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姑娘枪法挺准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0本章字数:2157字

    距离天黑不到一刻钟,眼前的这片昏暗就像是他们即将陷入黑暗深渊的前兆,而比将要到来的黑暗更令人恐惧的,是孤立无援危机重重的境地。

    刚射击过的枪口滚烫,重新抵在眉心,阮续却只觉四肢百骸都冰凉极了。

    陆然在压抑着呻吟,可身下地板已经洇出大片触目惊心的血迹,他从进公司就一直跟着她,到现在足足已有五年,公事上虽然处处以她为主,但因为比她年纪大总是会下意识对她多加照顾。

    在阮续心里,他早不是单纯的下属,而是可以交心的朋友、兄长

    浓重的血腥味熏得人胸腔抑闷,阮续死死咬住后槽牙不让自己露出一丝胆怯,却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索马里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

    人命在这些人面前轻贱如蝼蚁,生命在这里并没有被赋予意义。

    但她,不能退,更不能怕。

    阮续沉而缓地吐出口气,沉声道:“告诉他,我可以支付赎金。”

    说完,她唇角勾起个恰到好处的弧度,又不咸不淡补上了句,“一次性拿到相当于三年工资奖金的机会可不多,你确定要一直在那发愣?”

    阮续没有侧转过头也没有提点姓名,但这话却是明明确确对秦梦歌说的。

    这里,她是唯一能和武装分子进行深层交流的人。

    秦梦歌哆嗦着抬眼,正看见阮续嘴角那抹从容不迫的笑,在魁梧彪悍的武装头子对比下,她身量分明显得十分微不足道,可周身却都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冷静坚毅。

    她怔了几秒便立刻反应过来,领悟到什么叫做“有钱能使磨推鬼”,一点不带停顿磕巴地将阮续的话翻译了一遍。

    武装头子闻言看了阮续一眼,似乎是在思考可信度,数十秒后他将枪口从阮续眉心移开。

    “可以,但是要加价。”武装头子说话时对着秦梦歌,一点不客气的示意她翻译,“一个人头一百万。”

    说着,他枪口又滑到了阮续胸前,“还有,你最好别耍花招,不然我会让你后悔刚才那颗子弹打穿的是你下属的腿,而不是你这颗漂亮的小脑袋。”

    胸前的触感清晰,虽然不带任何的狎亵意味却也足以令人不适,尤其耳边陆然逐渐降低的声音,更像是在她心里添了一把火。

    “四千三百万美金,成交。但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现金,需要一台电脑进行转账。”

    阮续深吸一口气,伸出食指将枪口从自己胸前推开,“另外,劳烦别拿枪对着我,我脾气不好,也许会忍不住拧断你的手指头。”

    秦梦歌翻译到一半立刻打住,没敢把后半句照实译出来,心里却惊叹:阮总总裁力MAX!

    很快就有人拿来一台电脑,阮续就地坐下,将电脑打开放在腿上,迅速调出转账页面。

    用四千三百万换三条人命,在她看来是笔还算公平的交易,只是绑架成功就要妥协交出赎金,无疑是对武装分子的一种纵容。

    阮续并不乐见这种解决方式,尤其是在看到站在她身后武装头子兴奋贪婪的表情时。

    她指尖在键盘上翻飞,调出密码页面的同时,一条包含着求救信号和经纬度的指令也随之发了出去。

    毕竟所谓的交易,是指有交才有易,可这些武装分子却不一定会懂得并遵守这个原则。

    又或者能出现什么新的契机,比如屏幕左下方角落里突然反射进的三根手指。

    阮续敲击键盘的手指几不可见的一顿,随即恢复正常,最中间那根手指上的红色小旗却异常清晰地在她脑海里一遍遍浮现。

    红色旗面的左上角依稀可见缀在其间的五颗星。

    那是,华夏国。

    阮续说不上来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一晃神间险些输错密码,急忙收回分散的心神。

    就像久经黑暗终于见到光亮,第一感觉反不是喜悦,而是那光明亮到刺眼,让人忍不住眼眶发热。

    在她又敲下一个密码字符后,三根手指变成了两根。

    阮续很快明白那是在倒计时,她呼吸微屏,心脏狂跳不已,面上却仍是一片波澜不惊。

    不知道对方准备采取什么措施,阮续怕有所遗漏酿成不可挽回的错误,眼睛眨也不眨得紧盯着屏幕,输入密码的手却不停,瑞士银行的保密等级一向极高,她的账户更是设定了三层密码,现在看来真是拖延时间的一大利器。

    正想着,那两根手指突然做了个卧倒状,下一秒,就只剩一根画着国旗的手指竖在那里!

    “趴下!”

    阮续当机立断喊道,同时身子侧滚将离她最近的秦梦歌带倒,屋内懂中文的只有他们三人,陆然听见后应该能明白有人施救,不会轻易冒头。

    几乎在她话音落下的同时,屋子里就被丢进个圆柱形的黑色物体,不偏不倚正停在那群武装分子前面,没等他们有所动作,强烈而刺眼的白光就立刻四射开来!

    及至索马里时间17:00整。

    萧戎双臂用力纵身跃进,他动作轻盈灵敏得像是头大型猫科动物,落地时完全不受地心引力一般悄无声息。

    察觉到危险的武装分子因为视野被剥夺而开始四处扫射。

    萧戎眼神肃凛,躬身前进,及至跟前倏地握住枪杆反手卸下那人配枪,随即双手钳住他肩膀下压,同时屈膝狠狠顶上,那力道瞬间粉碎了对方数根面骨,武装分子却连痛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又被萧戎踹出去数米远,重重砸上了墙!

    如果其他武装分子能看到这一幕,大概多多少少都会起到些震慑作用。

    但现实是,只有阮续一个人看到了。

    因为身份特殊性,她以前也见过不少身手了得的人物,阮老爷子之前的私人警卫队队长更是世界级的散打冠军。

    可面前的男人虽不显彪悍魁梧,一招一式却都利落精悍到了极致,他出招动作并不在意是否好看漂亮,而是实打实的拆招回击,怎么能最快最狠击败对手就怎么来,给人的视觉冲击反而无可比拟。

    没两分钟武装分子就差不多都被他缴了械,阮续心下稍安,余光一扫瞳孔却骤然收缩,反手抽出别在后腰的手枪对准男人!

    “砰!”

    枪击声就响在身后,萧戎略有些意外地回头,正对上两泓井水般沉静的眸子。

    他又睥了眼在地上捂住右手痛呼的武装分子和掉落一旁的短刀,一挑眉,扬声道:“姑娘,枪法挺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