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狗咬狗!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45字

    感觉到面前坐着的人神色一僵,王元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阮总,您放心,这个东西放在我这里,绝对安心。”

    阮靖远胸膛欺负,没想到有一天他一手提拔起来的狗也会反咬他一口,他看着王元的笑脸恨的牙痒痒,他站起身,面沉如水,“希望你别后悔。”

    望着气急败坏离去的阮靖远,王元得意的哼上了小曲儿,哼,只要他手里拿着他的把柄,他就不信,阮靖远真的敢把他怎么样。

    屋里传来脚步声,一个扎着羊角辫穿着公主裙的女孩儿跑到他的身边,“爸爸,爸爸,说好了要带我去游泳的。”

    王元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就收拢了表情,满目柔情的抱起小女孩儿,“好,爸爸带你去游泳去了~”

    阮续虽然弄不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不代表她察觉不到中间的猫腻。

    “阮靖远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一切如常,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陆然道。

    能把阮靖远拿捏住,是她之前小看了王元。

    他手里怕是有什么能够威胁阮靖远的东西,逼得他不得不捏着鼻子认栽。

    “王元有什么弱点吗?”阮续道。

    陆然一顿,说道:“他有一个女儿。”

    阮续眼中的光闪了闪,转过身去,声音淡淡:“有个女儿啊。”

    不用说,陆然都知道她有那么一瞬间,是动了心思的。

    他上前一步,劝说道:“阮总……”

    阮续打断他,“我再考虑一下。”

    她知道陆然想说什么,可这件事,不是随随便便签个合同那么简单。

    从她决定反抗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不是这一次,也会是下一次。

    踩着别人的肩膀,一步一步踏上高台。

    她看向光洁如玉的手,这双手注定要染上墨色。

    她,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这一考虑就是一周。

    十月金秋,盯着心悦的人再次有了消息,阮靖远通过皮包公司,再次注资一个亿。

    这下阮续坐不下去了。

    阮家家大业大不错,可也不是这么败的,一个亿一个亿的大手笔,阮靖远这是要把阮氏掏空的节奏啊。

    她沉着一张脸,“去,你知道要怎么做。”

    陆然深深地看她一眼,“是。”随即转身离去。

    阮续望着他的背影,嘴唇微张,似是有话要说,陆然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伸出,她终究是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窗外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秋高气爽,她却感觉如坠冰窖。

    王元老婆第一个发现孩子不见了。

    “这可怎么办,甜甜还那么小,怎么会突然不见了。”李华捂着脸,眼泪不住的往下掉。

    王元被她哭的心神不宁,“怎么办!?怎么办?!我让你好好看着孩子,你就是这么看的?孩子什么时候不见了你都不知道?”

    王元的责骂换来的是更大声的呜咽。

    “我们上哪儿去找孩子啊。”李华哭的伤心。

    王元皱紧了眉头,就在这时,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他眉心一跳,夫妻对视一眼,接起电话:

    “喂?你是王元吗?”变声之后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王元直觉有些不对劲,“我是,你是谁!?”

    那边人桀桀怪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让你的女儿回来。”

    王元一愣,随即恶狠狠道:“你到底是谁!我女儿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王总不要这么暴躁,放心,你女儿在我的手上,安全得很,不过,现在安全不代表以后也安全,王总是个聪明人,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

    王元深吸一口气,“你想要什么?要钱?要多少?”

    “钱?钱太俗气了,王总好好想想,你觉得我要的是什么?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想明白了再告诉我。对了,不要想着报警,你也不想看到你女儿的尸体吧?”

    惊疑不定的挂断电话,李华扑上来,“怎么样?他说什么?甜甜呢?是不是被人绑架了?他要钱吗?”

    王元想到那人说的话,跌坐在沙发上,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要什么,他让我好好想想。”

    李华心急如焚,“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所以人家绑架了甜甜?我们报警吧!”

    王元抱着脑袋,想破头也想不到他到底得罪了谁?又是谁跟他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会对一个小孩子下手。

    李华哭的双眼红肿,“到底要怎么办啊。”她可怜的女儿,跟个小布丁似的那么可爱,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就不活了。

    王元被她哭的脑袋疼,正要呵斥,电话又响起。

    他下意识地看向墙上的表,还没有半个小时,这是怎么回事儿?

    接起电话,阮靖远的声音传来,“王元,我说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

    把柄捏在别人的手上,他总觉得不安。奈何王元这个人胃口太大,他想尽办法也没能让他松口。

    王元心头一跳,绑架甜甜的人居然是阮靖远!?

    他眼底尽是阴郁,“阮靖远,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阮靖远一头雾水,这样的人?他是怎样了?

    “什么?”

    “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绑架甜甜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王元双目赤红,女儿是他的心肝宝贝,谁敢动她女儿,他就跟他拼命!

    “什么甜甜?你在说什么?!”

    此刻王元却是听不进那么多了,“你绑架甜甜不就是想要做假账的证据吗?好!我给你!但是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我见不到甜甜,你放心,这份资料一定会出现在商业罪案调查科的桌上!”说罢, 他不等阮靖远说话,立刻挂断了电话。

    阮靖远被王元吼的一愣一愣的,全程云里雾里,不知他在说什么。

    但最后一句他听得清清楚楚,王元居然威胁他要把假账证据交到警察手里!

    他怒不可遏,他自认对王元不薄,这么多年一直明里暗里提携他。

    就连他被阮氏辞退,他也聘请他当了心悦的总裁,可王元非但没有知恩图报,更是凭着手里那点儿证据威胁他。裹挟了公司几百万不说,现在居然要把证据交到警察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