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算计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26字

    在这样的眼神下,李文渊喉咙发紧,“你……你想干什么?”在阮续的注视下,他步步后退。

    阮续眼里满是嘲讽,就是这么个蠢货,不过有个好家室,就能对她颐指气使?将她贬低的一无是处?凭什么?她眼神越发危险,李文渊一步步退到了高台的边缘。

    她突然伸出手,一把住着他的领带,朝后狠狠一推,李文渊后背一凉,惊惶的盯着她。

    “李先生不妨猜一猜,我想干什么?”她瞥过他脚下的高台,不紧不慢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阿续,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里。”

    阮续一僵,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转过头去,斑斓灯光下缓缓走出一个男人,灯光耀眼,阮续眯起眼睛,萧戎。

    她下意识松开了拉着李文渊的手,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萧戎顿了顿,神色如常的走过来。

    李文渊松了一口气,刚才有一个瞬间,他差点以为他会死在这里。

    “你怎么……”阮续一愣。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好久。”萧戎高声打断她的话,走到她的身边,眨了眨眼。

    阮续一顿,道:“见到个老朋友。”她一转身,露出身后的李文渊。

    阮续的眼神瞟来,李文渊一僵,回想起她那恐怖的眼神,霎时脸看向阮续都不敢,忙低着头说:“既然你有约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说罢,不等两人反应,匆忙离开,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萧戎余光留意着阮续的反应,见她没有因为这个男人的离开而露出什么其他的神色,松了一口气。

    她那么耀眼,不论走到哪里,都引人侧目。

    他眼眸深深的望着她,翻涌着的情绪只有他自己能懂。

    “萧队,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戎把头发往后薅,向她走几步,高大的身躯落下阴影:“我说千里有缘来相会你信吗?”

    “你信我就信。”经过刚刚的事情,阮续没有跟他开玩笑的心思。

    萧戎一噎,忘了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个呛口小辣椒,他目光扫过李文渊离开的方向,朝着阮续挑起下巴,“刚刚的那个男人……”

    “萧队长管的未免太多了。”阮续呛道,她一偏头,耳际的黑发掉落一缕在雪白的脖颈上,抓得人挪不开目光。

    萧戎一顿,舌尖顶住上颌,直直的看着她。

    转眼夏天就要离开,秋天就要来了。

    这一整个夏天,他都在想,能得到她就好了,能拥有她就好了。

    现在,她终于在他的眼前,他却手足无措。

    “萧队有事吗?没事我就先走了。”他离她太近,就连空气中都充满了他的气味,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萧戎痞气一笑,“有事儿?当然有事儿。”他猛地凑近她,“我看你不喜欢刚才那个男人,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我?我喜欢你呀。”

    阮续刚想说干卿何事,她抬起头,猛然撞进了他的眼眸里,原本就要脱口而出的话霎时梗住。

    他眼里的银河,是比星光还美的风景。

    “我喜欢你。”萧戎的话一直回荡在她的耳边。

    阮续有些失神,车窗外快速闪过路灯的阴影,落在她的脸上。

    喜欢她?为什么要喜欢她?

    她不想知道原因,所以慌不择路的离开,她不想去探究为何慌乱,不敢去看他闪亮的眼眸。

    那些东西,统统都不属于她。

    她却不知,有人凝望着她的背影,久久无言。

    “阮总,我已经查到了,李文渊之所以会突然回国,是因为QM决策失误,投资了江北的地皮,只是没想到那块地皮在开工的第一周就挖到了墓葬群,这个墓葬群是西汉的……”

    陆然看一眼后视镜,阮续明显在走神。

    “阮总?阮总?”

    阮续回过神,“嗯?什么?”

    “这件事还没有爆出来,被QM捂着的。但是因为前期投入过大,资金无法回笼,所以李文渊才会临危受命,结束留学赶回来。”

    陆然重复了一遍,阮续嗤笑一声,“所以呢?李文渊那个蠢货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卖身救公司?”

    “老爷子似乎有意让两家联姻。”陆然小心翼翼地说。

    阮续脸上的笑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全部消失,眼神似寒潭一般,“联姻?”

    也亏得老爷子能想得出来,真是独辟蹊径的控制方法。

    分明是仲夏,可陆然却觉得周围的气温霎时下降,他不敢去看阮续的反应,被所谓的骨血至亲算计至此,任谁都会觉得心凉吧。

    “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找人把江北那块地的事情曝出去。”阮续说。

    敢算计她?她的眼前又浮现出李文渊自我感觉良好的愚蠢模样,敢算计她,那就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陆然从后视镜里觑着阮续的神色,被她身上四溢的煞气激的生生打了个寒颤。

    不到一周,QM正在开发的江北地产挖到西汉陵墓的事情就传遍了H市。

    李文渊一脚踢开办公桌,巨大的声响吓得助理一抖,“查!去查!到底是谁把消息漏了的!”

    他不是傻子,这个消息捂了这么久,突然被人捅出来,一定是有人针对QM。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有胆子,跟他们李家作对。

    江北挖出西汉陵墓的事情,QM一直在上下疏通关系,试图将陵墓转移到另外的地方。

    这块地皮是要用来做房地产的,一旦被人发现挖出了陵墓,恐怕没人敢买,QM想将陵墓转移之后,继续售卖。

    如意算盘打得倒是响,只是没想到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被曝出来了。

    原本QM就鼓吹这块地的风水好,这下挖出陵墓的事情爆出来,可不就是风水好嘛?风水不好,会有人埋吗?

    死人埋的地,活人可没那个胆子敢去住。

    这个消息才被爆出来,QM的股价当天就跌停板,望着如雪山崩塌一般的大盘,李文渊的脸色黑沉如锅底。

    只是查来查去,也没查到什么名堂。

    爆料的工作室没什么背景,而爆料的人只是刚巧路过,顺手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