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击溃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44字

    阮续还未开口,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上方响起。

    “我要是不让你回国,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认我这个爷爷了?”

    老爷子的声音在上方响起,两个小辈站起身,方才还跳脱的阮望站的规规矩矩,一脸恭敬,道:“爷爷。”

    待看到跟在他身后那个熟悉的身影时,他顿了顿,随即别开眼。

    老爷子目光从阮续身上瞥过,落在阮望的身上,说道:“之前你说不想管理公司,不想出国留学,我以为是你年龄还小,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加上有你姐姐的求情,说让你再玩几年,我也就依了你。”

    他杵着拐杖,阮续上前扶住他的胳膊,他坐到沙发上,神情严厉,不容旁人辩驳,“我以为你玩儿个几年也该收心了,你还想去当劳什子的兵?你想都别想!暑假一过,就乖乖的跟着你姐姐去公司学习。”

    阮续心中一动,面上不动声色,嘴上附和着老爷子的话,她说道:“公司的职位我都让人给你准备好了,到时候到了公司我亲自带你,其余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

    阮望有些不服气,梗着脖子还要再说什么,阮续直给他使眼色,好歹他还知道阮续是为他好,顿了顿,应了声:“是,知道了。”

    吃饭的时候,谁都没讲话,食不言是阮家的规矩。

    老爷子没说到底要怎么处置,阮续心底里也总归是想知道的,想知道他是不是跟前面无数次一样和稀泥了事。

    虽然明面上没有让她吃太多亏,但态度摆在那里。

    她的心一点点冷下去。

    四个人坐在十二人坐的长桌前,显得空荡无比。

    看着这个桌子,不难想象当初摆放时,大抵存着人丁兴旺,一家团圆的想法吧。

    老爷子早年丧偶,中年丧子,晚年独身一人。

    阮续的父亲早年车祸去世,至于母亲……不提也罢。

    阮望的父亲,也就是阮靖远,在他十岁时跟他的母亲离婚。

    没有一个跟团圆二字沾过边。

    吃完饭,阮续跟着老爷子进了书房。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记忆里听到过无数次的开场白,再一次一字不差的从老爷子嘴里说出来。

    阮续恭敬的站着,一言不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股从心底里升起的怒火与无故的寒冷交融在她的身体里。

    她的愤怒,她的委屈,她的感受,从来都没人会在乎。

    老爷子双目威严赫赫,开口道:“王元利用职权谋取私利,明天董事会之后,就报警吧。”

    指尖微颤,缓缓握成拳,掌心刺痛传来,她目光落在镇纸上,也一如既往地缓缓道:“好的,爷爷。”

    “你去休息吧。”老爷子挥挥手,道。

    关上书房门,黑暗里,心里嘲讽的感觉更浓。

    老爷子的偏心眼儿,阮续甚至怀疑老爷子的心是长在肋骨下面的,这心,都偏到太平洋里去了吧。

    她二十几年如一日地听从着他的教导,他说要她成为阮氏的顶梁柱,她照做了,拼了命地往前冲从小到大样样拔尖儿,唯恐踏错惹得老爷子不高兴。

    他说家人最重要,打断骨头连着筋,她听了,所以她忍让。

    因为她将老爷子当作亲人,血浓于水,这个是谁都知道的道理。

    可她这个被半道儿上带回来的孙女,无论怎么拔尖为了阮氏肝脑涂地,还是抵不过他的儿子。

    阮续恍然间抬头望着窗外的飞鸟,一时间竟羡慕不已。

    她掐了掐额角,长叹一声,转身进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陆然就开着车到老宅门口等着了。

    阮续打开门,行动间裹挟着寒风,前面坐着的陆然忍不住缩缩脖子。

    “阮总,董事会那边需要我们打声招呼吗?”

    阮续慢条斯理的戴上手套,道:“不必,王元已成弃子,没必要做多余的事情让老爷子疑心。”

    陆然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儿,“老爷子他……”

    阮续打断他的话,“一大早的不说这些。”

    只要想到这些事情,头都要炸了。

    老爷子亲自召开了这次的董事会。

    听他在台上说着冠冕堂皇的话,阮续不动声色,让人猜不透她的所思所想。

    果不其然,阮靖远将这次的补给疏漏事件,全部推倒了负责管理船舶后勤物资的王元身上。

    事件的当事人,王元,却苍白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辩解的意思。

    阮靖远得到老爷子的眼风暗示,干咳一声道:“董事会决定,即时解除王元副总裁一职,并启动法务程序,向法院提起诉讼。”

    话说完,他目光扫视众人,“在座的诸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嗡嗡声不觉,众人的目光或多或少都落到了阮续身上。

    阮续看看一眼陆然,后者会意递上文件夹,阮靖远一直密切注意着她的动向,见状眼皮狠狠一跳,“阮续,你……”

    阮续站起身,将文件夹大力扔到会议桌上,对上阮靖远的眼神,凛然道:“当然有补充,难不成阮总以为这样就算了?”

    老爷子跺跺拐杖,“阮续!”

    阮续不闪不避,眼中锋芒尽现,她直直的望着老爷子,道:“爷爷,绥远号出这么大的事情,就这么轻拿轻放恐怕不得人心吧?”

    她一身职业装,干净利落,红唇翘睫,分明是绝代佳人却没有一点儿温温柔柔的意思,反而凛然如冷松,不退不让。

    她一直谨记老爷子的教导,在公司兢兢业业,就怕行差踏错,堕了阮氏的名头,可换来的是什么?

    至亲骨血一次又一次的算计让她心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不是她的作风,既然已经撕破脸了,不撕下一块肉多浪费!

    在场的股东们也都不是傻子,知道阮续这是跟阮靖远叫板呢。

    现在的阮氏是一艘在暴风里航行的轮船,年轻的舵手和年迈的船长各执一词,各有拥戴。股东们交换着眼神,心里的算盘打的噼啪响。

    公司的油水部门一直被以阮靖远为首的老旧派把持着,而一个公司想要长足发展,没有新鲜血液是不行的,于是公司新进的职员,隐隐又有以阮续为首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