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阮望被叫家长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02字

    随着陆然话音落下,王元的脸迅速沉了下去,“你想做什么?”想要在这种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H市,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的确是有些困难。

    他咬死阮靖远,就是明着跟阮氏作对,护犊子的老爷子绝对不会放过他。

    陆然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来帮你的。”

    “只要你答应跟我合作,我就帮你们离开H市。”

    陆然早已经离开,但他的话却在王元的耳边回荡,久久未曾散去。

    开庭的日子越来越近,王元依旧不露面不松口,老爷子急的直接进了医院,阮氏集团内部的人也听到了风声。

    特别是那些为阮靖远做事的人,更是对他颇有微词。

    开庭的日子到来,老爷子躺在病床上没能出席,阮续更是不会去。

    以至于媒体的长枪短炮对准了观众席,却连一个阮家人都没有见到。

    王元坚决不接受庭下调解,阮靖远最终被起诉非法限制他人人生自由,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一年。

    阮靖远死死盯着王元,赤红着双眼,即使是最后判决下达,他依旧大声喊叫要继续上诉。

    望着阮靖远被带离的背影,王元回过头,对着观众席上的陆然微微点头,交换个眼神,随即起身离去。

    陆然带回了阮靖远的判决结果,老爷子听完要,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房间里一时静默无声,只剩下他喘着粗气的声音。

    跟着阮续出了病房,两人来到僻静处,“王元走了?”

    陆然望着她的侧脸,“是。”

    阮续点点头,转身走向楼梯,“好好处理,不要留下尾巴。”

    陆然望着她的背影,他很想问她为什么最后改变主意要放走王元,却终究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阮续看到了陆然的欲言又止,只是他不说,她就装作没看到。

    有时候装傻会让人觉得舒服一点。

    为什么要放走王元啊?

    她想到那天在车上看到的那个叫甜甜的小女孩儿,她的眼睛里全是亮闪闪的星星,那一刻,她想到了自己。

    她的眼里从没有星星。

    阮靖远在牢里吃牢饭,老爷子卧病在床,阮氏职位最高的人就只剩下了阮续一个。

    没有不同的声音反对,就连李东辉都忍不住说最近这些职员们办事的效率快了不是一点半点。

    只是一家独大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老爷子的病好之后,没有像之前一样在家里修养,反而来到了公司。

    果然,老爷子回来之后以难以回笼资金为由,驳回了好几条跟阮续有关的案子,根本不加以掩饰对阮续的态度。

    “他要折腾就让他折腾,反正这阮氏到底是哪个阮,还未可知呢。”阮续知道老爷子回到公司之后,嗤笑道。

    这是阮续第一次真切的露出对阮氏的野心。

    也是老爷子第一次如此明显的对阮续漏出防备之色。

    无事一身轻,既然老爷子愿意所有事情一把抓, 她就乐的给自己放起了假。

    她早就明白,所谓的继承人,不过是看老爷子的态度。

    这天,老爷子把律师叫到办公室,两人谈了接近一个小时。律师走后的第二天,阮续就听到了阮靖远保外就医的事情。

    没有了阮靖远,阮续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清净日子。

    一直到阮望在学校里出事。

    当被以“学生在校寻衅滋事”为由叫到学校去的时候,阮续十分的懵逼。

    这种懵逼在看到阮望脸上的淤伤的时候,又变成了愤怒。

    阮续到达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阮望靠在墙上,裸露的肌肤上还能看见淤血和伤口,而他的面前,几对父母正神情激愤的说着什么。

    阮续快步走到他们的中间,打开对面父母的手,“我是他的监护人,有什么可以跟我说。”

    偏偏对方父母气势十足,面对阮续时盛气凌人,指着她的鼻子叫嚣道:“你们家的孩子把我孩子打的进了医院,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休想离开。”

    阮续没有理会那对情绪激动地父母,而是把阮望单独拉到了一旁,问清楚了他动手的原因。

    原来是阮靖远吃牢饭的消息传到了学校,阮望的同学们都知道阮靖远是他的父亲。

    有几个嘴碎的就在他的面前说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又说阮望有这样的父亲不知道政审是怎么通过的,别不是用什么其他的手段吧云云。

    阮望年少气盛,一时没忍住,双方就动起手来。

    面对阮续关切的眼神,阮望擦擦嘴角的血,“放心,姐,我可没吃亏,那群孬种,三个人打我一个都没有打过我。”

    阮续揉揉他的脑袋,看着他一脸求表扬的神情,只觉得脑袋疼。

    熊孩子这种生物,真要教训也是回家之后的事情,更何况这事儿在阮续看来,阮望可没多大错。

    那边的父母见阮续没什么反应,气焰更加嚣张,上前推搡道:“你是耳朵聋了吗?听不见我讲话?”

    手还没挨到阮续,就被凭空出现的铁臂拦在了半空。

    阮续转过脸,萧戎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有事儿说事儿,别动手动脚的。”他站在阮续的前方,目视着动手的人。

    那男人还打算再闹,但对上萧戎的眼神就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你……你想干什么!”那男人色厉内荏的说道。

    萧戎连眼风都没分给他一个,转身看着阮续,说道:“你没事儿吧?”

    他贪婪的看着她的脸,这张脸在过去无数个深夜里,将他折磨的辗转反侧。

    只是当她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人,不光是他心中的梦魇,更是他一直潜藏着的渴望。

    他的眼神灼热,就连一旁的阮望都有所察觉,可偏偏被注视的本人浑然不觉。

    阮续别开眼,不去看他眼里的情绪,摇摇头。

    萧戎神情有一瞬间的黯淡,随即正色道:“我办公室在那边,要过去吗?”

    他身后的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阮续唇角微勾,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