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0本章字数:2023字

    姑娘,枪法挺准呀~~

    阮续握枪的手僵了僵,也不知是因为男人的称呼还是那轻佻的语气。

    这时楼下却传来陆陆续续的脚步声,隐约还有光束从楼梯口照进来,伴随着响亮的大嗓门,“戎哥,完事儿啦?”

    “不然呢?要等你们这帮兔崽子过来支援,你戎哥早歇菜了!”

    萧戎踢踢踏踏走到楼梯口,喊:“赶紧麻溜儿的滚上来!卫生员也上来,有人质受伤。”

    话音落下,楼下就小跑上来几个身穿迷彩服的战士,一脸讨好的对着萧戎笑笑,熟练十分地把躺在地上昏迷得七零八落的武装分子控制起来,往楼下押送。

    还有一个提着医药箱的小战士在萧戎示意下跑到陆然身边蹲下,开始做紧急处理。

    看没人注意,阮续把手枪收起坐了起来,被她压在身下的秦梦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得救,顿时嗷的一嗓子哭了出来。

    已经找人把陆然抬下去的卫生员急忙走了过来,“怎么,受伤了?”

    “没有,应该只是受了些惊吓。”看秦梦歌抽噎着说不出话,阮续勾出个笑,柔声道:“能麻烦小长官把她带下去吗?”

    小战士看样子刚二十出点头,脸皮薄,被这么一叫立刻红了脸,半抱着秦梦歌往楼下走。

    其他武装分子也很快都被押送了下去,四周逐渐安静下来,阮续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直到刚才都死死提着的那股劲猛一泄,她全身上下都像是脱了力似的半天缓不过来。

    可她要强惯了,脆弱无助向来只给自己看。

    等感觉身上有点力气了,阮续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刚要迈步就是一阵头晕目眩,险些栽倒在地上,一只温热的大手却力道恰好地握在她小臂,将她带回站稳。

    “谢……”

    阮续下意识就要道谢,带着低沉笑意的声音却让她瞬间不怎么想保持应有的礼节。

    他说:“腿软?”

    说话时,男人的气息丝丝缕缕拂到她脸侧,带着些海水的咸涩清凉,阮续还敏锐地嗅出了浅淡的烟草气味。

    她微蹙着眉略一后退,“毕竟我们一般人可不常遇到这种场面,倒是让长官看笑话了。”

    猜到对方可能是一路从浅海游过来进行救援,阮续心里其实还是感激的,可反唇相稽早已形成生理反应,出了口的话又不能撤回。

    萧戎嘴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原本冰冷桀骜的五官顿时粹杂了些微邪气的英俊。

    他没在意阮续话里有刺,反而一挑眉,道:“一般人?”

    视线略到那大衣掩饰下仍能看出纤细线条的蛮腰,萧戎一双形状锋利漂亮的眼睛有光掠过,“一般人可不会随身携带手枪,而且枪法还不是一般的准。”

    实际上,想要偷袭萧戎的那人在距离他还有二十公分距离时,就已经被他察觉到了。

    常年的特训和实战经验使得萧戎在处于攻击状态时,每根神经都时刻紧绷警戒着,只是他手头上还有一个没解决掉,主动送上来的那人光凭直觉也能知道没什么难度。

    谁料只这么一会儿,那看似柔柔弱弱的姑娘就替他把人收拾了。

    阮续听了这话,勾起个公式化的笑容,在见过他的身手后,她那点本事的确是“不一般。”

    她选择性忽略掉萧戎前半句,只对后半句作反应,“多谢夸奖。”想了想又道:“对了,什么长官回国我做东请您和其他几位吃个饭,虽然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总要表达下我感激的心意。”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阮氏集团主要做的是国内外船舶运输,平时总少不了和政府打交道,虽然看不出男人是什么官阶,但从其他人的态度判断绝对不会低,不准以后还需要劳人帮忙呢。

    这么想着,她又悄眼打量对方。

    男人长相不是一般的英俊,说句万里无一也是当得的。

    他眼窝较深,鼻梁挺拔,比起亚洲人更像是白种人的典型长相,皮肤因常年特训而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一双眼睛异常的漆黑深邃,直勾勾看着人时会有种自带的侵略性。

    只是这样的英俊却和大多数人心中的军人形象大相捷径,倒更像是个悍匪头子。

    阮续心里盘算着,面上却一片真诚,一般军人被这么一谢估计都要回句职责所在不言谢。

    可偏偏她遇上的不是个一般军人,听阮续说完这话,萧戎沉吟几秒后略一点头,随即看着她目光炯炯道;“成,你手机号码多少?我回国了联系你。”

    “……”

    阮续最后留下的是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寥寥无几,都是和她关系要好而又没有什么利益纠纷的,还有一个号码是专用来和生意上有往来的人联系,阮续觉得萧戎不大符合。

    几经波折的绑架事件终于落幕,受伤的陆然被送往医院,因为没有伤及要害,修养一阵子就能好。

    而她和秦梦歌被护送回酒店不久,阮靖远也就是她二叔的电话就打来了。

    手机之前被那群武装分子踩烂,手机卡倒是没事,换个新手机就能接着用。

    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是一阵嘘寒问暖自责不已,至于他推脱说因为给旗下新公司融资,而没能立即拿出赎金的理由,阮续实在是不想理会,先不说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新公司,就说这公司的规模到底有多大,才能让阮氏给它融资后连4千万都拿不出来,笑话!

    可脸皮现在还不能撕破,阮续少不了一番虚与委蛇,挂掉电话,她简单冲个澡就上了床。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点白天的影响,阮续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好不容易睡着,却又梦到了被绑架时的情形。

    枪口抵在眉心的触感真实,那武装头子紧紧盯着她,昏暗之中一双眼睛黑的发亮。

    不想和对方发生冲突,于是阮续问他想要什么。

    她话刚说完,就见那武装头子一把扯下头上的面罩,露出张桀骜英俊的脸,字正腔圆道:“你的手机号码。”

    悍匪头子问她要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