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他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1995字

    “姐,你怎么会突然要送我去学校?”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个十足的工作狂。

    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阮续面色如常道:“你是我弟弟,我送你去上学有什么不对?”

    阮望奇怪地看她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有事瞒着我?”

    阮续皱皱鼻子,“小孩儿家家,不要想些有的没的。不然我把你扔下去。”

    “哦。”阮望委曲求全。

    到了学校,有很多家长送孩子来上学,阮续和阮望提着东西,穿梭在人群中。

    到了报名点,阮望拉着她兴奋的咬耳朵,“左边那个,是去年西南地区的兵王,他旁边那个,是今年的神枪手,还有还有……”

    阮续的目光在教官所在的方阵里寻找,却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收回目光,敷衍的点点头。

    阮望垫着脚,“就是不知道萧教官在不在这儿。”

    “他不在。”阮续下意识回答。

    等到说完,她才意识到不对劲,抬起头,果然看到阮望疑惑的眼神,她脱口而出,“我猜的!”说罢,也不等他反应,提着东西向着报名处走去。

    阮望挠头,他还什么都没问呢,她这么激动做什么?

    负责报名的都是学校的教官,阮续正埋头填报名表,就听到阮望的声音响起,“那个教官,请问萧戎萧教官为什么在不在?”

    笔尖凝滞,阮续顿住,他们家的地址是哪里来着?

    “你说萧队长吗?他回家去了,要开学才过来。”

    失望的情绪来的猝不及防,让阮续愣在当场。

    阮望遗憾没能第一时间见到传说中的萧教官,回过头正好看到自家姐姐正在发呆,疑惑道:“姐?你怎么了?”

    阮续回过神放下笔,“没事。”

    阮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失望呢?真的这么想见他吗?她是个理智的人,唯有帮助阮望这件事几乎是一时冲动就答应了,她始终忘不了刚刚开车来时的心情,是她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欣喜,称之为雀跃也不为过。只是她现在还没搞清楚这种心情是因为什么。

    萧戎突然打了个喷嚏,一想二骂三感冒,他自嘲一笑,一样都沾不上。

    他手里拎着一瓶二锅头,怀里抱着一束百合花,缓步走到墓前。

    他缓缓低下身,跪在石板上,“爸,妈,不孝子回来了。”他抬起头,眼角有光亮划过。

    带着薄茧的手摩挲着墓碑上的照片,“这一晃就过去十年了,儿子终于有脸回来见你们了。”

    他望着那一对黑白相片,眼里满是孺慕,肩膀靠在墓碑上,如同渴望母亲怀抱的孩子。

    “爸,你放心,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有头绪了,你们等着我为你们报仇的那一天。”他站起身,围着身前倒了一杯二锅头,“爸爸,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

    十六岁的少年失去了家,失去了家人,自己生活,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他没有犯浑,没有走歪路,没有变坏,也没人夸奖,没人责骂,没人心疼。

    是为伶仃之苦。

    他凭着的,不过是心里的硬气,哪怕没人爱,也不痛不痒。

    残阳如血,他在这里坐了一整个下午,眸光之中尽显极致的冷,仿佛他不是个人,而是会伺机而动的残忍野兽。

    远处城市中的灯火辉煌与他形成鲜明对比,冰冷的墓园不时吹来冷冷的风,他高大的剪影在日暮中格外萧瑟。

    回到司家的时候,老远就闻到了饺子的香味。

    他才走到门口,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门缝里伸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是司家的独生女,司遇。

    “戎哥哥,你回来啦~”她眼睛亮闪闪的,望着萧戎。

    伸出手揉揉她的短发,萧戎举起手里的东西,“给你带的礼物。”

    司遇接过来一看,是一大串贝壳做成的工艺品,萧戎道:“这是索马里那边的风物特产,那边没什么好买的,就带了个这个回来。”

    贝壳是普通的贝壳,工艺品也是普通的工艺品,可司遇就是觉得眼前这个,可爱无比。

    “这次回来要待多久?”饭桌上, 司明问道。

    萧戎坐姿如同笔直的青松,“大约三天,学校马上要开学了,需要提前回去准备。”

    司明闻言,带着些许遗憾说道:“你维和任务结束,我本来是想把你调回来的,哪知道你转身就去当什么教官。”

    萧戎不论是单兵作战,还是阵前指挥,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就没有哪个军区不想要他的。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哪根筋搭错了,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申请去当一群毛孩子的教官,这不是大材小用嘛。

    萧戎笑道:“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却没有深说。

    司明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到底没有多问,内心黯然。

    这孩子从小就主意大,他父母走之后,更是如此。

    唉,罢了,他愿意当老师就当老师吧,只要他能高兴。

    司遇一直在厨房里支着耳朵听他们谈话,闻言急急忙忙拿着菜刀走出厨房,“戎哥哥,你不回来吗?”

    司明一瞪眼儿,“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司遇吐吐舌头,转而望向萧戎。

    对上她那双明澈的眼睛,萧戎不知为何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道:“我是特聘教官,任期一年。”

    司遇以为他的意思是任期满了就会回来,顿时有些高兴,“那戎哥哥你在哪个学校当教官?”

    “H市的……”

    “饺子来咯!”司妈妈端着喷香的饺子,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是夜,萧戎坐在电脑前,蓝色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关电脑的前一刻,屏幕上的内容因他移动身形而露出,是一则个人资料:

    阮续,H市生人,阮氏财团董事,阮氏集团总裁……

    他目光淡淡,落在那人的如花笑颜上,心中一空,嘴角微涩,露出苦笑,这还真是天意弄人。

    缓慢抚上胸口,那里放着的是他父母的遗照,他的眼神逐渐坚定。

    前路叵测,他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