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今天阮总打前阵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0本章字数:2208字

    阮续大脑先是空白了一下,等缓过神来后,首先推测出的结论是:消息是假的。

    阮氏一向不吝啬,她上任后对船员的各项政策福利更是进行了精准的调动,给船员准备的物资都会在预定航程的份额上再加三分之一。

    绥远号这次是往刚果运送医疗器械,来回航程加卸货最多只需要24天上下,也就是说给船员准备的物资有足足一个多月的份额,而从G市到刚果单程需要11天左右,再从刚果卸货返航,途径摩加迪沙最多也只要3天,货轮上最起码应该还有大半个月的物资。

    可蓦地,阮续脑海里又回想起昨晚阮靖远说的新公司,如果是他为了那个新公司的融资,而削减了船员的物资呢?

    有可能。

    不,依照阮靖远的性格,实在是太有可能了!

    阮续没忍住爆了句粗,只恨自己在国外不能把她那“好二叔”提出来,让他也感受一下三天不吃不喝是什么感觉。

    但现在,绝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她沉沉从胸腔中呼出一口郁气,声音清晰冷静而不失条理:“麻烦长官帮我联系一下大使馆,让他们尽快帮忙购买物资,水和食物为最优先,一切费用均由阮氏承担。物资就送到绥远号停靠的港口,同时我和摩加迪沙副市长交涉的地点也会改到那里。”

    萧戎也不多言,走廊里很快就响起接通电话的提示音。

    阮续回到秦梦歌的房间,又将萧戎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最后道:“你只要直译就好,我说什么你就一字不落地给我翻译过去!”

    “啊?那……”秦梦歌想起阮续关于掰断手指头的那段发言,怯怯的问:“骂人的话也?”

    “照翻不误。”阮续拉开窗帘,像是越过一栋栋白色的建筑看到了停靠在港口的巨大货轮,和煦阳光下她声音却好似凝了冰,“你词汇量应该够用吧?”

    ·

    直升机到达港口上空时,正迎上摩加迪沙耀眼到刺目的金色阳光。

    阮续微眯了眼睛,便看到距离港口不到五海里的海面上停着一艘水灰色的巨大货轮,依稀可见船身印刻着的“绥远”二字。

    海面风平浪静,天气异常晴朗,本该……是个好天气的。

    几分钟后,直升机在港口的停机坪上停稳。

    机舱距离地面有些高度,阮续下机时,风衣被螺旋桨转动掀起的气流带向身后,她迎着风,衣袂咧咧作响像披着战袍,一身战意。

    萧戎从酒店开始就没有和他们同行,而是先去最近的商铺买下了全部的水和食物应急。

    阮续迈下机舱的瞬间,萧戎也正巧赶到港口,像是有所感应似的,侧头便看到了她。

    从初次见面到现在不过数十个小时,萧戎已经见到过开枪后依旧淡然平静的阮续、被戳穿逞强后掩饰恼怒反唇相稽的阮续、盘算着小心思却大方得体的阮续、毫无攻击力笑着喊“戎哥”的阮续。

    而现在,他又认识了一个全然不同的阮续。

    脚下落稳的瞬间,阮续未束的长发被气流尽数吹向肩后,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

    她立在直升机前,目光远眺,微眯的双眸像两弯泓泉,眉眼却锋利十分,硬生生将她五官本该有的柔婉秀丽都压了下去,大权在握的上位者气息在阮续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令她看上去像是站在高高的塔尖,俯瞰这个世界。

    谜一样的,多变的,女人。

    有碎发迷了眼,阮续略一偏头,细白的手指随意勾起那缕发丝,视线牵引间,正和萧戎幽邃的眸子对上。

    即便隔着些距离,萧戎周身的桀骜也半点没有减弱,不笑时看上去甚至有种冷酷的寡情。

    可阮续却莫名从中摄取了些心安,就像她身处险境时突然出现在屏幕上的三根手指,那面红色的小旗和他都是极其能让人依靠的存在。

    阮续拢紧风衣抬步走了过去,离萧戎更近一些的同时也更能看清绥远号。

    注意到车上放着的水和食物,她笑了笑,“长官比我想得更周到。”

    她之前让萧戎联系大使馆,是因为大使馆更方便购买大量物资,与之相对的就是需要一定时间,但她可以等,货轮上的船员却不能等,萧戎买的这些东西正正解了燃眉之急。

    萧戎没说话,又从口袋里掏出个对讲机,才道:“已经和绥远号调到一个频道了,戎哥永远都想得很周到。”

    阮续接过对讲机,上面还有些余温,萧戎走近细细给她讲解怎么使用。

    和货轮联系上后,她需要了解船员们现在状态如何,同时稳定住他们的情绪,如果情况允许,她还想让船员先对货物进行检查……

    “都记住了?”

    后颈有灼热的温度覆上,阮续被那宽厚的掌心烫得下意识就要缩脖子,又硬生生止住只点了点头。

    讲机上统共也就那么几个按钮,讲一遍就能明白,何况萧戎还给她示范了好几遍。

    萧戎力道正好地在她后颈捏了几下,阮续顿觉绷紧的身体连同神经都放松了许多,听他道:“今天阮总打前阵,戎哥也终于要享受回有人站在前面的滋味儿了。”

    两人就在站在港口,他声音似乎也沾染上了海水咸涩清新的味道,却又痞兮兮的不正经。

    阮续略一笑,这时才想起她叫他“长官”、“戎哥”,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这么想着她就问了。

    萧戎收回手,却站得又离阮续近了些,黑色瞳仁里清晰映出她还带着笑意的脸,道:“萧戎,兵戎刀戈的戎。”

    戎,从十从戈,攻守具备。

    很适合,阮续心想。

    她轻轻呼出口气退后两步,转身望向与港口隔海相望的绥远号,同时按下发话键,一阵滋啦声过后,道:“我是阮续,现在在摩加迪沙港口。”

    话音落下不久,停靠在海岸的绥远号的甲板上便开始骚动了起来。

    有人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拿着远望镜隔海眺望,在看到站在港口出的女人时,喜道:“是阮总!真的是阮总来了!”

    他是绥远号的船长江海,为阮氏工作了已有几十年,这该是他最后一次出航。

    看着众人脸上不言而喻的喜悦,江海压抑下激动的心情,回道:“阮总,我看到您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阮续眼睛微眯,身后却传来车辆引擎发动的声音。

    一列车队缓缓驶入港口,随即稳稳停下,最先下来的是个西装男人,约莫三四十岁,皮肤黝黑眉眼精明,那是摩加迪沙临时政府的副市长。

    她红唇微掀,“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