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难道我还不值区区四千万?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0本章字数:2229字

    索马里时间16:43分,首都摩加迪沙。

    白色建筑静静屹立在旧商港不远处的沙地,透过二楼残缺的木质窗框,隐约能看见海平线上的剩余残阳,绯红似血,彼时有风拂过,映照在海面的断壁残垣便随之漾起层层涟漪,触眼是一片的波光潋滟。

    经海平面反射过来的光有些刺眼,阮续眼睛微眯,逼褪眼眶里的那抹酸涩才收回视线,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她已经有接近27个小时没有喝水进食了。

    虽然精神总体还算不错,可危境中极易滋生的负面情绪也确实对她造成了些影响,比如耳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阮续眉间微蹙,敲击手背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到底没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

    只是她没说话,对方却先抹着眼泪靠了过来,抽噎道:“阮……阮总,公司什么时候才会把赎金打过来啊?”

    女孩叫秦梦歌,不过双二年纪,去年刚从专科学院毕业,是她破格招聘进集团的翻译。

    阮续对自己人一向宽容,睁了眼,视线在女孩还带着稚气的脸上略一扫过,声音平静,“害怕?”

    答案是肯定的。

    本来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国外出差,却遭遇绑架甚至有被撕票的危险,怎么会不害怕?

    “……阮总您就不害怕……”

    “哐!”

    话音未落,楼下便突然响起木质物件重重倒地的声音。

    秦梦歌脸色顿白,整个人也跟着颤了下,却还是很坚强的把最后一个疑问助词说了出来。

    阮续倒没什么反应,只是看了眼坐在她附近一直沉默着的助理陆然,淡道:“怕什么。”

    她古井无波的眸子里突然就蕴了笑,捎带微微上挑的眼角,端的是难以言表的沉着肆意,“难道我还不值个区区4千万?”

    秦梦歌看着她,愣了几秒便立刻反应过来,将心里那点没着落的担忧害怕丢了个差不多。

    对了,他们阮总是什么人!?

    在G市随便提个人出来问问,后面都带着一大串的修饰词排比句,幼年无依,十四岁才被接回阮家,十七岁便修完沃顿和斯坦福两个商学院的博士学位,同年回国进入阮氏集团,二十一岁已经职任执行总裁,阮老爷子退居后台后更是直接坐上了总裁的位置。

    她既是阮家人又是阮氏总裁,阮氏怎么可能不管她!?

    一笔笔“丰功伟绩”像是一针强心剂缓缓推进心脏,秦梦歌急促的心跳逐渐缓了下来。

    定了心神,她拿袖子擦擦脸就要坐回去,阮续却轻拍了下身侧的木板,“就坐这儿吧。”又对着陆然略一侧头示意,让他也过来,“晚上有些冷,大伙儿一起能暖和点。”

    天冷是个不怎么高明的借口,索马里属热带沙漠及草原气候,常年高温干旱,即便是冬季晚上的气温也能达到20度上下,但围坐过来的两人表情却放松不少。

    阮续指尖在手背上轻敲了下,没再闭眼,而是将视线投向右侧方,一二楼之间的楼梯口,从她的位置一眼就能看见是否有人上来。

    她能明显察觉到从身体深处涌上的疲惫感,但力不从心的感觉才是最要命的。

    刚才那话并无作假,毕竟如果单单按照投资和后续发展来看,把她救出去后,她能在未来二十年内给阮氏带去近兆美元的净盈利,区区4千万美金着实不能算什么,但关键就在于,不止单单。

    起初她就因年资尚浅担任总裁一职而遭到许多阮氏旧派的反对,虽说这两年位置稍站稳了些,但不忿之声却也从没断过。

    现在她被困索马里,她那一心想要执掌大权的二叔怕是在紧着给那些人上眼药。

    要只是上眼药把她挤兑下台那还算是好的,万一……

    联想起刚才楼下的动静,原本在她脑海还有些模糊的念头逐渐成型,阮续整颗心都沉了下去,沁着丝丝冷意。

    良久,她收回目光,双手拢进大衣,将夹在胸衣海绵垫和肩带之间的硬物别在后腰。

    又慢悠悠,用仿佛只是在谈论天气如何般的语气,淡淡道:“等会儿都机灵着点,我们可能遇到了点小麻烦。”

    陆然神色一紧,秦梦歌却是听得一头雾水,可还没来得及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楼梯上就响起交错沉重的脚步声。

    紧接着,二楼就上来五六个背挎着枪的黑衣男人,头上都带着同色面罩,只露出一双双形状各异,但都同样阴婺凶狠的眼睛。

    秦梦歌忽然就打了个冷颤,打从心底渗出的寒意像毒蛇吐信似的,嘶嘶作响。

    她一时怔住,不知该如何反应。

    为首的黑衣男人却在几人身上迅速扫过一圈,最后将视线定在阮续身上,咒骂了句什么,伸手拔出别在腰间的手枪大步走到阮续跟前,拉开保险栓抵在她眉心。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秦梦歌惊声尖叫。

    一直存在感极低的陆然却突然朝对方扑了上去,伸手就要去夺枪,可武装头子反应更快,立即调转枪口扣动扳机。

    “砰!”

    子弹从枪管急射而出,陆然的裤子立刻被暗红色的液体洇湿,痛呼一声倒在地上。

    “hey!”看武装头子似乎还想再补一枪,阮续来不及等秦梦歌翻译,已经用英文阻止道:“Iwanttotalk!”

    显然,虽然索马里的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和索马里语,但英语在这还是管用的。

    武装头子看她一眼,戾气十足地掀起嘴角,将枪口重新抵回阮续眉心,用蹩脚的英文回道:“……Aboutwhat?”

    “I’llpaytheransomforyou.”

    ·

    索马里时间16:49分,旧商港近海。

    AH-64稳稳停浮在海面上空,机舱内是数名身着作战服的战员,在听完汇报后不期而同望向某个侧影。

    舱门附近斜倚着个同样身着黑色作战服的年轻男人,逆光中看不清表情。

    他两指灵活把玩着一柄短刀,泛着寒意的白刃不时拂过那双形状锋利的黑眸,声音冷峻低沉:“两名女性一名男性?”

    “是,阮氏集团的总裁也在,他们主营船舶运输,和政府方面也有交道。”

    “呵。”听出那人言下之意,男人低笑下拉开舱门,旧商港顿被他尽收眼底,似有张蓄力的无形之网在缓缓收紧。

    萧戎微眯起眼,残阳在他本就刚毅锐利的五官打上深刻的阴影,一眼看去就有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桀骜不羁,不笑的时候尤甚,似乎连每根头发眉毛都在无声彰显着他十分棘手的事实,浑身都带着一股难以亲近的冷意。

    猎猎风声中,他一头黑发恣意飞拂,一勾唇。

    “那你们把飞机停这儿是几个意思?11分钟4海里,你拿戎哥当旗鱼往海里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