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阮续的手笔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03字

    旧制度想维持他们的利益,新血液要养分,这样的对峙早就初现端倪,现在终于集中到一起,隐隐有爆发之势。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阮续的身上,她方才的话就像是扔下了重磅炸弹,彻底点燃了两方积蓄依旧的火药。

    老爷子阴沉着脸,他盯着阮续,“依你之见,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此话一出,阮靖远的眼皮狠狠一跳,阮续笑的不紧不慢,说:“自然是按照公司章程,谁决策失误,就找谁啊。”

    她目光扫过阮靖远,“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想必小叔不会不知道吧?”

    听她点到自己,阮靖远一顿,阮续这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他早就私下跟王元达成了协议,让他顶下这个罪名,可其他跟随他的人不知道啊。

    好一个冤有头,债有主,人人都知道他是那个头,他要是真顺着阮续的话接下去,把所有者责任都推到王元的身上,以后谁还敢为他办事?

    正在此时,一直未曾开口的王元却突然说:“小阮总,这次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公司要处罚我,我没有怨言。”言下之意,这罪,他认了。

    阮续危险的眯起眼睛,还真是没想到,阮靖远倒是养了一条好狗。

    她目光略过隐有得色的阮靖远,心下嘲讽,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她今天倒要看看,这偏爱,能不能一直让他安然无虞!

    见王元自己出来领罪,众人神情不一,但首位坐着的老爷子神色十分不满,“既然连他自己都认了这罪名,今天的会就到此为止吧,告诉法务部的人,可以进入诉讼程序了。”

    他瞥阮续一眼,那一眼里暗含着警告,后者却毫不在意的一笑。

    老爷子皱起眉,今天的事情太出乎他的预料,总觉得暗地里有些东西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

    “慢着,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认定王元是祸首,未免草率,我这里还有一件东西。”

    说罢,不等众人反应,阮续按下了录音的播放键。

    寂静的会议室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阮总,您太客气了,五百万我已经收到了。您说小阮总?没有,至今她都没有来找过我,您放心,今天的事儿我保证办的漂亮,无论是法务和刑警那边是什么定论,总归按照您的意思,把这事儿坐稳了。”

    几乎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众人就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纷纷朝王元看去。

    他的脸色比方才还要苍白几分,这是什么时候被录下的?他为什么一点儿都没有察觉?

    他没有察觉,却躲不过阮续的眼睛,她执掌阮氏这么多年,有什么风吹草动是她不知道的?

    想在阮氏暗地交易瞒天过海?真是可笑至极。

    装作不知和真傻可是有区别的,至少待众人品出着录音里不寻常的地方之后,众人看向阮续的眼神都隐约带了忌惮。

    阮氏虽名为“阮”,可真正掌权的阮家人却不多,能够被称为阮总的人就只剩在座的几位,而录音里又明确的区分了阮总与小阮总……

    在众目睽睽之下,阮靖远坐立不安,他没想到会被阮续抓到这个把柄,王元这个蠢货怎么这么不小心,连这样的录音都能被人拿到!?

    “二叔,冤有头,债有主,这话可是您说的,怎么?不打算身先士卒吗?”

    她依旧笑盈盈的,只是眼中却毫无笑意,就连阮靖远都不敢与她对视,怕被她眼中的锋芒灼伤。

    以阮续为首的几位董事,到底年轻,没能忍住,脸上带出得色。

    就连其他人也认为,阮续来势汹汹,阮靖远这次不上伤筋动骨,怕是不能善了了。

    就在这时,老爷子的声音如同惊雷,在他们的耳边炸开,他们隐晦的交换着神情。

    他们怎么忘记了,还有这座大佛压在头上,要动阮靖远,老爷子这一关就过不了。

    “爷爷?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老爷子忍住胸中翻涌的怒气,说道:“暂停十分钟!”他看向阮续,“你跟我来。”

    老爷子拿着拐杖坐在沙发中央,不在人前,他终于不用再压抑怒气,他怒视着阮续,道:“阮续,你到底想做什么?”

    阮续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他,看着纤细的手指道:“我只不过想让大家得到真相而已。”

    只是这话,她和老爷子都知道有多假。

    老爷子翻看着阮续给的文件,越是翻下去越心惊,不光是心惊于阮靖远做过的那些事,更多的则是对阮续的猜疑,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搜集到这些证据的?

    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曾经懵懂无知小猫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长成了铁爪钢牙的猎豹。

    在门口的阮靖远一听到了屋里的动静,推门的动作一顿,面无表情的脸上顿时带上了歉意,他推门进屋,“阿续,你不要怪二叔,二叔真的是无意的,我也是受了别人的蛊惑,要不是那个王元说一定不会出问题,我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

    阮续心中嗤笑,这是把她当三岁小孩儿来哄呢?真当她还是之前那个隐忍不发,秉承吃亏是福的阮续?不,她早就变了,她早就不是那个顾念着亲情,一味退让的人了。

    她嘲讽的看着阮靖远,“二叔,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她不发威,都把她当成软柿子,谁都能来捏两下。

    看完资料的老爷子只觉得要被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气死了,这么多的把柄,一桩桩,一件件详详细细,他到底还瞒着他做了多少事情?

    “给我跪下!”老爷子一声爆喝,打断了正在争执的两人。

    阮靖远一愣,正要说话,却被老爷子扔出的纸张砸了个劈头盖脸,“阮靖远!你给我跪下!”

    阮靖远捡起散落在身边的纸张,心中狠狠一跳,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分明没人知道,他忌惮的看着阮续,她到底是什么时候……

    阮续双手环胸,站在一边,眼里黑沉沉不着边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