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小丑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31字

    他垂着头,戴上手套,看着那一双般配的背影走入珠光宝气之中,他自嘲一笑。

    阮续不自在极了,表面上看来她仍旧落落大方,微笑得体,只有熟悉的人才能看出来,她平静表面下隐藏的焦躁。

    李文渊虽然放开了手,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站在阮续的身边,不知情的人看来,两人站在一处,俨然一对璧人。

    在这种场合,阮续不好做得太过明显,即使对身边的人再厌恶,她脸上挂着的微笑却从未落下。

    李文渊招来侍者,端了两杯香槟,一杯递给阮续,眉眼间带着隐约的笑意,“刚刚看到我,你似乎很惊讶?”

    阮续接过香槟,却没有动作,“李先生回国一点儿消息都没露,突然出现在这种场合,我小小惊讶一下难道不应该吗?”

    她这样直白的态度,非但没有让李文渊觉得冒犯,反而有一瞬的恍惚。

    时光对她似乎格外宽容,这么多年过去,她依旧是那个倔强的,对别人毫不留情的带刺小玫瑰。

    尖锐,伤人于无形,却又拥有无与伦比的美丽。

    天知道当爷爷要求他跟阮氏联姻的时候,他有多拒绝。

    不过是个私生女,纵使有阮氏继承人的名头又怎样?她有什么资格成为他的妻子?

    来参加峰会也是被逼的无奈之举,满心不愿来到这里,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意外惊喜等着他。

    他可以不介意她的出身,毕竟只要凭借她的外貌,就足以让人献上一切。

    女人,只要长得漂亮就够了。

    完全不知道身边站着的人已经脑补出了一个世界,阮续自觉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任凭谁的身边站了一个讨厌鬼,都不会觉得舒服。她能保持住社交礼仪,已经是她最大的克制了。

    偏偏有人不识趣,还要往她跟前凑。

    “阿续,峰会结束之后,一起吃个饭吧?”李文渊自我感觉良好。

    眼看阮续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陆然摸摸鼻子,这种时候,就轮到他这个助理出场了。

    “阮总。”

    陆然发誓,阮总刚刚看他的眼神都快发亮了,像极了王婶家里那条泰迪看到骨头的样子。

    “李先生想约我吃饭,你看看我的日程能排吗?”阮续道。

    作为一个专业助理,陆然在李文渊的目瞪口呆中从口袋中拿出平板,划拉一番之后,一本正经道:“抱歉,阮总,您最近的日程都满了。”

    阮续隐晦的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回过头无缝对接遗憾表情,“真是抱歉,看来只有等下次了。”

    说罢,不等李文渊反应,拉着陆然转身离开。

    李文渊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舌尖顶住上颌。

    没关系,美人儿总是享有特权,他想着。

    “刚刚做得好,回去给你加年终奖。”

    陆然:“……”想想现在才五月份,就没有觉得很开心。

    “您对李先生似乎……”

    阮续站在骄阳下,眼神淡漠,道:“啊,对呀,我很讨厌他。”

    陆然有些惊讶,他跟着阮续这么久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明确从她的这里听到对一个人的厌恶。

    望着满场衣香鬓影,阮续回过头,“去打听一下,为什么李文渊会突然回国。”

    李文渊是QM公司的继承人,QM的创始人李家爷爷跟老爷子的关系最好,参加聚会时常常带着李文渊一起到阮家来。李文渊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她隐约记得他留学的时间是五年。

    他突然回国,难道是QM出了什么事?

    陆然点头,转念想到了峰会结束之后的灯光晚会,“阮总,今年的灯光晚会您要参加吗?”

    阮续:“去吧。”

    往年她没有参加的习惯,只是今年H市给了她个“优秀企业家代表”的名头,就不好不识趣了。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QM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拒绝了陆然陪她到晚会的提议,打发他去调查。

    等到了灯光晚会,看到迎面而来的那个人时,阮续就后悔了,早知道他会来,她是决计不会让陆然离开的。

    李文渊看到她时,眼前一亮,“阿续,我们还真是有缘,又见面了。”

    阮续暗地里翻个白眼,他们俩要是有缘那才真是见了鬼。

    他身边的围着的公子哥们纷纷露出暧昧的笑容,四散走开。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你跟我一起共游灯会呢?”李文渊凑上前。

    阮续下意识后退一步,她原本打算露个面,意思意思就走,哪里知道会遇到李文渊,现如今只好想个借口把他打发走了。

    “不了,我有约的人了。”阮续拒绝。

    李文渊皱眉,阮续拒绝他一次,他还能当做是女孩子的矜持作怪,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分明是不给他面子。

    他自问在H市,还没人能够比得上他,他不嫌弃阮续的出身就已经很给阮家面子了,没想到阮续居然有胆子三番五次拒绝他的邀约?

    他上前一步,挡在阮续的身前,“哦?我倒是不知道你还约了谁?”

    阮续只觉得李文渊莫名其妙,“我约了谁跟你有关系吗?”

    李文渊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不再是方才那温文尔雅的假面模样,反而带了些狠意,低声道:“我可不信你看不出来我什么意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约你,那是给你面子,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婊子生的野种,也敢在我面前嚣张?”

    阮续眸色一黯,如同沉渊一般的眸子中翻涌着狠戾。

    有多少年没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了?

    原来那些她已经忘却的,藏起来的,其实别人一直记得。

    纵然光鲜亮丽又怎样,原来在别人眼里,她一直是那个臭水沟里出来的私生女。

    李文渊的话打开了她深藏起来的潘多拉的魔盒,唇角勾起,缓缓抬起头与还在叫嚣的李文渊对视。

    李文渊看阮续半天没有反应,还以为是他刚刚说的话把她震住了,正得意洋洋要接着说下去,却被阮续的眼神吓得顿在原地。

    她如同捕食的猛兽,用眼神摄住猎物,只能一击即中,咬破他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