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 突发事件

    更新时间:2018-11-15 15:30:14本章字数:3784字

    “累了吗?”陈嘉仪似乎很开心买了这么多东西,当她看到莫浪一副苦逼的模样,便笑着问道。

    “没有!”莫浪摇了摇头,果断地回道。在美女面前,怎么能说自己累?累这个字,可以让你浮想连篇,当然了,如果你思想不纯洁的话。

    “那好吧,现在我就去买最后一样东西,买完之后就回家。”陈嘉仪笑着看着莫浪,步伐轻快地走在他前面。

    “还要买什么?”莫浪问道,从自己手上的包裹来看,什么都有了,鞋子啊、衣服啊、裤子啊、化妆品啊……还要买什么呢?

    陈嘉仪浅浅一笑,脸上微微绯红,却不好意思回答,道:“这个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莫浪蹩了蹩眉头,心中忖道:“莫非是内衣?内裤?”想到这两个词,莫浪不禁热血沸涌,陈嘉仪的身材极好,如果以YD的眼光去想像她穿着一套情趣内衣裤,那该是……

    莫浪狂咽下一口唾沫,扬了扬头,他感觉自己鼻子里有点热热的味道,搞不好又是流鼻血了……

    女生专用的店铺终于是出现了,温柔的灯光照耀着那一条条蕾丝花边可爱的内衣裤,莫浪赶紧回头,暗自夸了自己一句猜得真准,便对陈嘉仪说道:“买这个,就你自己进去吧,我不去了。”

    “嘻嘻……你还不好意思吗?”陈嘉仪红着脸笑着打趣道。

    莫浪转过身,四处漫不经心地看着,道:“当然啦,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

    “嘻嘻……”陈嘉仪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大男人,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莫浪点了点头,将手上的包裹尽数放下,甩了甩微微发酸的手臂,无意间,他看到了一间珠宝店,那闪耀的灿烂黄金光芒吸引住了他的眼睛,玻璃窗后,一樽丈许高的黄金关二哥要多威武就有多威武,莫浪估摸着这一樽黄金像起码要卖好几百万吧?

    好几百万啊,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赚到呢?如果自己将来有钱了,一定买个这样的黄金像回家供着,多气派啊!

    像这样的东西也就是在ZH市才敢摆得出来,若是在他们老家D市,恐怕早就遭到打劫了罢。

    这一个念头刚刚闪过,突然“砰”地一声巨响,莫浪浑身一震,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时,一个女子的惊叫声又紧接着立即传来,莫浪细辨方向,发现那声音分明就是从那珠宝店发出来的。

    心头一惊,道:“发生了什么事?”

    “别动,谁都别动……”

    莫浪的乌鸦嘴说得还真准,没错,当真是有人打劫,这一晃眼的功夫,已经有八个大汉头上蒙着头套手里拿着枪冲了进来,他们一进来就在珠宝店的玻璃柜台上又敲又砸,清脆的玻璃破碎声不断传来,然后莫浪就看见他们双手疾出,飞快地在柜台里扫取着珠宝、黄金首饰……

    擦,这是在拍电影么?这一幕出现得太突兀了,莫浪甚至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以前也总是在电影里才能看到这种规模的抢劫画面,可现在却是活生生血淋淋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时间,自己竟难以相信。

    咽了一口唾沫,鼻子当中因为刚才想像陈嘉仪身穿情趣内衣裤而孕育的鼻血终于是流了出来,也顾不得擦掉它,在那其中一个匪徒的视线将要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当下赶紧躲到边上去,莫浪距离珠宝店铺只有十二三米,所以那些匪徒干得事,他能看得一清二楚。

    也似乎在是拥有了卡卡西的力量之后,自己的分辨能力和洞察能力提高了太多,几乎能很容易地在别人发觉自己的时候,避开别人的视线。

    最开始的那一声巨响应该就是枪声,它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些在不远的地方购物的男人女人都好奇地往这边而来,在当他们看到珠宝店有人在抢劫的时候,胆子小的女人自然是忍不住尖叫出声了。

    她们不叫还好,这一叫立刻引起了歹徒的注意,其中两个掩护的匪徒手枪往这边一指,喝道:“你TMD叫什么叫,给我过来。”

    匪徒的声音很有霸气,他这一喊,那些有钱人根本不敢拒绝,只得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

    匪徒用枪指着他们,道:“靠着墙蹲下,你们给老子放老实点,不然老子毙了你们。”

    能在这种地方购物的人,都是些有钱人,而有钱人的胆子一般都比较小,经匪徒这么一吓,他们唯唯应诺,蹲在墙角,双手抱头,就跟被警察逮住的犯人一般。

    这一幕在莫浪看来有些讽刺的味道,很快,那些匪徒也不敢在这里待太久,搜刮了一阵之后,他们就立刻往外面撤出。

    这个时候,陈嘉仪匆匆跑了过来,似乎她也听到了刚才那一声巨响,“发生什么事了?”她好奇地对莫浪问道。

    莫浪靠墙站着,眼睛注视着那些匪徒的一举一动。

    陈嘉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接是从路的正面而来,莫浪暗道了一声不好,转头看向那些匪徒,果然,这个时候也有人注意到了陈嘉仪的出现,其中一个匪徒,一枪指着她,喝道:“过来!”

    “啊!”陈嘉仪惊叫了一声,当然是不从了,恐惧地先看了莫浪一眼,然后,飞快地往来时路跑去。

    “TMD你还想跑?”也许是看到陈嘉仪长得不错,这些匪徒有了别的用心,但看她很不听话地往回跑,顿时怒了,一枪将她瞄准,很明显想打死她。

    莫浪在心里骂了一句傻女人,然后迅速地退了几步,飞速地扑出,抱着陈嘉仪在地上打了两个滚,而在此同时,一声巨响在商业大楼里响了起来。

    滚到了一个墙角转弯的地方,莫浪松开了陈嘉仪,问道:“你没事吧?”

    陈嘉仪仍是恐惧,听到莫浪的话,只是慌张地摇了摇头,道:“没事……”说完这话,她竟隐隐地流起泪来。

    松了一口气,还好刚才那一枪没有打中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莫浪知道她吓得很厉害,她今天早上在情人酒吧才被那些彪悍男吓了一次,现在才下午,事隔几个小时,又来一次,而这一次更是厉害,她一个女人家,又怎么能受得了呢?

    “没事,没事的!你好好在这里待着,没事的。”莫浪安慰道。

    陈嘉仪虽然流着泪,但没有哭出声音,看着她的模样,莫浪竟有一种隐隐的心痛,一时间真的仿佛她就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我好怕!”她哽咽地说了一句,然后一把扑到了莫浪的怀里。

    莫浪一怔,随即感觉一阵香气扑鼻而至的……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跟女人拥抱,听着她轻轻地抽泣,莫浪安慰地抚摸着她的背,手指抚动间,感觉到那内衣的后挂,莫浪的手,不禁有些颤抖了起来。

    现在可不是亲热的时候,莫浪笑了笑,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道:“别怕,我们先报警!”

    “嗯!”陈嘉仪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脱离了莫浪的怀抱,拿出手机拨打了起来。

    那些匪徒自然是不敢在这里久待的了,一枪没打中陈嘉仪,他们只怒骂了一句,然后一伙人飞快地冲出了这商业大厦,一辆面包车立即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他们八个人将手中的东西先扔上车,然后接二连三地也钻入了车中。

    “呜~~~”

    恰在这个时候,警车姗姗来迟,话说ZH市的警察办事效率还不错,这一来竟来了将近十辆警车,只是一分钟的时间就将那匪徒的面包车给包围住了。

    这时,一个年纪将近五十岁的警察拿着一个扩音喇叭喊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下车投降吧!”他的声音同样很霸气,隐隐之中,有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莫浪松了一口气,本来还觉得这群匪徒会像电影里一样,先是逃走呢,没有想到这还没有走就已经被警察给截住了,看来警方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至少比电影里来得快。

    外面的道路上已经交通堵塞了起来,也许是ZH市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等热闹,所以无论是公交车还是私家车,此刻都是堵在了一起,道路上水泄不通,人头更是满满地朝这边张望着。

    那八个匪徒衣衫破烂,看得出来应该是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吧,生活到了他们这个份上,当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一看被警察包围住了,他们立刻下车,提着一袋袋的珠宝、黄金,反朝商业大厦而去,在这期间他们还对着马路上围看的人群放了几枪,枪起枪落,自然是有人惨叫出声的。

    可怜那些看热闹的人,万万没有想到,这子弹会无情地射入自己的体内。

    人群中一有人中枪,场面顿时慌乱了起来,警察们也来不及去管他们,只得眼睛死死盯住那八个匪徒,由于他们刚才开枪伤人,这时,警察们也不敢急急逼近,当即只是下命令疏散人群,然后再叫武警来支援他们。

    对方有枪,他们的危险程度已经不同于一般的匪徒了,像这样的具有高危险性的匪徒,一般警察才不敢贸然与之对抗呢,像这种难办的事,他们会第一时间呼叫武警部队,毕竟在无情的子弹之下,一个不留神,是会送命的,别人死,总比自己死好。

    怕死,是人的天性,警察怕,匪徒也怕,但由于这些匪徒们刚才开枪伤人,那些警察就不敢逼近来看,他们已经知道警察们的顾忌。

    大厦里仍有很多人,他们没有想到这些匪徒会再度会来,一时间很多女人又惊叫起来,个被匪徒连放了几枪,吼道:“你TM叫什么叫?再叫一枪打死你。”

    场面顿时寂静,匪徒们知道此地非久留之地,当即从人堆里抓起了一个小女孩做为人质,又慢慢地走出了商业大厦。

    小女孩似乎是跟着她父母而来的,她父母被匪徒一吓,也不敢多嘴,特别是她的父亲,简直一动也不敢动,连自己的女儿将被带走,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也许在他心里,自己的命远远贵过了自己的女儿。

    但小女孩的母亲却不一样了,她虽然也害怕匪徒,但看到自己的女儿要被匪徒带走,她是说什么都不肯,一个劲地下跪磕头,乞求着,奈何这些匪徒丝毫不为所动,其中一壮汉直接是一横掌打在她的脖子上,她立刻就昏了过去。

    莫浪和陈嘉仪是十分清楚地看着这一幕,陈嘉仪贝齿轻咬着嘴唇,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刚才的害怕而流泪,还是为那个小女孩而流泪,嘴中喃喃道:“好可怜的小女孩!”

    莫浪只是瞥了一眼她的父亲一眼,然后冷冷地道:“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干脆不要做了。”说着,他自己竟慢慢地从弯道里走了出去,朝那些匪徒逼近。

    陈嘉仪大惊失色,不禁叫道:“莫浪,你要干什么?”

    莫浪心头热血燃烧,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狗屁的正义感使然,他竟有一种想要救回小女孩的冲动,这念头在小女孩的母亲被打昏了之后就更加地强烈了起来,在匪徒们要将小女孩带走时,莫浪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走出了隐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