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掐住命门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14字

    站起身,关上电脑,唯一的光源断绝,只剩一室黑暗与永恒的寂静。

    司家人送完萧戎回来,司遇一路上都闷闷不乐。

    回到家更是直接关上了房门,司明望着关上的门,纳闷儿道:“她这是怎么了?”

    司妈妈翻个白眼,“年轻人的事情,你不懂。”

    到了晚上,司妈妈敲开司遇的房门,房里哪里还有什么人啊,只剩下写字台上的一封留书。

    “闺女这是……跑了?”司明慢半拍反应过来。

    司妈妈捏着那封留书,愁眉不展道:“说是去找阿戎去了,你说这姑娘到底遗传了谁的智商?她去找阿戎,难不成我们会拦着?做什么要离家出走?”

    司明眼神看过来,其中含义不言而喻,我这么聪明,肯定不是遗传我。

    这一天,有人满怀满腔热忱,有人怀抱深沉的悲怆,被命运的风裹挟前行。

    只有一个人,现在非常的高兴。

    陆然一直盯着王元,盯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有效果了。

    “这是心悦最近的异常交易,这几个皮包公司我们查过了,都在阮靖远的名下。”陆然递上一份资料。

    阮续仔细看着资料上的内容,“阮靖远哪来的这么多钱?这上上下下,加起来都快一个亿了。”

    她皱着眉头,阮靖远的所有私产估值也不过刚好一个亿,他这是变卖了所有身家?

    翻到股东名单时,阮续顿住,“李文渊?他是心悦的股东?”

    陆然:“是,他所持有的股份比例不高。”

    “先不管李文渊打的什么算盘,你让李东辉把采购部最近几年的账目全部核查一遍。”她顿了顿,“具体的,就从王元到采购部那天开始。”

    陆然瞳孔紧缩,“您的意思是……”

    “没有什么不可能,阮靖远这样的人,可不能用常理推断。”

    阮续敲敲桌子,“你去吧,盯紧了阮靖远。”

    阮续原本以为事情很简单,可没想到李东辉加班加点把账目查完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从账面上看,王元手脚干净,一点差漏都没有。

    事情陷入了僵局。

    她不能凭空指责阮靖远,他动作十分隐秘,加上那几个用来投资的皮包公司表面上看起来跟阮靖远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要不是她一直盯着阮靖远,恐怕也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阮续靠在转椅上,思索着对策。

    雁过留声,她就不信不到一点儿把柄。

    王元在阮氏工作了这么多,又是阮靖远的心腹,手脚绝不可能干净。

    他不过是个采购主管,做账轮不到他插手,发票上报财务部这一系列流程经手的人太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她猛地直起身,如果说她的思路一直都是错的呢?

    她以为王元和阮靖远之间是合作关系,王元利用职务之便,帮着阮靖远做假账,但如果王元根本没有起作用呢?

    阮氏为了避免职务犯罪,财务和普通部门分属两个不同的部门。

    账目看起来完美无缺,不光不能说明王元没有从中捞油水,反而更能说明中间有问题。

    王元做假账,再由阮靖远来掩盖,未免太费时费力。

    阮续挑眉,看来她之前倒是小看了他的胆子,在老爷子面前装的胆小如鼠,背地里做的事情可一点儿都不符合人设。

    她按下电话免提,“陆然,进来。”

    “告诉李东辉,不用查王元了,想办法把阮靖远名下所有的资产查出来。”

    她盯着那份心悦的股东名单,“主要查王元和阮靖远的私下交易,银行流水。”

    阮靖远轻轻松松拿出一个亿,说明他不在乎这一亿,不在乎是因为拥有的更多。

    一个亿不是什么小数目,就是不知道他这一个亿,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如果真如她猜想的那样,老爷子就算是再偏心,也不会这么纵容他。

    凭空冒出这么多的钱,她倒要看看这次阮靖远要怎么解释,老爷子怎么偏心。

    “还有,李东辉不是在查采购部的帐吗,让他顺带把阮氏的都查了,要是对不上,就直接捅到老爷子面前去。”阮续敲打着桌面,缓缓道。

    查探的进度缓慢异常。

    从已有的资料来看,阮靖远名下干干净净,除了大众所知的那些,什么都没有。

    原本十拿九稳能够收拾阮靖远一顿的契机,就这样堵在半道上,不上不下。

    就连阮续都有些上火,陆然忍不住抱怨道,“也不知道他这日复一日的作死,到底是为了什么?”

    “Variable Ratio,不定律程序是最难以戒绝的行为。因为实施者不知道何时才会付出惨痛代价,他会心存侥幸,偷窃,撒谎。”阮续说道。

    想到每每事发之后,老爷子的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她嗤笑一声,“原谅,对于这种人来讲,就是在变相宣告,‘你的行为没有代价’。”

    陆然若有所思,“您的意思是,他是为了作死而作死?”

    阮续揉揉眉心,“哼,想想我每次都为了这个蠢货殚精竭虑,你说,我图什么?”

    这不上不下的局面弄得阮续异常烦躁,就在事情一筹莫展的时候,王元突然神助攻了一把。

    阮靖远并不常去心悦,这天,王元撇开司机和助理,单独开车去了银行。

    跟着他的人一路到了银行的门口,他只看到银行经理毕恭毕敬的将王元带进了VIP室,不过多时,王元老婆的账户上就多了六百万。

    看起来这并不是一出家贼偷粮的戏码,反而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阮续让人把这事告诉了阮靖远,就等着事情捂不住了闹开看热闹。

    哪知道阮靖远知道这件事之后,非但没有闹开,反而还带着王元一家去度假去了。

    这一点也不像是阮靖远的作风。

    酒店房间里,阮靖远阴沉着脸,“六百万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过,你手里的东西是不是可以给我了。”

    王元却丝毫不受他的影响,眼珠子一转,道:“没想到区区六百万阮总也这么在乎,您是觉得那些东西就值六百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