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毫不费力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27字

    老爷子最先知道绑架案的事情,他下意识地就不相信。

    阮家什么没有?他不相信阮靖远会去绑架一个小女孩儿。

    只是证据放在面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阮续站在下首,警察刚走,他气的满脸通红,她赶紧上前,“爷爷,您别生气!”接过管家递过来的药,小心翼翼地喂老爷子吃下去。

    老爷子喘着粗气,手指颤抖:“你去,你去联系律师,让他无论如何要把你小叔救出来。”

    阮续垂下眉眼,挡住眼里的嘲讽,“好。”

    “还有,联系那个小女孩儿的父母,说无论多少钱,我都给,只要他们答应私下解决。”

    阮续扶着他的手一顿,“爷爷,这件事恐怕有些难度。”

    老爷子气急,一扬手,将拐杖扔了出去,恰好打在阮续的背上,“有难度?你解决不了?解决不了你就别再来见我!”

    背上火辣辣的疼,阮续一时间愣在当场,老爷子也有些愣住了。

    他顿了顿,干咳一声,说道:“你……你去办吧。”

    阮续自嘲一笑,转身离去。

    屋子里的动静陆然听得一清二楚,他担忧的望着阮续,“您……需要请医生来看看吗?”

    阮续抬手,“回去说。”

    “把老爷子的态度透给王元知道。”阮续沉了眉眼,说道。

    王元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去寻求商业罪案调查科的庇护。

    证据虽然是他的妻子提交上去的,但主要搜集人是他,老爷子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势必不能善了。

    他在阮氏这么多年,对老爷子的偏心看在眼里。

    阮靖远拿走的是阮氏的钱,就凭着他姓阮,凭着他是老爷子的儿子,就算是商业罪案调查科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只要老爷子不起诉,阮靖远就能平安无事的从里面出来。

    可他就不一样了,即使是跟阮靖远相互合作,可他跟阮氏非亲非故,老爷子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老爷子原本想跟王元私下协商解决这件事情,可没想到却找不到王元的人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阮靖远居然还瞒着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接过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员递给他的资料,越是看到后面越不可置信。

    “不可能,阿远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颤抖着险些拿不稳手上的资料。

    阮续在一旁道歉:“抱歉,我爷爷情绪有些激动。”说着她上前,想要扶着老爷子坐到沙发上,却被老爷子一把推开。

    他激动地说道:“整个阮氏都是他的,他没必要去做这样的事情。”

    阮续眉眼在一瞬间暗了下去,可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如果不是一直注视着她的人,根本发现不了她这一瞬间情绪的变化。

    调查人员对老爷子的话置若罔闻,“现在证据确凿,阮靖远数罪并罚,我们只是例行通知,确认您是否要起诉他?”

    老爷子原本都快绝望了,调查人员的话又让他重拾了信心,他急切的说道,“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提起诉讼他就没事儿了?是吗?”

    调查人员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却没人注意到阮续在这一瞬间,握紧成拳的双手。

    “那我们不提起诉讼。”老爷子说道。

    调查人员非常惊讶,“老先生,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您确定吗?”

    “他是我的儿子,还有什么是比它更加重要的事情吗?我当然确定!”老爷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即使商业罪案调查科因为老爷子的放弃诉讼而让阮靖远得以脱身,可警察局那边却扣着人,没有要放人的意思。

    老爷子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

    王元坚持要起诉阮靖远,连私下调解的机会都不要,拒绝跟阮家的任何人接触。

    人证物种具在,就算是老爷子把集团的事儿不放在眼里,舍不得对阮靖远下手,他依旧逃脱不了可能要吃牢饭的命运。

    老爷子在这种时候,对阮靖远的偏爱尤其明显。

    他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让王元放弃诉讼。

    只是王元一直在警方严密的保护下,根本接触不到,于是跟王元接触这个苦差事就落到了阮续的头上。

    阮续在老爷子面前坐着表面功夫,看着老爷子为阮靖远担忧的夜不能寐,有一瞬间她突然觉得有些心酸。

    她很想问一句,如果今天她跟阮靖远的情况对调,老爷子也会这么为她担心吗?

    可她也知道,这句话她永远不会问出口。

    这也就成了一个无解的问题。

    无解,还能让她骗骗自己。

    王元算是跟阮家彻底撕破脸了,一旦这个案子定下来,他在H市就没有立足之地。

    只是看到甜甜的一瞬间,那些忧虑全都一扫而光,没有什么是比女儿更重要的东西,在阮靖远手里拿到的钱已经足够他们用到下半辈子了,原本担忧阮氏起诉,但是没想到为了儿子,老爷子连起诉都放弃了。

    王元打算好,这个案子一结束,他们一家人就离开这里,去新的城市。

    眼看着开庭日期就要临近,这天,王元的住处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是你?!”王元瞪大了眼睛,看着门口高大的男人。

    陆然一笑,“王总,好久不见。”

    两人坐到沙发上,为了保护甜甜,李华带着孩子跟警察住在另外的地方。

    他们二人在公司的时候分属不同的阵营,每次见到都是针锋相对,像现在这样,相安无事的坐在一起,真是从来也没有想过。

    “让我猜猜看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不是准备让我咬死阮靖远不放手?”王元把茶杯放在他的面前。

    陆然揭开茶杯,又轻轻放下,清脆的声音让王元眉心一跳:“对也不对,如果非要问我的目的,我今天是来帮你的。”

    王元奇道:“帮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曾经我们可是死对头吧?”

    “你也说那是曾经。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你们现在想要离开H市吧?只是苦于不知道用什么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