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一个人的战场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17字

    在这个海风包裹着的傍晚,有那么一瞬间,恍惚间阮续竟然觉得索马里也不错。

    阮续没再停留,转身缓缓走向船只停靠的方向。

    她深吸一口气,接下来就是她一个人的战役了。

    抑制住回头的渴望,掐断那些还未成型的妄念,她每一步都走的坚定。

    萧戎一直未曾收回目光,他望着她离开的方向。

    肩膀传来重量,他回过头,是副队长。

    “你怎么这个表情,难道没成功?”

    萧戎撇开他,冷脸道:“嗯。”

    副队长一叹,拍拍他的肩膀,道:“刚刚接到上级通知,临时有视频会议需要你参加,萧队,走着?”

    他收回目光,戴上帽子,利落转身,“走吧。”说罢不等副队,一人快步先行。

    副队望望这边,看看那边,暗自唏嘘。

    萧戎从会议室里出来,脸色比方才好看了许多,等在外面的副队赶忙上前问道:“又有新任务了?”

    萧戎点头,“让我们回国执行安保任务。”顺手把方才的记录扔给副队。

    他说完,猛然想到了阮续拒绝他时说的那段话。

    心中一跳,如果他不在非洲大陆了呢?他们是不是就有可能在一起了?

    他快步走到甲板上,欣喜地望向“绥远号”停泊的方向,那里却空无一物,只余海浪依旧。

    紧跟在他身后追出来的副队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他在找什么,拉过甲板上的小战士,指着对面道:“绥远号哪儿去了?”不过开个短会的功夫怎么连船都不见了?

    小战士不明所以,道:“他们早就走了。”

    萧戎身形僵住,早就走了?海风从他指缝穿过,心里空洞的厉害,怎么就走了呢?

    副队走到他身边,安慰道:“行了,峰会不是还剩半个月了吗?真入眼了,回国找她去。”

    萧戎攥紧栏杆,缓缓点头。

    经过连续航行,再有半天,就能回到华夏国的海域了,阮续立在甲板上,连日来的心里的阴郁随之一扫而空。

    陆然走到她的身边,“阮总,物资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

    阮续:“很好,回去给你放个长假。”

    她眯着眼睛,这次的事情,她可不想就这么算了,不让阮靖远伤筋动骨,她誓不罢休。

    她这个好二叔,就是过得太顺当了,总要让他知道,生活要充满激情才有趣啊。

    船只回到华夏国,远远地在甲板上就能看到港口上站了一堆人。

    视线略过那高举的横幅,阮续嗤笑一声,马死面上光,这一点二叔倒是深得老爷子的真传。

    港口上,刻着绥远号三个大字的船只缓缓靠岸,随着船只靠近,阮靖远的眼皮抽动的越发厉害。

    绥远号被怀疑装载了危险的化学试剂,因此被索马里扣押的消息一传回国,他就知道要糟。

    别国船只被当地国家扣押,是外交事件,这样的事情不扯皮上一两个月是不可能解决的。

    按照当地的天气,海洋气候,只要船只顺利往返,船上的物资就绝对不会出现短缺的问题,绥远号上的物资是他接受了手下的建议,一比一配比的,多一份都没有,他也能从中扣点油水下来。

    只是没想到索马里政府会来横查一杠。

    从船只被扣押开始,阮靖远就格外积极的配合有关部门,想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老爷子看在眼里,以为他终于知道上进了,还没来得及老怀安慰,就接到了船员因为物资配比不够,差点饿死异国他乡的消息。

    明白阮靖远积极的初衷之后,老爷子恨得咬牙切齿,咬着牙给他收拾烂摊子。好在事情最后顺利解决,如若不然,造成的后果阮氏恐怕无法承担。

    感觉到老爷子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阮靖远一定不动,这次的事情不光是惹怒了老爷子,连带着董事会都对他不满了,阮靖远望着阮续,眼神晦暗不明。

    那场浩大的码头欢迎会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阮续依旧没有动静,这让阮靖远隐隐不安。

    换做他是阮续,有了这样的机会,一定不会放过对方。

    头上悬着刀的感觉并不好。

    耳边传来敲门声,助理神色凝重地走进办公室,“总裁,半个小时前,陆然单独见了老爷子。”

    阮靖远手指正有节奏的敲击着,“好。”

    门关上,有节律的敲击戛然而止,他站起身,眼神淡漠。

    在黑暗中摸索,全副武装去迎接一个不知道何时会进攻的敌人太累了。不如,主动迎击。

    他拿起电话,按出熟悉的号码……

    阮续没想到她还没去找阮靖远的麻烦,他就先找上门来了。

    把车钥匙递给管家,抬头望一眼书房紧闭的窗户,管家躬身的瞬间,“二老爷回来了。”

    阮续蹙眉,阮靖远?她微微点头,高跟鞋踩上大理石地面。

    走进书房,阮续在离书桌三步之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恭敬道:“爷爷。”

    书桌后的老人点点头,“绥远号的事情,你二叔已经告诉我了。”

    阮续眼神一凝,视线匆匆扫过一旁坐着的男人,没有说话。

    接收到老爷子的视线,阮靖远站起身,走到阮续面前,和缓了声音,道:“这件事,让你受苦了,都怪二叔识人不清,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阮续就知道她这个二叔只要碰上点事儿,就要跟她打马虎眼,表面上看着平静温和歉意了然,实则是安了豺狼虎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夺走她手中的股份。

    阮续装作不解,“二叔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件事又是哪件事?”

    他想把这件事大事化小,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阮靖远的笑容顿住,有片刻的凝滞,要不是阮续一直盯着他,怕是要被他的表面功夫给骗过去。

    心跳缓慢加速,索马里的事情她一直隐忍不发,等的就是这一天。

    “二叔?”她的笑容温婉,可这一刻,阮靖远却看懂了她画皮下的嘲讽。

    老爷子干咳一声,将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你二叔说的,是绥远号物资补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