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身处绝境

    更新时间:2018-11-13 11:41:08本章字数:3376字

    说实话,张小龙的心里其实也有点虚,这也是他第一次应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以前上班的时候,他都是一直窝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吹着空调,偶尔出来看一下超市的情况,随意布置点任务,完全就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可是这回还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对死人,而且尸体一直都悬挂在头顶,血液不断的砸在油桶上,声音无限被放大,让他有些头皮发麻。

    可是这是摆在他面前的唯一机会,郭婷这样的女人,他自知高攀不起。如果不是因为同样被困在这座仓库里,对方甚至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一旦从这里出去了,那么这个女人肯定会直接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他不可能让这样的机会从指缝间溜走。

    略微调整了一下心神,张小龙试探性的朝着依旧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腾挪过去。当他看见地上躺着那个胖子的时候,不禁心里有点虚。他不知道那人到底是死是活,更搞不清楚这个人的脾气秉性,万一这家伙被自己惊醒,误以为是自己把他困在了此处,要跟自己拼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张小龙又朝着那胖子身边瞧了一眼,直到看清楚那人的衣着打扮和长相之后,他才算是松了口气。可是心里也有些纳闷,小声的嘀咕着说道:“这小子怎么也在这里?”

    他用余光瞥了一眼郭婷的反应,发现郭婷正在看着自己,直接走上前去,朝着那人轻轻踢了两脚,趾高气扬的朝着那人喊道:“马孟平,马孟平,嘿……马孟平,醒醒!”

    可是马孟平依旧没有半点反应,隐约之间,张小龙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小子该不会是死了吧?他试探着摸了摸马孟平的脉搏,又探了探他的鼻息。直到确定这小子还活着的时候,他才算是松了口气。

    张小龙还想再叫几声,先把马孟平叫醒,毕竟这小子是自己的下属,平时对自己马首是瞻,唯命是从。再加上这小子唯唯诺诺的性子,刚好可以衬托出来他的稳重和处变不惊。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马孟平没醒,反而是躺在她旁边的那个胖子先醒过来了。

    胖子猛的一头坐起身来,吓得张小龙一个机灵。可就在这时,马孟平终于醒过来了,他揉搓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周围的情况。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被那胖子吓了一大跳的张小龙,看着他紧张的表情,马孟平心想,老子怎么这么点背,这家伙该不会又要找茬扣我工资吧。

    “老大,我没偷懒,我真的没偷懒,连续上了两天两夜的班,我实在是困得熬不住了,就打了个盹!”马孟平赶紧解释着说道。可是等他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之后,不禁有些迷茫。他仔细的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到了后半夜超市里几乎已经没有人关顾了,他这才半掩着玻璃大门,靠在柜台上小眯了一会。可是怎么一觉醒来,周围的环境会变成这样?难道是超市被人给拆了不成,可是这仓库也不像是超市的原址啊。

    “老大,这是哪儿啊,我们怎么会在这里?”马孟平赶紧岔开话题,一方面他想搞清楚现的处境,另一方面,先岔开话题,把自己上班时间打盹这事儿翻个片儿,省得这龟孙子又找借口,克扣他的加班费。

    可是张小龙却并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很不耐烦的朝着马孟平说道:“瞧你那点出息!”

    就在这时,已经看清楚周围环境的胖子再也坐不住了,但是他的身体太过于肥胖,可能连自己站起来都很费劲,索性就那么半坐在地上。他伸出肥嘟嘟的手掌,摸了摸后脑勺,一脸懵逼的嘟囔着:“靠,这是哪儿,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呢?”

    张小龙没有过多的搭理和招惹这个胖子,他从内心里分析,明面上这里有七个人。除了那三个女人之外,还有马孟平和另外两个男人,一个是五十多岁的安迪。他打量着那中年男人,觉得这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当他的眼神落在那胖子身上的时候,不禁有些心虚,估计就算是他跟马孟平绑在一块,都不一定干的过这个胖子。

    不愧是超市经理出生,张小龙的算盘打得贼精。只要不跟那胖子发生正面冲突,现在这个场面,他最有话语权。于是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拉拢那胖子,对着他解释着说道:“估计我们是被人给阴了,这里应该是一个废旧的仓库,先找找看有没有出路!”

    说着张小龙向还坐在地上的胖子伸出了一只手,意思是想将他拉起来。他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这个时候故意向那胖子伸出手,只是想跟他搞好关系。胖子有些诧异,抬头看了张小龙一眼,然后才握着他的手使劲站起来,可是还不等那胖子站起身来,张小龙就直接被他扯了一个踉跄,他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哎哟我的妈呀!”然后一头栽进了那胖子的怀里。

    满身油腻腻的肥肉,让张小龙很是反感,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就连此时,他都不忘偷偷朝着郭婷瞥了一眼,想看看他的反应。见郭婷掩着嘴唇,脸上闪过一抹笑意,张小龙瞬间就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他挣扎着从那胖子身上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解开了西装的纽扣,然后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尘,找了个想对干净点的木板,把外套搁在上边。然后又解开衬衣袖口的扣子,把袖子往上撸了两圈,朝着一堆废弃的铁堆走去。拨弄了好半天,才从里边扯出来两根一米多长的钢管,直接将其中一根扔到马孟平面前。

    马孟平还是一脸迷茫的坐在地上,钢管掉在地面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一路朝着他滚了过去。张小龙见马孟平还坐在地上没有动静,有些生气,厉声戾气的朝着他喊道:“还愣着干嘛,过来跟老子一起撬门!”

    “哦!”马孟平这才反应过来,赶忙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捡起那根钢管,朝着张小龙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张小龙择拿着钢管在仓库四周随意的敲了敲,似乎是想辨别出来,到底哪边才是大门的位置。如果从内部来看,四周全都是锈迹斑斑的铁皮,根本看不出来大门的具体位置,所以地方几乎都是同样的土灰色。

    直到看见两道长满铁锈的门把手,张小龙才冲着马孟平喊道:“诶诶诶,这儿这儿这儿,撬这儿!”他单手拿着钢管,把自己手里的钢管插进门把手上,可是却没有自己动手的意思。马孟平丝毫不敢耽搁,屁颠屁颠的朝着他那边跑过去,按照张小龙指定的位置,将自己手里的钢管插进门框里,蹲下身子,将钢管的另一头扛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发力站起身子,想将门框撬动起来。

    可是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门框,却坚固异常,马孟平大喝一声:“呀!”声音拖得极长,可是到最后门把手都被撬下来了,马孟平猛地一个踉跄,整个人都撞在了门框上,哐当一声巨响,马孟平的脸直接死死的贴在了门框上,大铁门来回晃动了几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可是却依旧纹丝不动。

    张小龙愤懑的骂了一声:“靠,废物,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马孟平没敢支声,看着张小龙轮袖子的架势,赶忙爬起身来,站到了一边,给张小龙腾出位置来。可是他眼巴巴的看着张小龙,将钢管插进另外一只门把手中。但是最后却迟疑了一下,根本没有要撬动大门的意思。

    张小龙也不傻,他在心里估摸着,这两道大铁门虽然锈迹斑斑,但是起码也有好几百斤重。自己又不是干体力活儿的,硬干,他肯定没办法把大铁门撬开。最后只得叹了口气,将钢管随手扔在了地上。

    当他把目光投向郭婷的时候,郭婷正看着旁边的程筱雨,说道:“我们肯定是被人锁在仓库里了,你们谁有手机,还是打个电话想外边求助吧!”再次之前,郭婷把自己全身上下的口袋摸了个遍,她的手提包被扔在身边,就连她刚签订的几百万的合同都还在,化妆品也没人动过,但是唯独手机不见了。

    她是个精明的女人,脑袋转的比较快,估计是被人关起来之后,手机都被没收了。可她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下,谁有手机?这种情况下,拖得越久肯定对他们越不利,所以她不能放过任何机会。

    张小龙听见郭婷发话,立马一拍大腿,应和着说道:“嗐,您瞧我这脑子,着急忙慌的,把这茬给忘记了!”说着就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索着,想掏出手机打电话求救。可是口袋摸了个遍,就连搁在木板上的外套都翻了个底朝天,可愣是没找到手机。

    无奈之下,张小龙只能把这最后的希望寄托着剩余几个人身上,他首先看向马孟平。但是马孟平却朝着他摇了摇脑袋,说道:“老大,我们上班的时候不准佩戴手机,这规矩还是您定的呢!”。

    紧接着,程筱雨回应着说道:“我手机不见了,你们谁拿了我的手机!”她是个记者,平时出外勤,跑新闻,工资本来就不高,手机算是贵重物品,而且很多照片和素材都保存在手机里,这个时候手机丢了,她本来已经平复下来的心绪再次被打乱了。

    从仓库的各个角落依次传来了大家的回应,安迪瓮声瓮气的说:“我手机也不见了!”

    最后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那个胖子身上,当他看到大家的眼神时,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些人是认为他拿了大家的手机,有些生气的说道:“你们看我干吗?我又没拿你们手机,再说呢,我手机也不见了!”

    大门封闭了,根本没有办法撬开。所有人的手机都不见了,根本没办法跟外界取得联系,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