接拔掉了老旧收音机的电源。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情逸致听鬼故事?我说白羽,你小子已经欠了我三个月房租了,什么时候还?”

    我盯着女房东那张冷峻的脸,心中暗道不妙,不过当目光刮过她胸口的时候,还是没志气的吞了吞口水。

    女房东虽然高冷,不过却是一顶一的美人,看样子也不过二十来岁,高挑诱人,宛如高岭之花,我觉得,她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一张嘴毒的能让人吐血,不过我这也是没理,毕竟欠了三个月房租,否则也不能这么忍气吞声。

    “房..房东姐姐,再给我宽限几天,我这正筹钱呢,你就再给我几天时间!”我盯着女房东红润的嘴唇,生怕那里飞出刀子。

    “宽限?我这都宽限你三个月了,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打算直接跑路啊?反正你今年高三毕业,正要去临省上大学了,是不是打算框我一道?”

    “没有的事!”我立刻回道,这不是谎话,“虽然我白羽有人生没人养,可绝不做那些个缺德的事情,欠你的钱,和我自己的学费,我一定想办法弄到!决不食言!”

    房东刚想开骂,可当听到那句“有人生没人养”的时候,愤怒的眼神似乎消退了不少,怜悯也逐渐渲染开来,我一看,心中松了口气,看来这位房东姐姐答应了这件事。

    我心里虽然着急,可对房东也没有任何怨言,女房东叫伊芙,名字挺好听,人长得也好看,年轻漂亮,可让我纳闷的是,她这么年轻,竟然有一整栋楼的产权,整天也不出去,过着收租的生活,就能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比那些名流企业家不知道舒坦多少倍。

    当然,她那红唇也是真的锋利,平日里因为这房租的问题,我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除了我,其他租户,也都压迫在她的“淫威”之下。

    不过我这人虽然怕她,却认为她不坏,心地反倒是比一般人善良,否则,她也不会放任我拖了三个月房费,这要是在别人那里,不是卷铺盖滚蛋,就是被叫警察了。

    平时看我没钱吃饭,或是出去打零工被大雨浇成落汤鸡时,她也总会把我叫到她家,给我住上一锅热汤,让我暖胃。

    在其他房东押一付三的时候,她愣是让我和其他租客有一个能住的地方。

    说实话,其实在我这个年纪,对伊芙这种女人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关键还有钱。除了她那张锋利的嘴,其他一切几乎完美。

    当然,这其中也可能有其他因素,比如我从小长大到,就压根没见过几个美女。

    伊芙低头看着我,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行吧,就再宽限你几天,不过你可别想那些歪门邪道,老实打工还钱,否则我就把你这小兔崽子送到黑煤矿挖煤。”

    “一定,一定!”我当即打包票。

    望着伊芙离开的背影,我松了口气,却愁眉苦脸。

    这钱,该从哪筹呢?

    我叫白羽,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四线小城市,无父无母,也就是你们常说的孤儿,喜欢看些小说,或是听些FM,当然,打游戏也是我的最爱,不过网吧太贵,我也就偶尔趁半夜包时的时候去放松放松。

    自我有记忆的时候起,我便生活在孤儿院中,院长倒也随和,是个信佛的胖老头,可在我十五岁的时候,他突然得病死了,这让我们整个孤儿院几百名孤儿,都失去了依靠。

    为了生活,在相关部门以及孤儿院其他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其他孩子要么是被领养,要么就是被寄养。

    而我,作为院长寄予厚望的一颗明亮的星,自然不会和其他铁憨憨同流合污,选择了孤身一人踏上社会的生活活。

    寄人篱下的滋味总是不好受的,这一点我从出生开始就知道。

    “哎。”

    我叹了口气,是时候采取必要的行动了,一定得找到门路搞钱,否则,别说是房租交不起,就连学费也交不上,那可就亏大了!

    自我离开孤儿院后,便在相关部门的安排下,进入了一所公立学校,我发愤图强,顺利的上了初中高中,终于在这个暑假顺利的完成了学业,并光荣的被清北大学...的考古系录取。

    其实我的分最多也就能上个211,不过我不信邪,填志愿的时候愣是在第一志愿上写了全国最顶尖的高等学府,清北大学。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选择了同意调剂。

    所以...我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全高中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清北大学的高材生,虽然在外人眼中,考古学毕业后连捡垃圾都不如,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自小喜欢读书,对于历史,也有着浓厚的兴趣。

    说起这个,我摸了摸脖子上的环形玉佩,院长告诉我,这东西自我被遗弃的时候,就被放在了襁褓中,陪伴了我整整十八年,院长还说,这估计是个古董,能值不少钱。

    等等...能值不少钱?

    我一愣神,随即喜形于色,把这东西卖了,岂不是有钱还房租,有钱上大学了吗?!

    反正父母也不要我了,这环形玉佩虽然是个念想,不过我却没多大兴趣,现在看来,当然是搞钱重要!

    当即我便穿好衣服,打算去找个明白人打听打听这东西能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