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有戎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0本章字数:2887字

    眼看着人已经走远了,萧戎的目光依旧没有收回来的意思。

    “诶诶诶~戎哥哥可真厉害,有戎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男人的粗嗓门儿刻意掐尖了嗓子来说话,一旁坐着的其他战士听到这话立刻哄笑出声。

    萧戎收回目光,磨着后槽牙,踩着战靴走到他们的面前,他头顶着太阳炙热的光圈,“看来你们挺闲的慌啊?”有空闲在这儿看热闹?

    打头阵的战士一看他这是要飙,眼珠子滴溜一转,就要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萧戎长臂一伸,肌肉紧实的双臂紧紧锁住那人的喉咙,眼角扫过众人,“看来关于批你们假期的事情,我还要好好的考虑考虑。”

    被他扼住喉咙的战士赶紧告饶,他松开手臂拍拍手说道:“行了,好好给我盯着,就剩这么几天时间,可别在最后栽了跟头。”说罢,不理会还在地上嗷嗷直叫的人,转身离开。

    绥远号的事情总算得到了顺利解决,不过因为连日以来的物资紧缺,船员们的身体都出现了端起营养不良的症状,怕接下来的航行出现意外,阮续不得不找到萧戎。

    “你想让我们为你们公司的船只护航?”萧戎叼着香烟,烟雾缭绕里居高临下的望着阮续。

    她站在风口上,海风吹动着她的裙角和发丝,她不断用雪白的手将黑色的发丝顺到耳后,她的眼神明亮而坚定,“是,我们船员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不能用他们的生命冒险,所以想请你们为我们的船只护航。”

    萧戎眼神落在她的雪白纤细的脖颈上,拇指摩挲着,仿佛还能感受到那天在指尖细腻的触感。他眯着眼睛,说道:“为你们护航倒也不是不行,只是……”他刻意顿住,没有接着说下去。

    阮续抬起眼皮,看向他,黑黢黢的眸子里全是他高大的身影,“萧队长需要我们做什么请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萧戎心里嗤一声,这丫头还真是挺会做人,最开始叫“长官”,看他生气了就叫“戎哥”,现在明明是有求于人,还要叫他“萧队长”,这是变相的提醒他的职责吗?

    他吐掉嘴里的香烟渣,指尖之前触到的滑腻变成了麻痒,痒痒酥酥的一直到了心底,他高大的身躯突然俯身,靠近她,说道:“我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男人身上强烈的荷尔蒙味道扑面而来,阮续忍不住后退半步,脊背被迫顶在了围栏上,仰着头看向他,“当然,只要我们能做到。”

    她仰头看着他,黑色的发丝和白色的皮肤在风中交汇出惊心动魄的美,忍不住伸手将散落在她颈间的发丝握在手中,“如果,我要你呢?”

    他一直望着她,自然注意到他这话说出来时她骤然缩小的瞳孔,她微微张着嘴,看样子这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仿佛才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动作不妥。

    阮续向后仰着身体,试图离开他的桎梏,却没有成功,那高大的身躯将她三百六十度围在了甲板上,连风都只能碰触到她的发丝。

    “萧队长不要开玩笑了。”她直视着他鹰隼般锋利的眼神。

    萧戎把她的发丝缠绕在指间,才觉得那从心底生出的麻痒好过了些,他半眯着眸子,像是沙漠里优雅的豹,他垂眼看着她,说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从看到她第一眼他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想把她抢过来,放在身边,最好能够磨平她的爪子,听她软着声音叫他“戎哥”。

    如他所说,他的神色认真,显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阮续眉心一跳,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队长,我可以把你的这个行为理解为以权谋私吗?”阮续说道。

    萧戎一愣,随即笑开,这话都还没说完就忍不住对他亮爪子了?只不过看她不断闪烁的眼神,这分明是外强中干啊,他说道:“如果你要是想这么理解,当然也不是不可以。”

    在阮续惊讶的眼神下,萧戎伸出手抵住她背后的墙壁,低头说道:“阮总,考虑一下吧,你看看,我们装备这么精良的部队给你护航,多有面子?保证什么海盗头子,反政府武装统统都不敢靠近你的船,这生意多划算,你说是不是?”

    阮续扯扯嘴角,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为人民服务”不是他们做事的宗旨吗?

    “这笔生意……”阮续刻意停顿,抬头看向萧戎,她眼神晶晶亮,带着狡黠,“这笔生意我还要再考虑考虑。”

    萧戎想说你还要考虑啥呀?他这肩宽腿长,一米八零,软件硬件都合格甚至超标,就这样的条件,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

    这一个愣神间,阮续矮下身子从他手臂下的空隙中溜了出去,跑开几步,她转过身,“明天早上八点,船只从码头出发,我希望到时候能够看到萧队长。”说罢她眨眨眼,转身飞快的离开。

    萧戎站直身体,看着阮续的背影越走越远,那样子怎么都有点儿落荒而逃的意思,他搓搓手,那麻痒的感觉更加厉害了,咬掉唇上的死皮,要怎么样才能让阮续答应呢?要不,直接上手抢?

    江海身体还很虚弱,但他放心不下船员,身体才好一点就回到了船上。

    这是他最后一次出海,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要不是阮续在这里,他真的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从船长室里出来,迎面碰到了从甲板上过来的阮续,江海下意识的喊了一声,“阮总。”

    阮续停住脚步,“江船长,你怎么在这里?”

    江海:“明天就要开船了,我上来看看。”他的身体虚弱,但表情和缓,比起之前经历过的事情,能够回家才是最让人开心的事情。

    阮续点头,“我已经跟萧队长他们说好了,明天请他们为我们的船只护航,到时候就可以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去了。”

    江海听到她这话,难掩兴奋,他之前还担心船员们的身体状况不能长时间航行,没想到阮续能够说通萧戎为他们护航,“真的吗?萧队长真的愿意为我们护航吗?”

    阮续:“应该……是的……吧。”

    阮续站在甲板上,裙摆迎风招展,整个人像一株盛开的虞美人。她正等待着护航船的到来,阳光洒落在海面上,波光粼粼,映衬着她的水眸。

    萧戎收起望远镜,大声道:“加速前进,务必在天黑之前到达补给港口。”回答他的是震耳欲聋的汽笛声。

    有军队护航,阮续才算真正的放下心来,索马里海域不太平,海盗猖獗,她不能让船员们再一次冒险。

    听到汽笛声,她转过头,听到那人的声音由扩音器中传来:“这里是华国海军阮续阮续老爷子部正在为你护航,请确认航线,一路顺风。”

    她目光落在甲板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正望着他们的方向。

    阮续对身边的江海道:“江船长,出发吧。我们可以回家了。”

    历经整整一天的航行,船只安全抵达了补给港口,趁着船员们修整的档口,阮续下了船,直奔港口上那人而去。

    萧戎听见脚步声,回过身来,撞进一双清亮的眸中,他顿了顿,干咳一声,道:“阮小姐。”

    阮续微微一笑,道:“非常感谢萧队长能为我们护航。”

    “保护华夏人民,是我们的职责。”萧戎道。

    他身边簇拥着的士兵们早在阮续来时就带着坏笑离开了,此时海风徐徐,两人相对而立。

    “那个……”萧戎望着眼前的佳人,道:“之前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有风吹动着她的发丝,勾勾缠缠温柔至极,萧戎垂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的蜷缩,手心有空洞的麻痒。

    她不着痕迹打量着他,明明铁血军人,此时此刻,她竟能清晰地感觉到由他传来的紧张。

    他在紧张。

    这个认知让阮续嘴角微勾,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不过片刻,她嘴角凝滞,轻轻摇头,甩去那些不该有的幻想。

    她道:“从太平洋西岸到非洲大陆的最东部,期间需要多长时间,萧队长算过吗?”

    萧戎一直注视着她,她微笑时,他的心跟着雀跃,她摇头时,他的心缓缓下沉。

    即使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亲耳听到她的拒绝时,他胸膛里由欢喜发酵而成的难过依旧让他难以成言。

    他望着她,半晌无言。

    即使喉头微哽,阮续依旧笑的明艳,“这段时间麻烦萧队长了,如果有缘再见的话……”她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