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 戴绿帽

    更新时间:2018-11-15 15:30:15本章字数:3001字

    正要准备强行占有她的时候,不合时宜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是陈嘉仪的。

    本来她也被莫浪的抚摸搞得难以忍受了,但一听到手机铃声,她似乎立刻就冷静了起来,强硬地推开了莫浪,一句话也不说。莫浪见她如此,一颗被欲望冲昏了头的心脏也突然冷静了许多,鬼使神差地松开了手,任她脱离自己的怀抱。

    陈嘉仪站起了身,也未再看莫浪一眼,拿起电话,接听着,“喂。”

    “啊,老公,你回来了?”听到电话中的声音,她一脸惊讶,但惊讶仅仅只持续了一秒钟而已,又立刻转为了慌张。

    “没带钥匙?哦,那你等等,我这就来给你开门。”

    莫浪心中一凉,暗叫了一声不好,然而陈嘉仪面色更是难看,急着回头,对着莫浪道:“快,你快躲起来,我老公回来了。”

    躲?我为什么要躲啊?莫浪一阵郁闷,自己又不是跟你偷情。说到偷情,刚才的事……莫浪又心中不安,一起身,道:“躲哪里?”

    陈嘉仪慌张地左右一看,这房间里也确实没有什么其他地方了,突然看向了床的正对面,有一个用布遮成的衣柜,她微微想了一下,指着衣柜道:“就躲那里面。”

    莫浪一阵无语,但还是依着她,钻进了衣柜。

    这似乎是陈嘉仪专用的衣柜,里面只有她的衣服,而且还挂了好几条内衣、内裤的,现在贴着莫浪脸的,正是一条纯白色的内裤。

    闻着这略微销魂的气味,莫浪想起了刚才差一点就将她依法办事的一幕,心里一阵阵可惜地叹息着。

    这时候只听着一个略为浑浊的声音说道:“嘉嘉你怎么还没睡觉吗?”

    “呵呵……还没呢,我正在跳舞,跳着跳着你就打电话来了。”莫浪听的出这个女人声音就是陈嘉仪。

    “你可不要老是这么晚才睡觉哦,女人睡晚了对皮肤不好。”浑浊的声音笑着说道。

    陈嘉仪似乎耍着脾气嗔道:“皮肤再好有什么用?你娶我吗?”

    “呵呵……这个是早晚的事。”浑浊的声音沉默了一阵,才说道。

    听到这里,莫浪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来了精神,娶她?难道他们还没结婚?这个男人年纪这么大,陈嘉仪这么漂亮这么年轻……难道,是二奶?

    身体顿如遭雷击,莫浪一边感慨着,一边心也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滋味。

    他们二人上了楼,由于这个用蕾丝一般的布料做成的衣柜透光性很强,莫浪可以清楚地透过蕾丝布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魁梧男子搂着陈嘉仪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他认识,正是前天他所看到的那个开宝马的男人。他一把抱起了陈嘉仪,然后直接将她扔到了床上。

    笑道:“宝贝儿,你可想死我了。”说着,他自己脱起了衣服来。

    陈嘉仪叫了一声,然后似乎顾忌着莫浪也在卧室里,所以不太好意思地道:“不要在这里。”

    “不在这里?”那个男人笑了笑,道:“那宝贝儿你想在什么地方呢?”

    这男人性欲很强,一跳就扑上了床,抱着陈嘉仪就把她所穿的粉红色超短裙给脱了下来。

    莫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一颗心脏几乎就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一般。

    粉红色的超短裙被扯掉了,果然玫瑰红的内裤映入了莫浪的眼中。莫浪心里一阵激动又是一阵气愤。

    陈嘉仪的那一双玉腿被那男人以宽大的手掌摩擦着,抚摸着,听着他低沉的笑,似乎想要占有她的一切。

    莫浪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他恨不得冲出去痛扁这个男人一顿。因为现在,这个男人,正把自己心中的女神给压在了身下,并且正要对她做出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

    但几次深呼吸下来,莫浪又苦笑着自嘲道:“我是她什么人?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恐怕要比我跟她的关系强上一千倍一万倍吧?”

    但即便是莫浪不想看到的那一幕,还是不可控制地发生了。陈嘉仪在他的身下呻吟着,那男人魁梧的身体迅速抖动着,所幸这一幕也并没有持续多久。

    不该看的,莫浪也不想看,他很害怕陈嘉仪在自己的心目中的形象会因为眼前那个光着身子的男人的所做所为而改变。

    无论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在莫浪的心中,至少她是很单纯,很真实的一个女人。

    紧闭着眼睛,每听见一次陈嘉仪的轻哼的声音,莫浪心中就疼痛一下。本来拿这种事来说,即便是观看的人,也会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欲望,但莫浪在此刻真的是没有一丝邪恶的念头。

    脑袋中,想像着陈嘉仪她的美、她的好,然后从第一眼看到她,逐渐地换成今天晚上的她。莫浪情不自禁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那个男人发泄完毕了,紧紧的抱着陈嘉仪,道:“宝贝儿,我爱死你了。”

    陈嘉仪没有说话,反而一噎一噎地哭了起来。

    那男人微一惊讶,问道:“宝贝儿,你怎么哭了?”

    陈嘉仪哭着道:“你,你给我的承诺到什么时候才能兑现?”

    那男人一声叹息,道:“我跟你说过的,很快的,我只要先把家里那位给搞定了,自然就会来娶你了啦。”

    陈嘉仪怔怔地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贝齿轻咬着嘴唇道:“我这一等,可是足足等了你三年了。”

    “呵呵……”那男人怜爱地抚摸着她的秀发,道:“相信我吧,宝贝,你是属于我的,谁也不能将你抢走,我也是只属于你的,我们两永远在一起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了。”

    跳舞机仍是播放着劲爆的音乐,莫浪等在衣柜里,简直是度时如年。这一刻,他已经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因为无论怎么样,他都不希望看到陈嘉仪跟这个老男人在一起。自己既然不能拆开他们,那就只有自己默默地离开了。

    但,那男人究竟什么时候会走?今天晚上还是明天早上?现在的时间已经太晚,他要走的话,恐怕不太可能。那如果他在这里过夜,自己岂不是也要在陈嘉仪的内裤衣柜里睡一晚?

    这个,虽然在很多人听来也许这是个很大的艳福,但莫浪却不想享受如此的艳福。

    静静地听着他们谈话,几乎整整谈了两个小时。莫浪蹲在衣柜里,闻着那些内衣裤的香味,一阵发困。

    他兀自琢磨着,自己的左眼能够拥有很强的洞察能力和先知之力,会不会也拥有写轮眼的幻术之力呢?

    想到这一点,他立刻将双眼透过蕾丝布,盯着躺在床上的老男人的眼睛,使劲地看他,心里默念着“快点睡去,快点睡去……”

    不过,这一招似乎没有什么作用,莫浪使劲地朝他眼睛瞪了半天,都没有把他弄得睡着。如果换做眼睛可以杀人,就刚才莫浪的那般观看,已经足以将那老男人杀死无数次了。

    失望之下,突然裤子的口袋里响起了新闻联播的声音,这是莫浪手机独有的铃声。登时一惊,心道:“我擦,谁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害人啊?”

    赶紧将手插入口袋,摸出手机,按了一下红色的开关。却见手机屏幕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写着“老胡”两个字。

    莫浪不禁在心里大骂了老胡五百遍。

    却听床上的老男人突然问道:“什么声音?”

    擦,他果然也是听到了。莫浪一颗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里。他如果要是发现了自己的存在,那么陈嘉仪可就不好过了。莫浪倒没有什么事,他现在无论是身份还是财产都属于最基层,光杆一个,自然什么都不怕。

    但陈嘉仪不一样,莫浪刚才听到了这老男人信誓旦旦的承诺,说是一定要娶她的,如果他发现了莫浪在此,无论莫浪先前有没有跟陈嘉仪上过床,都是免不了被这老男人怀疑到那个方面的。如果陈嘉仪给他戴了绿帽子,他还会娶她吗?

    这就不太可能了。

    陈嘉仪也是明显地怔了一下,一指床边的跳舞机道:“游戏机的声音呢。”

    “不是。”那老男人摇了摇头,道:“不是游戏机的声音,是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来着的……”

    擦,按说他也没听清楚刚才莫浪的手机铃声。只觉得是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而已。

    莫浪心道:“新闻联播播放了几十年了,你丫的当然听得熟悉了。”

    透过蕾丝布,竟见那男人站了起来,一直莫浪这个方向,道:“好像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莫浪心中咯噔咯噔连响不止,骂道,你NND的耳朵要不要这么毒啊,铃声只响了三秒钟我就挂了,你竟然还能听到是从我这里发出来的?

    莫浪心里虽然骂着,但还是慌起了神来。万一他要是真的过来打开了衣柜,莫浪可就彻底曝光了。

    盯着他渐渐靠近的身体,莫浪直闭上了眼睛,默念道:“你丫的可不要靠近啊,如来大大、耶稣老爷你们可要帮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