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我当然喜欢她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08字

    萧戎走在前面,阮续拉着阮望跟在他的身后,走进办公室,隔绝了聒噪的声音。

    望着他高大的背影,阮续有一瞬间的恍惚,他们似乎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

    “坐。”指着面前的椅子,“事情的经过你都了解了,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们要多少钱?”阮续双手环抱,说道。

    阮望下意识地捂住眼睛,要说他姐姐浑身上下最像他们阮家人的地方,就是这个时候。

    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煤老板的光环。

    萧戎大约也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愣了一瞬,道:“这不是钱的事儿,找你来是为了解决问题的。”

    “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就只有阮望一个人在这里站着,其余的人都去了医院?”阮续气不过。

    阮望不好意思的扯了扯他姐的手,道:“姐,我把人打骨折了,我没吃亏。”

    阮续回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萧戎有些头疼。

    “那三个孩子里,有一个轻微脑震荡,剩下的两个分别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对方家长要求阮望公开道歉,开除。我拦住了,让你们私下解决。”

    阮续听着他的话瞅瞅阮望,没想到他这小身板,看不出来还挺能打。

    见阮续没有表示,萧戎接着说道:“按照学校的规定,在校内斗殴造成伤亡的,严重的将处以开除处分。”

    阮望满眼祈求,阮续摸摸他的头,肯定不能让他被开除,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他被开除了,怕是正中下怀。

    再者,阮续也有自己的考量,怀着这点隐晦的心思,“如果他们不追究呢?”阮续道。

    萧戎只消一眼就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内心有一瞬间的凝滞,原来她也是这样的人吗?

    片刻后,他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阮续明白了,她点点头,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萧戎正大光明的看着阮续,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打算。

    十分钟之后,萧戎就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了。

    只见陆然推开门,逆光走进办公室,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公文包,他走到阮续的面前,“阮总,您吩咐的东西我都拿来了。”

    阮续示意他放在桌上。

    “现在,可以把他们叫进来了。”

    等到那群气焰嚣张的人走进办公室,她道:“要怎么样,你们才会不再追究这件事?”

    “不追究?这个小畜生把我们的孩子达成那个样子,不追究?你怕是在做梦吧?”其中一个面容尖刻的女人说道,言语间尽是刻薄。

    阮续轻蔑一笑,走上前打开包,在众人的注视中,从包里拿出一沓红通通的钞票。

    “这里是五十万,谁要是同意我的提议,这五十万,就归他。”她将钞票放在手上颠一颠,抬起头来,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群人眼里贪婪的神色。

    将钱拍在桌面上,她站起身,“给你们两分钟的考虑机会。”

    对面的人交换着眼神,不知为何萧戎看到他们的眼神时,心中有隐约的闷痛,不知是为阮续那理所当然的态度,还是那些人自以为隐晦的眼神。

    那个女人走出来,“你以为五十万就能把我们收买吗?”

    阮续毫不在意,对阮望点点头,后者会意,把包里的钱全部倒出,平铺在桌面上,“这里是一百万,能接受,我们就继续。”

    似乎是没有料到阮续这么直接就加价了,他们眼神闪烁,那个女人犹豫了一瞬,上前道:“你……我们是不可能答应你的!”只是她眼中期待的神色却把她卖了个干净。

    这样的人没有一千,阮续也见过八百了,她还没动,陆然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眼见陆然慢条斯理的把钱放进包里,那些人顿时急了,那个女人更是急红了眼,“你别!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阮续一挑眉,陆然停下动作。

    “很好,看来我们达成了共识。”阮续微笑着道。

    分明还是同一个人,分明还是同样的笑,可萧戎就是觉得她眼角眉梢透露出的嚣张真是可爱的很。

    副队在门口站着,将事情全部看在眼里,他拍了拍萧戎的肩膀,说道:“真喜欢她呀?”

    他的目光落在阮续的身上,目光晦涩不明,副队长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

    萧戎摇头,“我当然喜欢她。”

    副队长一笑,“我是怕你驾驭不住。”这姑娘手段高,路子野,可不是一般人。

    萧戎没有说话,神色淡淡,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送阮续出去,到了校门口,萧戎干咳一声。

    阮续转过身来,笑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萧戎:“职责所在。” 明明早就打好了腹稿,明明已经自我对话过无数次,可真正再遇的时候,依旧心跳如鼓。

    阮续望着眼前的男人,她一直以为表白那次之后,他们就不会再遇见,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遇见。

    他的眼神依旧沉默深邃如同大海,总带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还有什么事儿吗?”她问道。

    心跳无措,阮续有些慌乱,她现在就如同十七八岁情窦初开一般青涩。

    这样的认知让阮续的心底突然蹦出一种称之为欢快的情绪,欢快中还夹杂着些许慌乱。

    萧戎面对着她盛满笑意的眼睛,舌尖顶了顶上颌,道:“我可以追你吗?”

    心尖瞬间漏跳了一拍,指尖蜷缩,她别开眼,视线落在他脚边的黑影上,“追还是不追,难道是由我说了算吗?”

    萧戎将帽子拿在手上,眼神凶猛如兽,紧紧的锁定她,道:“那就是同意了?”

    这什么人啊?从来没听说追求一个人的时候,还要先征求她的同意的!她偷偷看一眼他如同刀雕斧刻一般的侧颜,分明人还是这个人,可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阮续收回目光,眼睑微敛,转身欲走,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住了手腕,他手心传来的灼热让她浑身温度上升,心跳声掩盖住了周遭的声音,她不用看也知道她现在的神色有多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