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 比划几手

    更新时间:2018-11-15 15:30:15本章字数:3535字

    接下来的几天,莫浪还是一如既往地学车,安琪也不管他,只让他自己开。反正她们老板说过了,放心让莫浪开。几天下来,那辆雷克萨斯rx270被刮得像一辆大花猫似的。但莫浪却开得很有劲。

    他自己猜想的也没有错,到第三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掌握了开车的技巧。第四天的时候就已经能上公路上逛一圈了。当然,是他自己一个人去的,安琪不敢坐他开的车。

    第五天安琪看他各方面都合格了之后,就打了个电话给李银峰。接着莫浪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根据安琪所说,他休息两天之后就正式上班。

    果然在一周之后,一张驾驶证递到了莫浪的手上。钻入了李银峰的法拉利豪车,现在莫浪既然已经学会了开车,那么自然就是他来开车的了。

    李银峰依旧像往常一般西装革履,淡淡地道:“去ZH大学。”

    莫浪对ZH市不太熟悉,但车上有电子地图,所以开车过去也不是难事。一路上车速颇快,但看得很平稳。李银峰略有惊讶,道:“不错嘛,才学了短短几天而已,就能够掌握到这个程度了。”

    莫浪嘿嘿一笑,只得谦虚地将功劳推给那位冷冰冰地安琪,道:“全是安琪教导有方。”

    “哦?安琪?”李银峰微微一笑,道:“那你觉得她怎么样?”

    莫浪一听,顿了一下,昧着良心道:“她很不错的,人长得不错,能力又强。”

    本来莫浪是不想如此夸她的,但不知道曾经听谁说过,在老板面前永远不能说真话,所以,莫浪就编造了这么一句谎言。

    “呵呵……”李银峰忽地神秘一笑,道:“安琪到现在可还是单身哦,如果你有想法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莫浪尴尬一笑,道:“我?算了吧,我跟她可不是很般配呢。”

    安琪也是李银峰的助手,但一个长相不错、身材也不错的女助手,总会让人联想到她跟老板的一些不正常的关系。在莫浪看来,这李银峰跟安琪之间肯定是存在某些私情的。他说这句话,搞不好是想将自己的包袱推开而已。

    “这样么?那就遗憾了。”李银峰听他如此说,也只有遗憾地说道。

    ZH大学已经到了。这所大学修得很漂亮,看着大学的校门,莫浪有些感慨。如果自己高考没有落榜,那么现在的自己可能也是在某家大学里上着课吧?

    回想高中时期的那些人,那些事,到现在竟有些晃如隔世。

    这是大清早,很多大学生都在外面吃完了早餐正准备进去。李银峰从他身边的坐位上拿出了一束玫瑰花,一脸笑容地看着窗外。

    莫浪见他如此,也猜到了他的意图。唐霞儿正是在ZH大学读大三,李银峰此来肯定是为了送花给她吧。

    不过随即莫浪就暗暗摇了摇头,心中道:“这厮虽然是个有钱的主,但泡妞技术还不怎么地,你如此派头来送花,别人好意思收,才怪呢。”

    只见他的视线锁定了窗外,从正东方走来的一个美女。这人正是唐霞儿,莫浪当然是认识她的。而且还见过她两次的,准确的说,应该是见过她的照片两次。

    唐霞儿果然不愧是被称之为校花级别的美女,清雅的素裙将那亭亭玉立的身体完美地衬托。她的身高一米六的样子,看起来颇显瘦小,属于娇小美女类。那张面容长得很精致,她的皮肤也很白皙,像这样的女人,从小到大,或者是一辈子都不是一般的人能比的吧?

    如果抱着她,她的头已经会靠在我的胸口位置。莫浪盯着那佳人儿,如此地想着。

    李银峰当然不知道莫浪正在意淫他的所爱,见她靠近,车门一开,很优雅地走了出去。截住了她的去路,李银峰将手中玫瑰花一递,道:“等候多时了。”

    唐霞儿似乎不太喜欢这家伙,白了他一眼,道:“等我干什么?”

    李银峰笑道:“当然是送花给你了。”

    “你为什么要送我花?”唐霞儿道。她的声音也有点冷,但相比较安琪的那种冷,似乎还要好上一些。

    李银峰的脸皮确实还够厚,笑道:“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也希望你能跟我在一起。”他的眼神表现得很真诚。

    莫浪突然觉得有些肉麻,像这样的话,他可说不出来,即便是自己最喜欢的人。也正因为如此,自己暗恋苏浅月高中三年,也一直没敢跟她告白。想到这里,莫浪感觉很是可惜,如果当时大着胆子跟她挑明了,现在会是怎么样的一般景象呢?

    唐霞儿乃是校花级别的美女,平时也少不了被人如此地告白,所以,她显得很镇定也很冷淡,“可惜我不喜欢你。”说完这句话,她就侧过身准备从李银峰身边绕过去。

    李银峰自然不会如此轻易地就被打败,赶紧追上她,拉过她的手,将那束玫瑰花硬塞到她手里,道:“我知道我这么做有些唐突,但,你要相信,我爱你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也相信,终有一天,你也会爱上我。”

    送完了花,他很有礼貌了退身而走,对着唐霞儿笑了笑。

    唐霞儿微微怔了一下,拿着手中的花,扔也不是,拿着也不是,一时间,脸色颇为难看了起来。

    李银峰回到车边,并没有上车,而是目送唐霞儿慢步走进了校园。只可惜,唐霞儿在校门旁遇到了一个似乎是女同学之类的人,便将手里的花当作人情转送给了她。自始至终她也没有回头看李银峰一眼。

    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了之后,李银峰才打开了车门,进到里面。莫浪有点不明白,忍不住问了一句:“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李银峰却微微一笑,道:“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既然张云松采用远攻,那我就选择近战。今天送花的目的并不是要她一下子就接受我,而是要她对我对我产生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而已。在我看来,似乎已经达到目的了。”他很自豪地说着,似乎很有成就感。

    莫浪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虽然自己不是什么泡妞高手,但最起码的还能对女人猜测一二。像李银峰如此的追人法,也许对付一些普通女孩子尚可,但像唐霞儿这一类的可就有些难度了。毕竟她是市长的女儿,她可是什么都不缺的,你跟她显摆你多有钱,是没有用的。

    “走吧,去‘北海俱乐部’。”李银峰道。

    北海俱乐部,其实是一家拳馆,里面是专修截拳道的。莫浪问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李银峰笑着道:“虽然有请了你这么一个保镖,但我自己练一练也是好的,如果张云松下次在我一个人的时候又来偷袭呢?这个叫有备无患。”

    莫浪暗暗佩服了他的谨慎,也同时感慨着,他做为跃海集团这么大的一家公司总经理为什么能够如此的悠闲。也许像这些大老板都是如此悠闲的吧,累死累活的总是那些最基层的员工。

    俱乐部里没有多少人,看起来颇为冷清。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正被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指导着踢腿、出拳。其他的人,也是各练着各的,有的在压腿,有的在打沙包。整个馆内,也不过是八个人而已。

    李银峰显然跟这里的老板是认识的,一进来就招呼道:“王师傅,早啊。”

    坐在柜台处,慢悠悠喝着功夫茶的一五十来岁的男人一听这话,嘿嘿一笑,道:“李先生早。”

    李银峰道:“早就听闻王师傅截拳道厉害,所以今日空闲,便想来学上几手,王师傅有空吗?”

    那王师傅点了点头,道:“李先生光顾,我们自然是有空的……”

    只见他们走到一旁,说着笑着。关于这些莫浪当然是不感兴趣的,在他眼里什么狗屁的截拳道,完全不入流。没有跟随李银峰,他径自找了个坐位坐了下来,只看着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练习踢腿。

    “脚踢高一点,速度还要再快一点,李三脚可不是这么踢的。”那个四十来岁的师傅在一旁严肃地指导着。

    “哦。”少年看起来很老实,听着师傅的话,口中嘿哈出声,左右脚交替踢出。忽地一个不稳,脚下一歪,就栽倒了下去,摔了个狗吃屎。

    莫浪看得一阵好笑,不禁道:“李三脚?什么李三脚啊?”

    他对于截拳道完全不懂,这一笑言,却似乎被那个四十来岁的师傅听到了,他微微一笑,地对着莫浪道:“小兄弟难道不知道李小龙的独门绝技李三脚?”

    我擦,耳力这么好?莫浪只是轻轻地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想不到就被他听到了。当即略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可真不知道。”

    在很多人的眼里,那李小龙就跟神话一样。可是在莫浪的心里确实对他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不管是截拳道还是李三脚,他都是不清楚的。

    那师傅冷冷哼了一声,招呼着那少年重新站起身来,道:“我来给你演示一遍,你可看好咯。”

    少年很听话地走到一旁,同莫浪一起观看着。

    也许这师傅也想在莫浪面前露一手,他先打了几拳,然后,双腿交替踢出三个连环踢,招式说实在的不怎么好看,但是其威力么,似乎不小。

    三连踢完毕,他颇为满意地笑道:“看见没,这才叫李三脚。”

    莫浪自从得到了卡卡西的能力以后,其心性跟以前不大相同了。对于那些看不过去的事,总会忍不住多说一句,也不会管它是什么场合。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吧。当即道:“这位师傅,这三脚踢这么高,那岂不是下盘失守?如果有人攻击你下盘,你该怎么办?”

    那师傅冷冷地瞥了莫浪一眼,冷笑他的无知,道:“李三脚讲究先发制人,如此迅速的连环踢,谁又会在抵挡之余还能反击?”

    莫浪因为左眼拥有写轮眼的几分能力,在刚才已经将那师傅的三连踢看得十分透彻,在他的左眼当中,那师傅的踢腿速度也显得很慢,速度一慢下来,破绽就出来了。

    “那如果别人后发先至呢?截拳道的意思是阻击对手来拳之法,或截击对手来拳之道,你既然能以此制别人,别人也能以此来制你哦,总之在我看来,脚踢太高了,对自己不利。”莫浪认真地说道。

    “哦?”那师傅听得颇为不悦,道:“似乎听来这位小兄弟对搏击很有见解嘛,既然如此,我们比划几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