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对弈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12字

    就在警察以为自己抓错人,准备将阮靖远放了的时候,警务中心突然接到到了一个报警电话。

    报警的人说在南城的别墅区,看到一伙人鬼鬼祟祟的抱了个麻袋藏进屋里,他还隐约看到了那个麻袋在扭动。

    负责办案的民警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寻常,急忙和带着人去了报警现场。

    王元听到警察说甜甜失踪很有可能真的跟阮靖远无关,他根本就不相信。

    他笃定阮靖远一定是因为他手里握着他的把柄,他对甜甜下手,逼他交出那些东西的。

    但警察办案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足够的证据,就算王元对阮靖远再怎么怀疑,那也只是建立在推理上面,没有证据支持,警方也没办法逮捕阮靖远。

    就在警察表示要把阮靖远无罪释放的时候,出去办案的民警打了电话回来,说那个报案人说的地方,正好是阮靖远名下的别院。

    联想到王元坚称阮靖远是绑架甜甜的主谋,这个民警觉得事情或许不一般。

    阮靖远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在审讯室里忐忑的等待着结果,只是外面警察来来往往,似乎已经把他遗忘了。

    他有些焦躁,仔细琢磨一下,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些不寻常。

    王元怕是关心则乱,中了人家的计了。

    他皱着眉头,可这背后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难道!?

    他心中一跳,想到王元手里捏着的那个东西。

    难不成那人是冲着那件东西去的?先绑架了甜甜,用这个作为威胁,让王元把东西交出来,又让王元以为动手的人是他,让两人反目?

    想到这儿,他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表面上看王元是在为他办事,可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最开始王元的确是在为他办事,只是后来随着他交给他去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他知道的也就越来越多。同样的,在这个过程中他知道了许多隐秘的事情。

    等到阮靖远意识再到这样下去,别人迟早会注意到王元,正想要怎么处理他的时候,王元却捏着那些把柄上了他的门。

    那些东西都是他在交代王元办事之后,日积月累起来的,分开看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合在一起之后,却叫人触目惊心。

    王元用这个来威胁他,他只能认栽。

    他是想过用其他的办法从他的手里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却还没来得及实施,没想到这么一犹豫,反而被人捷足先登。

    那个人拿到证据之后,说不定就会借此来威胁他,可甜甜到底去哪儿了?

    他突然意识到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阮靖远越想越害怕,就在他内心忐忑不安的时候,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阮靖远,位于南城的别院A阮续陆然栋ing,是不是你名下的?”

    阮靖远:“是,是我名下的,请问有什么问题?”

    问话的警察黑着一张脸,“你承认是你的就好,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你坦白交代,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阮靖远眉头一跳,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等等,警官,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警察“啪”的一声,把笔记本扔在桌上,“刚刚办案的民警在你的别墅区里找到了一个小女孩儿,你猜猜看,这个小女孩儿是谁?”

    阮靖远不可置信的大声道:“不可能!”

    就算警察不说,他都能猜到他口中的小女孩儿肯定是甜甜无疑。

    阮靖远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因为绑架而失踪的甜甜被发现在他名下的别院里,人证物证具在,这下就算他身上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面对王元愤怒的火焰,他的解释显得苍白而无力。

    “警察同志,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陷害你?被绑架的小女孩儿平白无故出现在你的别院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阮靖远想到了什么,突然眼前一亮,道:“别院是有监控的,你们查监控,一定能够证明我的清白。”

    他没说的是,王元手里捏着他的把柄,他六百万都给了,还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吗?

    警察却不想跟他再啰嗦,敲了敲桌面,把记录口供的本子放在他的面前,“签字吧。”

    阮靖远拒不配合,他知道一旦这个字他签了就相当于认罪了。他不能让背后的人奸计得逞。

    警察没想到事到临头,他仍旧抵抗,顿时有些不耐烦,正要说什么,门就在这时被人敲响。

    ?在看到敲门的人穿着的制服时,阮靖远瞳孔微缩,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外走廊上站着的王元。

    来人是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他走到阮靖远面前,递出一张逮捕令,“我们接到相关人员的检举,现在我们怀疑你跟一起资产转移案件有关,需要你配合我们调查。”

    阮靖远眼前一黑,几乎要立时晕倒。

    眼前这个情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王元肯定是把他手里捏着的把柄交到了商业罪案调查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阮靖远身上关于绑架案的嫌疑还没有洗脱,转眼又扯上了商业案件,王元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真心的认为他是罪有应得。

    刚刚警察说的话他全都听见了,甜甜就在他的别院被发现,一想到甜甜所受的苦,把阮靖远生吞活剥了也不为过。

    陆然一直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发展,阮靖远由警察局移交给了商业罪案调查科,他才跟阮续回报了。

    “那个小女孩儿……没事吧?”阮续问道。

    陆然神情意外,旋即回过神来,道,“没事。”他顿了顿,“她一直以为这是一个游戏。”

    “那就好。”阮续轻声道。

    望着窗外无边的月色,阮续说:“现在,就等着看好戏了。”

    “老爷子那里……”陆然问道。

    阮续嘴角微勾,说:“一点儿一点儿的叫他知道,惊喜嘛,总要留到最好,好让他知道,他的好儿子这几年在阮氏到底做了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