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危机四伏

    更新时间:2018-11-13 11:41:50本章字数:3389字

    直到这个女人完全蔫了,不再闹腾了,程筱雨才上前去,拉着她的手安慰说:“你先冷静一下,咱们肯定能从这里出去的!”可是这句看似没有任何问题的劝慰,却再次造成了混乱的局面。

    张小龙也快被这紧张的气氛给逼疯了,之前他还能保持理智,可是等他他发现周围似乎都已经完全被焊死了,根本出不去的时候,一直压抑着的心思终于爆发了。直接嚷嚷着吼道:“冷静?冷静他妈了个巴子,冷静就能从这里出去吗?”

    郭婷稍微朝着暴怒的张小龙瞥了一眼,眼神里满是轻蔑和不屑。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她说得对,只有冷静的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搞清楚,缕出个头绪来,咱们才能找到出去的法子。”

    马孟平瞅了张小龙一眼,他一直以张小龙马首是瞻,此时见他暴怒不止,不由的想要在领导面前表现一番,可是他哪里知晓张小龙的心思,直接连带着郭婷一起怼了回去。

    因为他的想法,就是张小龙在这群人里边,要有绝对的话语权才行,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在这里发号施令了,所以他直接朝着郭婷喊道:“你丫的谁啊,轮得到你在这里发号施令。那尸体脖子上挂那么大的牌子,说凶手就在我们当中,这难道是开玩笑不成?”

    安迪又朝着头顶上看了一下,他也觉得事情很是蹊跷,自己醒来之后,明明是平躺在地上,眼睛一直都是盯着房顶上的,除了尸体便没看到其他东西。这让他有种一种被人监视着的感觉,可是那尸体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却没有人注意到,他冷笑一声,说道:“哼,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这时候,一直呆在程筱雨身边的女孩更加六神无主了,刚刚才平静下来,可是听他们这么一吵,不由的心就更慌了,哽咽着,嘟囔着说道:“我一刻都不想再呆在这个鬼地方了,我要回家,我要离开这里。”说着,她又像是着了魔一般,四处搜寻出口,就连老鼠洞都不肯放过。

    直到最后,她折腾累了,见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像是看戏一样的盯着自己。这才唯唯诺诺的,又回到程筱雨身边坐下。

    郭婷看着张小龙,又看看刚才出言不逊的马孟平,直接把眼神撇向了旁边。这两个人她算是已经看透了,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候,更能看出一个男人的品行,总之她已经对这两个人完全失去了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可是事到如今,必须得找个人少量一下对策。

    思来想去,也只有五十多岁的安迪看起来更加稳重些。她不禁接过安迪的话茬子,说道:“我看这事儿应该不是个玩笑,很有可能是个游戏,你们有没有看过《德州电锯杀人狂》?跟我们现在的情形极为相似,我估计,应该是有个人故意设计了这么个局,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可是她话音刚毕,一旁的肥龙却就直接否定了他的猜想,她觉得这个女人想问题是在是太肤浅了。打从心眼里觉得,这女人就是个弱智,所以毫不避讳的直接骂道:“你电影看多了吧?上边那尸体就在那挂着,那哥们以死宣誓,告诉我们,凶手就在我们当中。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这他妈的是一场游戏?”

    “你!”郭婷被这个胖子气得完全说不出来话,她甚至觉得,自己为什么会跟这么一群脑残困在一起,说话做事完全不经过大脑思考。

    张小龙似乎看出了郭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可是他也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不由得给马孟平使了个眼色。这家伙眼珠子一转,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迎合着郭婷说道:“我觉得你们说得都有道理,既然是这样,我觉得还是先把那个凶手找出来,这样我们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

    说完,马孟平朝着张小龙扫了一眼,见他没有反驳,也没有其他情绪波动,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好歹自己终于是办对了一回。可是他却不知道,张小龙心里正不禁暗骂:“你这孙子倒是聪明,这话说了跟没说差不多,还两边都不得罪!”

    蹲坐在程筱雨身边的女孩终于完全冷静下来了,似乎她也明白,再哭闹下去根本就无济于事,也没有任何人会在这个时候来安慰她。抽泣着问道:“如果凶手真的,真的在我们当中,他又怎么会让允许那个牌子一直在那儿挂着,让我们知道凶手就在我们当中呢?这肯定是让我们相互怀疑,相互猜忌,搞得人人自危,然后让我们自相残杀。”

    直到这个时候,郭婷和程筱雨的眼神才聚集在了这个女孩身上,刚才她好像一直都处在失控的边缘,所有的行为看起来,完全都不受控制了。但是等到她完全冷静下来之后,却完全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想问题总是能想到别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思维缜密,逻辑清晰。不禁让二人对她刮目相看,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个女孩叫张丽丽。

    程筱雨见众人张丽丽的提议没有意见,于是说道:“要不,找个人上去看看,说不定能从尸体上找到些线索呢?”

    可是程筱雨话音刚落,肥龙就冷哼一声,阳阳怪气的说道:“要去你们去啊,反正老子不去,我他妈的就算是死在这,都不会碰那具尸体!”

    本来他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表面上看起来,肥龙五大三粗,可是血淋淋的尸体挂在头顶上,还不停的往下滴着血,他心里有些发怵。只不过是碍于在场的人太多,所以才一直以暴脾气来掩饰自己的恐惧。但是这话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却变了味。尸体上挂着个牌子,说是杀人凶手就在这群人当中,这人该不是肥龙杀得吧?不然他为什么说,就算是死在这,都不愿意碰那具尸体呢?这不是明摆着,心虚么!

    除了肥龙之外,其他几个人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大家心里都有这样的怀疑。就这样,肥龙被大伙无意识的排挤在外。最后还是马孟平,咄咄逼人的朝着肥龙问道:“我们他妈的都被困在这,你为什么就不能去看下那尸体呢?”其实这不光是马孟平一个人想问的,其他人同样有此一问。

    “哦,他不能去,他不能去,你自己不能去吗?为什么非得要老子去?要看,你们自己爬上去看啊,反正老子就是不乐意,你想怎么着吧?”肥龙梗着脖子,一一指着安迪和张小龙问道,最后把眼神甩向马孟平,大有挑衅的意味。说完之后,他把双手抱在胸前,可是眼神却情不自禁的扫过众人的脸。

    一直压抑着情绪的张小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此刻他根本无暇顾及自己在郭婷面前的表现。在确定找不到出口之后,他就已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此刻被肥龙这么一挑衅,整个人就像是一头炸了毛的狮子,猛地一头窜起来,把手里的钢管猛地一摔,指着肥龙破口大骂道:“草你妈的,你一再挑事儿,想咋地啊?”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架势。

    此时,肥龙也有些心虚,他虽然脑子不灵光,可是这场面他也总该看得明白,马孟平跟张小龙是一伙的,要是真打起来,虽说自己心里不惧他二人,可是架不住对方人多。“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但是两个人就这么僵住了,肥龙一直梗着脖子,瞪着张小龙,余光还得防备着马孟平。毕竟自己刚才掐着他的脖子,差点没把这孙子勒死,他肯定怀恨在心。

    “好了好了,年轻人难免血气方刚,大伙各让一步,你们这样,搞得大家都很紧张!”安迪年纪稍大,处事沉稳,他知道一旦打起来,场面不受控制,肯定会出事儿。打架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也没办法把大家从这里弄出去,眼下只有让大家齐心协力,方才有一线生机,连忙爬起身来,挡在两人中间,劝慰着说道。

    肥龙还是梗着脖子,见安迪劝架,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才又坐回原来的位置。

    眼见肥龙已经退缩了,安迪又把眼神看向张小龙,讪讪的笑着说道:“消消气,消消气……”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他计较了!”张小龙一想,那小子都已经认怂了,要是自己还掐着不放,反而显得自己气量小,让人笑话了。虽然嘴上说是不计较了,可是心里却还一直憋着一肚子火气,他把钢管支在木箱子上,一屁股坐在上边。

    等到众人都冷静下来之后,程筱雨看了一下大家的脸色,这才说道:“我们大家关在这个完全封闭的仓库里,肯定不是巧合,之前的事情,就此翻篇了,大家也都没往心里去。眼下,我们应该想想,该怎么从这里出去。”

    “我们应该是被同一个人或者一伙人给绑架了,他把我们的手机都拿走了,就是为了避免我们向外界求救。而且那具尸体出现的也很蹊跷,我估摸着,那个牌子很有可能就是误导我们的。就是要让大家相互猜忌,最后自相残杀。”郭婷分析说。稍微扫了一下众人的表情,见大家伙都在认真的听她说话,她又说道:“这个时候,我们更加不能让幕后黑手称心如意,只要我们大家团结一心,肯定能从这里逃出去。”

    “那对方绑架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啊?他拿走我们的手机,该不会是想向家属索要赎金的吧?可是……可是我家里也没钱,他,他该不会撕票吧?”张丽丽怯生生的问道。

    大家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但是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是如果真的是绑架,索要赎金的话,会不会有人愿意为了自己而支付赎金呢?一时间,所有人心里都陷入了沉思,每个人脸上都表现出复杂的情绪,也不禁开始反思和审视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