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杀鸡儆猴!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00字

    从她在尖啸的子弹下艰难保住性命的那一刻起,她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无论在哪里都适用。

    之所以被人欺负到头上,不过是过去的她过于软弱,唯有强大,才配站在顶峰。

    “你跪不跪!”老爷子算是看出来了,这件事儿阮续压根就没想轻拿轻放。

    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在股东面前,在阮氏的所有职员面前,狠狠地打阮靖远的脸。

    他嘴角抽动,打阮靖远的脸就是打他的脸,他相信阮续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她明知会让他不满,却还是这么做了,她到底想要什么……

    阮靖远跪在地板上,他从小就心高气傲,让他下跪本就够屈辱的了,更何况还是在阮续的面前。

    他暗暗咬牙,不过是一个婊子养的私生女,也敢跟他叫板,迟早他要把今天受到的耻辱加倍还回去。

    儿子不争气,老爷子气的颤抖,那文件上的东西要都是真的,阮续一旦把那些东西捅到警察那里去,阮靖远就等着吃牢饭吧。

    今天这一出,阮续怕是计划了好久,他忌惮的盯着她。

    阮续倒是一副无所觉的样子,“爷爷?决定好了吗?您觉得今天这件事要怎么处理才好?”

    阮靖远闻言眼前一亮,阮续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挽回的余地不成?他满怀希冀的看向老爷子,倒是把无能这个词表现了个十足十。

    老爷子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闭了闭眼,说:“那你想怎么处理?”他不会向阮靖远一样对阮续抱有期待,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阮续既然开了头,就绝不会只是拿着把柄威胁他们这么简单。

    阮续似乎不知道面前两人对她的忌惮,说道:“简单,王元解除总裁一职,由李东辉担任。至于二叔嘛……,这是里的资料都是复印件,只要二叔答应,我们就当这事儿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只求二叔以后不要再与我为难。”

    她转向老爷子,神色恭敬,话语却是委屈至极,“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阮字,我们可是血脉至亲。我本不想如此,但有的人确实欺人太甚,我不这么做,怕是连在阮氏立足的地方都没有。”

    她说这话时垂着眼皮,没人能看到她那清冷眸子里满满的讽刺。

    听到阮续的要求,阮靖远脱口而出,“不行!”

    公司人人都知道,李东辉是阮续的心腹,对她忠心耿耿,要是让李东辉成了副总裁,阮续背后的助力就又多了一分。

    老爷子看着阮续,没有说话。

    阮续居高临下,“不行?二叔可要考虑清楚,若是拒绝了这个提议,那么半个小时以后,这份资料就会被放到商业罪案调查科的桌上,届时,可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阮续这一招极为高明,连消带打,先礼后兵,用手中的把柄为手下人谋夺了职位,又威胁阮靖远安分守己,顺带表一表忠心,老爷子眯着眼睛,真不愧是他一手教出来的继承人。

    阮靖远被阮续名言威胁,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求助的看向老爷子,“父亲……”

    老爷子抬手打断他的话,注视着阮续,“我答应你。”

    阮靖远不甘道:“父亲!”他就不信,阮续真的有那个胆子,能把他送进监狱。

    老爷子压根不理会他,“那些资料?”

    阮续眉眼弯弯,看起来无害极了,“您会在碎纸机里再次看到他们。”

    终究,还是儿子比较重要,不是吗?

    望着阮续施施然离开的背影,阮靖远咬牙切齿。

    当初老大死了,他满心以为阮氏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没想到老爷子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阮续这个臭丫头,不过是个私生女而已,老爷子居然对外宣称她也有继承阮氏的资格,不过是个婊子养的,有什么资格?

    这么多年阮续处处跟他作对。

    眼见着阮续年越来越大,老爷子把集团里重要的职务都交给了阮续,他连口汤都没得喝,眼看到手的鸭子飞了,要他怎么能够忍得下这口气?

    他是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反而要对这个私生女卑躬屈膝!

    整个阮氏都是他的,现在却让他仰人鼻息,他收回愤恨的目光。

    这一次算她运气好!

    下一次,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陆然守在办公室外,支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除了五分钟之间老爷子的那一声怒吼,里面再无动静。

    他摩挲着指尖,有些不安,眼神瞥向门口处,不知道阮总怎么样了,陡然对老爷子发难,他们应该不会为难她吧?

    正当陆然因为担心阮续而神思不属的时候,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阮续拉着门,老爷子一马当先,随后是阮靖远。

    陆然眼皮一跳跟在阮续的身后,后者转头安抚一笑,陆然一顿,看来进行的很顺利。

    没人知道他们三个人说了什么,众人试图从阮续的带着笑意的脸和阮靖远微红地眼眶里窥探一二,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老爷子干咳一声,宣布了最终结果,“按照公司的章程与规定,依旧执行先前的决定,即日起解除王元副总裁一职,由李东辉担任。”

    他站起身,神色不明,“散会。”说罢不等众人反映,离席而去。

    人群中,阮靖远深深地看了一眼正跟陆然低声交谈的阮续,随即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这一场博弈看似是平局,阮续没能扳倒阮靖远,但是拿下了副总裁的职位,阮靖远虽然失去了王元,但保住了自己。

    任谁都看得出,阮续可是冲着阮靖远去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选择妥协。

    从阮续进入阮氏企业的第一天,阮靖远就开始了和她的争夺,这几年下来,阮靖远不断地破坏游戏规则,又不断地被阮续扔出这个游戏。

    他们看的都有些麻木了。

    “为什么会妥协?”阮续一笑,这笑容里杂糅了许多情绪,似嘲讽,又似酸涩,“这不是早就料到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