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不争就会失去一切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33字

    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她扑在他温热的胸膛上。

    他的声音低沉,在她的耳边环绕,“不要躲着我。”

    阮续的世界有一瞬间的空灵,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们混为一体的心跳。

    不知过去多久,路边汽车的轰鸣声将她唤醒。

    她从萧戎的怀抱中挣扎而出,带着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仓皇逃离。

    上了车,阮续控制不住向后看去,他的身影一直在那个地方,望着她离去的方向。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她坐直身体,平复着心跳,“回公司。”

    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萧戎吐掉嘴里的血丝,铁腥味充斥着口腔,缓缓转身离去。

    阮望的事情才过去不到两天,阮续就得知了阮靖远将要保外就医的消息。

    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姜还是老的辣。

    就在阮续以为保外就医就是全部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老爷子远比她以为的,能量要大的多。

    最好的例子,就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阮靖远。

    “真是好久不见啊,大侄女,没想你现在这么威风啊?”阮靖远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被逮捕的时候,就拜托老爷子找到王元,这么一圈下来 王元失去踪迹不说,就连在他别院里的佣人统统都踪迹全无。

    联想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到了这个时候他要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他一进监狱,最大的受益人除了阮续别无他想,阮望在军校,老爷子许久不管阮氏的事情了,除了阮续,他再想不到第二个人。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他恨得咬牙切齿,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阮续这个贱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阮续别开眼,不去看他眼里的嫉恨神色,意有所指道:“二叔老当益壮,这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

    “真是抱歉,没能如你的愿,我平安无事的从里面出来了。”阮靖远神色狰狞。

    面对他的怒火,阮续视若无睹,出来又如何,不出来又如何。

    他们之间的恩怨早就不是装聋作哑能够忽略的了,厮杀再所难免。

    阮续曾经在一本书里看到过养蛊的过程,她读完以后颇有感慨,怀疑老爷子大约是看过这书。

    将所有的蛊虫都放在一个容器里,任由他们厮杀,活下来的蛊虫吞噬掉死去同伴的躯体,循环往复,直到只剩下最后一只。

    老爷子怕是读到了其中的精髓,在培养阮氏接班人这方面下的心力不比养蛊少多少。

    阮续一笑,叹道:“二叔这话说得,我当然是盼着二叔早点出来了。”

    阮靖远哼笑一声,“这话你拿去哄鬼吧!”说罢,他绕过汽车,径直走到阮续的面前,“小婊子,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你放心,我会一样一样还给你的,好好等着吧!”

    他神情凶狠狰狞,阮续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眼神朝他身后一瞥,却看到柱子后面一片墨绿色的衣角,她心中一动,站直了身体。

    “哦?二叔要怎么还给我?我可要奉劝二叔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可不要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句话不知触动了他心里那根隐秘的防线,只见阮靖远突然涨红了一张脸,赤红着双眼,扬起手来,“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想教训我?!”

    可他却没能碰到阮续分毫,他的手被人从身后握住,剧痛从手臂直达颅顶,他忍不住尖叫咒骂起来。

    阮续睁大了眼睛,眼看着萧戎将阮靖远的双手反绑住,拉开车门,推死狗一般将他推进车里。

    从头到尾,阮靖远都没看清身后的人是谁,等他狼狈的从束缚中把自己解救出来时,阮续已经不知所踪了。

    “阮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阮靖远愤恨的垂着座椅。

    “刚才让你见笑了,还有,谢谢你帮我。”阮续涨红了脸,对身旁的人道。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萧戎,还让他看到这样的场景。

    萧戎好看的眉皱成了疙瘩,他道:“他经常这么对你吗?”语气里满是不善。

    阮续一顿,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阮靖远,她不自在的将头发别在耳后,破罐破摔,说道:“嗯。”反正已经被他看到了,遮遮掩掩也没有必要。

    她自嘲笑道:“是不是很可笑,表面上看起来和谐的不得了,其实私底下掐的你死我活。”

    萧戎手伸向她的方向,却在半路顿住,“这么争,累吗?”

    她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茫然,从未有人问过她累不累,她的身上承载了太多东西,就连她自己都忘了,她其实也会累。

    “不争,就会失去一切,累总比死了好,我去争,只能赢不能输。”她不是阮靖远,她输不起。

    她从小受到的教育,不会允许她后退半步,即使是对上血亲,也一样。

    萧戎想到他看到的那些属于阮家的资料,掩去眼底的黑沉,他喜欢这样不服输的她,争强好胜四个字听来咄咄逼人,让人厌恶,但不服输,敢于抗争就是值得嘉奖,也容易得到命运的宠爱。

    掩去眼底的黑沉,他道:“需要帮忙就来找我。”

    阮续的脚尖不由自主的在地上画着圆圈,“你怎么会在这里?”说完,她望着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眼里藏着的期待。

    萧戎摩挲着指尖,道:“我过来找你。”

    “找我?”

    他点点头,“王元的事情处理好了吗?”他说道。

    阮续怔楞,“王元?”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她想到那个陆然嘴里发邮件的神秘人,不可思议道:“是你给陆然发的邮件?”

    她震惊的样子实在可爱,瞪圆了眼睛,微张着嘴巴,这模样显然取悦了萧戎。他眸中带笑,点点头,“我偶然知道了这件事。”

    其实并不是偶然,他费尽心机想要找到能接近她的突破口,得知她和阮靖远的矛盾之后,顺藤摸瓜找到了王元。

    阮续没想到出手帮她的人居然会是萧戎,震惊之后,心里溢出些许难以言明的情绪。